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旦儿:集结的土壤

冯发轫 2018-08-14 10:32

旦儿的个展《土壤》将她游历中国、走访民间的视觉和文化经验带回到当代艺术的白盒子展厅,对于西安及所有生长于中国内陆地区的观众而言,几乎都能产生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感。站在展厅中,我的记忆被拉回到了青少年时期—— 在我的老家山西,校园和居家环境中都会刷上绿墙裙,用布做的门帘来防止蚊虫进入室内,屋内通常都悬挂镜子画以作装饰,家具的边缘和把手等五金绘制或雕刻不同的图案,这种家庭记忆所带来的温馨浪漫,同时充满了普适的实用主义精神,以这些元素来创作,让人不由自主地进入到一种体会故土审美经验的旅程当中。我的父亲在年轻时也差点进入到工艺美术学校学习, 但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而与之失之交臂,选择了更为稳妥的人生道路—— 当兵,转干。


4P-旦儿:集结的土壤3.jpg


观看旦儿作品后引发的浓浓乡愁,产生自她于展览空间中所绘的蓝色墙裙、流水边岩石上躺卧的老虎、在林中翩翩起舞的仙鹤等色粉绘画,无一不回溯至由中国传统的艺文精神、民间集体视觉经验和智慧。而这种感性的思绪在漫游之后,又被拉回到当代艺术的语境当中, 让我开始思索与旦儿作品相关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新鲜,在当代艺术蓬勃发展的三十多年间曾被反复提及和实践,如:我们为什么会回到西北(此处的西北更像是一个泛西北地区,而“回”的动作不仅包括实践上的旅途,更包括西北文化的精神回归,对于艺术家本人而言,也包括了回归故土的情感);在对民间艺术移植的过程中,它们是如何在当代艺术语境中恰如其分地成立?民间的视觉和知识的经验如何被转译?置于展厅的作品,是否具有某种仪式性?而利用了诸多民间素材的创作过程,是否体现着民间智慧的集结和再次出发? 


1534215617750373.jpg


出生于陕北的旦儿,在过去的创作中,与庄辉搭档,一边行走,一边创作。土地和民间艺术都曾给他们以灵感,向民间艺术索取素材,无异于向集体的审美实践索要经验,并将凝聚了当代艺术观念和较强的个体诉求投入到实践中。民间文化与精英哲学的对立,被用在当代艺术领域中,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反精英化,认可民间的集体智慧,以更加自由和开放的精神创作。受到实用主义的驱动,民间艺术往往承载着吉祥和振奋精神的场面,以期为日常生活注入特殊的美感,这种浪漫主义精神一旦被当代艺术所继承,也通向了另一种可能性—— 长久以来,中国的当代艺术往往从颇具规模的西方艺术史中寻找灵感, 乡土和民艺的回归,是否能向一种更加深入的、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智慧所靠拢?以谭盾为例,他从中国传统的楚地文化中寻找灵感,相继创作了《离骚》《风雅颂》《九歌》等结合了传统、民间与当代世界观的音乐,但却没有因此困于在地性的局限中,他的音乐作品在国际范围内被认可,先后获得诸如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音乐奖、格莱美奖、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而民间和民族文化,被再次证明具备世界性的通感。或许在旦儿的土壤集结的实践中,亦能爆发出我们所期待的生命。


4P-旦儿:集结的土壤.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