|     |  

亚洲艺术不孤单

陈溪 Cecilia Chan 2016-01-01 11:21

若是要为2015年的上海艺术事件做一总结,那么外滩美术馆做的几个大展皆是可圈可点。从旅法艺术家陈箴的大展“不用去纽约巴黎,生活同样国际化”再到经过大半年甄选的Hugo Boss 亚洲新锐艺术大奖, 一条清晰的策展脉络浮出水面—在“艺术”逐渐成为一种城市标志的今日,亚洲艺术与国际艺术趋势的互动已然成为了艺术发展的一个不能回避的话题,亚洲艺术应该怎样创造出具备自己声音,同时又贴近国际语境的路子,恐怕在本次的Hugo Boss 亚洲新锐艺术大奖上,便能窥探出一些端倪。


此次入围大奖的6位艺术家,年龄均在35周岁以下,从10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33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他们在艺术创作中展现出对于各自文化背景的创新见解,并积极参与当下社会议题与挑战的对话。6位入围艺术家的参展作品充分展现了亚洲新锐艺术家正在形成丰富的多样性, 从绘画到录像,从雕塑到装置和行为,从人类学研究到倾向于观念性和诗意的再现,从对在地性的观察到把这些观察化为艺术的普世宣言,展览包含的是主要是新创作的作品,汇聚了众多高品质的艺术计划。


 中国视角

Installation-view-of-Untitled-(Broken-Gut)-by-Yang-Xinguang.jpg


此次参赛的6位艺术家中,有3 位来自中国。艺术家杨心广在此次的新作品《无题:冥王星》中,用铝塑板、铁等材质,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布的“新视野”号飞行器照片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的热潮,作了解读,他把这种集体的情绪狂欢转换成了观看的对象,在金色的铝塑板上焊接出了一个火花四溅的冥王星的形象,并把它放在由几何线条组成的理性基架上,戏谑地为我们所在的时代中泛滥而矫作的情绪表演竖立了一座纪念碑。而艺术家关小的创作素材有着强烈的私人痕迹和偶然性,其中有她在生活中遇见或感知的现成物和人造品,也有通过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各类途径获得的图像,它们无不代表和象征着我们在当下的现实中所遇到的文化、技术、物质与权力等问题。在其双屏高清数码录像作品《阅读》中,关小对于“阅读”这一概念的定义并不局限于文字。“阅读”可以是对于包括图像在内的任何材料的个体认知过程, 它涉及就阅读对象所做的感官接收与思考。


Installation view of SUNRISE by Guan Xiao.jpg


艺术家黄博志作品中的视野以广泛而宏观的贸易、交易为背景,剖析复杂的产业结构,并沿着它不断地向下深入,最终着眼于一个个参与这一结构的平凡个体。作品《五百棵柠檬树》项目将苦涩的柠檬果实酿造成了甘洌的柠檬酒,这一意象也代表了在困苦面前的乐观精神和勇于改变的态度。在项目之初,艺术家征集了500位参与者购买酒标,他用这笔资金在台湾北部荒废多年的稻田里种下了五百棵柠檬树,两年后再用贴有酒标的柠檬酒回报最初的参与者。此后,艺术家把《五百棵柠檬树》项目带入博物馆和展览,让世界各地的观众品尝和分享了这件独特的作品,并借助艺术世界的资源进一步发展他的计划,为那些不再鲜活的田地、农民和故事注入新的力量。


东南亚艺术之光


菲律宾艺术家谷口玛丽亚自2007年开始创作砖画系列,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超过60幅的庞大体系。她每天都会在工作室中, 用丙烯在画布上一排一排涂绘窄小的格子, 形成矩阵。她在创作中使用了单色绘画的技法,每一块灰色颜料都有细腻的变化,质感和细节也有微妙的转变,聚集在一起又给人一种沉重和压迫的感觉。艺术家将创作过程中产生的想法统统“书写”于画中,成为了无法解读的叙事性的铺垫。这些倚靠着墙面放置的巨大的“砖墙”,随着对画面连续的观看,它们在人的观念中竖起巨大的屏障; 站在它们面前,人们不断地寻找着边界。作品所带有的严格秩序象征着难以穿透的现实和体制,人们被围困其中,感受着在观念中发生的挣扎和寻求突破边界的努力。


万迪拉塔纳试图通过创作来找寻失去的记忆,将记忆作为另一种形式的反抗。他的摄影作品“弹坑水塘”系列中,几十年前越战留下的弹坑如今变成了被水草覆盖的池塘。在这样秀美的田园中,磨灭不去的是战争暴力的痕迹与记忆,以及被时间和自然修复后仍难掩的伤疤,这让意识到照片中所为何物的人们感到不安,也势必无法遗忘。


Installation-view-of-Bomb-Ponds-series-by-Vandy-Rattana.jpg


缅甸艺术家莫萨的创作以身体作为最直接的实践媒介,在一系列与之有关的行为和表演作品之外,还通过录像和装置对这一主题进行延续。在作品《向我所栖身的社会提五个问题》中,通过霓虹灯管和手势雕塑的组合,莫萨向他所栖身的社会发问,这些启发性的问题关注的是在一个正在发生重大变革的社会中民众的生存状况和心理状态,不断提醒着人们对社会和个体的现状进行反思和拷问。在2010-2014年的版本中, 莫萨提出了三个问题:“你没事吧?”、“你好吗?”、“你和平吗?”而伴随着缅甸的大选, 莫萨在2015年的版本中又增加了两个紧迫的问题。这些问句选用的符号,正是来自于历险小说和好莱坞电影《饥饿游戏》中的那个三指向上的反叛手势。莫萨借此呼吁民众做出行动,将自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为国家的未来作出慎重的选择。


Installation-view-of-Five-Questions-to-Society-where-I-live-by-Moe-Satt-(1).jpg


入围艺术家 


万迪拉塔纳


1.jpg


柬埔寨艺术家万迪拉塔纳的创作以摄影和录像为主,作品具有新闻摄影纪实性的冲动,注重现场感,也捕捉到了图像背后的社会历史的深刻背景。他在作品中将镜头对准自己的祖国,记录下人为灾难和艰难环境为人们带来的心理印记,以及那些历史上被遮蔽和粉饰的篇章。


关小


2.jpg


生于重庆、现生活在北京的艺术家关小,创作涉及不同类型的媒介, 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她的雕塑、装置和录像。在关小的作品中,“认知” 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她的创作素材有着强烈的私人痕迹和偶然性。


黄博志


3.jpg


生活和工作于中国台湾新竹的黄博志作品较为多元化,着重探讨的是有关生产、农业、制造业、消费等议题,并以此为基础进行艺术形式上的批判。

    

杨心广 


4.jpg


生于湖南长沙的艺术家杨心广的创作以雕塑为主线,同时也运用录像和行为等手段进行创作。材料是他作品中一个格外显著的载体。他的早期作品中常使用的石、木、竹、土等自然材料,近年不锈钢、铝板这些更具光泽的材料也更多地被运用在作品中,意在强调不同材料之间质感的关联与冲突。


莫萨 


5.jpg


艺术家莫萨来自缅甸仰光。由于缅甸如今正在经历民主自由化改革。作为缅甸的年轻一代艺术家代表,莫萨的作品对人民的境遇进行着持续的批判,同时又有着与前辈不同的艺术观念和实践方式。


谷口玛利亚 


6.jpg


此次大奖的最终大奖,由来自菲律宾的艺术家谷口玛丽亚获得。她在绘画、雕塑和录像作品上都展现出了她对形式的高度崇尚。她以单色绘画的技法创作的砖画有着严谨的形式。她创作中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劳动,这也成为了在面对她的绘画作品时,值得从画面中寻找和观看的对象。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