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击破壁垒

叶霖耘 王烨昇 2017-04-30 09:49

前路无惧


出生于美国东部阿巴拉契亚的埃莉诺· 莫斯曼,是一名有胆气的冒险家、作家和摄影师。她也因常年奔走于亚洲相对落后地区,帮助当地的穷苦人民而被冠以社会活动家和人道主义者的称号。在被她帮助过的人中,不乏那些被宗教束缚的女性,被忽视的少数民族以及社会工薪阶层。从2008年起至今,她已走遍了哈萨克斯坦、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多个“神秘”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她精彩的探险人生,实际上是从她27岁那年开始的…… 


1_1.jpg


莫斯曼说,在这些光辉的里程碑之前,迷茫、抑郁和低落的情绪曾不止一次地冲击她的灵魂—出生于美国最普通的蓝领家庭,清贫的家庭条件曾将她理想大学的录取资格击为泡影;后来,即使进入了公立大学,她也需要一周打工近30小时才能维持正常学业;学业完成后,莫斯曼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可微薄的收入也仅仅够她生存…… 在这一切压力的背后,她说,自己心头挥之不去的消沉更来自一种迷失自我的焦虑。“这是一种感到时间在流逝,自己却无所作为的无力感,仿佛你在这个融入不进的世界里向来就是孤独和迷茫的。”她曾在2015的一次采访中如此描述自己。


与其他千千万万不知前路在何方的年轻人类似,当时的莫斯曼选择了逃离了一切—以“娜拉式出走”的姿态流落在异国,日晒雨淋,风餐露宿。却也亲手撕碎了原本生活表面上和谐的面纱,在地平线上偏远的一隅找到了真实,寻找到了自己。莫斯曼说,在旅途中,她还找到了跨越地域的人性与真情。然而,独自旅行对于女性来说不失为一个冒险的举动。她坦然告诉我们,即便如此,她也仍愿意继续前进,“我最大的恐惧, 就是虚度一生”。当这个社会上多数的姑娘恐慌“奔三”时,莫斯曼却早已建立起了自信—“比起二十岁的时候,我更喜欢当下的自己”。


1_2.jpg


Q&A


《贵在上海》:作为一位“女性”冒险家,你的旅途会不会相较男性而言更辛苦? 


莫斯曼: 无论男女都各有不易。作为一位女性的冒险家,未必总处在劣势。当遇到那些男性不被允许进入的有女人和孩子的家庭, 我却可以近距离地与他们亲密接触。毕竟没有多少摄影师和作家能有机会和你分享自己作为塔吉克族的姐姐或阿姨,在当地家庭生活好几周的经历,更不可能听闻他们和你说塔吉克老妇人讲的擦浴秘辛—但我可以,若不是我女性的身份,这些动人的瞬间一定会被错过。


1_3.jpg


但实话说,单单作为一个独自跨越亚洲的女性来说,尤其在荒无人烟的偏远地区,我的性别就是我身份中最招摇的符号。在这些年的工作与旅行中,我曾无数次被未经许可的手触碰过, 摸索过,甚至袭击过。但这是我做出的选择,我愿意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所以我必须接受女人独自出远门的处境,也必须时刻对周遭环境持有预警意识。通常我都会坚定地表示拒绝,或者威胁出手的对方:若他们再不停手,就会惹上麻烦。除非情况太过糟糕,否则我不会让外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即便如此,我继续坚持的理由也很简单:最近我在中国一家酒店完成摄影工作,那儿的总经理笑着对我说,“我在酒店业工作了20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女性摄影师。” 这令我感到无比骄傲,并且也真诚希望:我的人生能让年轻女孩看到自己身上更多的希望、更大的可能性。所以,成为一个榜样就是我所能做到的最棒的事情。


1_3副本.jpg


《贵在上海》:在中国人的观念看来,身为一位女性冒险家在社会上是一个非常罕见的特例。在你的家乡,你是被如何看待的?是什么在支持你坚持现在的选择? 


莫斯曼:即使回到美国,我也算是个“特例”。但我不会放弃,并且对于我相信的事,我愿意放手一搏,甚至不惜牺牲一切。虽然对多数人来说, 放弃是没能立即得到成果的第一选择。可是于我而言,我早就习惯了面临类似的处境,所以我不会轻易离开—因为我足够相信自己。这就是我最大的精神力量:没问题,你要相信自己。


女性创业者的觉醒


人们普遍认为,男性对于高数额资本流动的把握力以及对数字的敏感性会优于女性,因此金融和资本领域似乎一直被标为男性专有的事业领域。对于想进入这个领域的女性来讲,突破这种思维定式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美国,风投行业也主要以中年白人男性为主,这也因此导致了风投群体对于女性市场的不了解,因此很多优秀的创新技术容易被忽视埋没,导致领域发展不均。同时,女性视角在投资界的缺失,也造成了流入行业资金不平衡的现象。


“女性的特点是容易低估自己。在风投和科技行业,女性占比本来就很少,因此会给人造成难以进入的错觉。”“ 90后”中国姑娘孙伊晴说。她2014年在洛杉矶创办了SoGal— 一个关注年轻女性的全球创投俱乐部。新鲜、热辣、无所畏惧,是她给SoGal贴上的标签。致力于鼓励女性探索一切和创业相关的信息, 并组织线下分享、论坛、峰会和比赛等各种主题的活动。在创立的短短一年内,SoGal的足迹已经遍布世界,在美国洛杉矶、旧金山、纽约、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等国家和地区都有设立分部。


2_1.jpg


然而,虽然有了这样的一个俱乐部,但是女性在风投和科技行业中仍然是少数群体。孙伊晴说,在起初创立SoGal的六个月内,她发现,虽然一切发展得很快,“快到我每天都在和很多不同的女性创业者打交道,听她们的故事、瓶颈和困扰”。然而说归说,最终大家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还是融资困难。女性创业者找男性投资人融资,常常会遇到不受重视、不受尊重的情况。而且很多时候男性投资人很难理解女性的出发点。“因为社会上一边倒的性别分工,使得男性可能根本没有体会过女性强烈想解决的‘痛点’。如果女性得不到投资,就几乎没有机会把公司发展成为独角兽公司(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私有公司),”孙伊晴说。所以,很多女性创业者也因此放弃风险投资,而是琢磨着怎么把可能做大的企业做成一个小而美的公司。然而,这却是一个恶性循环,“如果没有女性做出独角兽公司,那投资人可能更有理由说‘女性的公司做不大,我不投女性CEO’。”为了打破这种循环,孙伊晴意识到, 必须得有人挺身先进入风险投资行业,为行业开出先河,用真金白银来支持SoGal所代表的成千上万女性创业者,而不是只靠嘴上说说。只有这样才能为身边的女性创业者提供货真价实的公平机会。


1533265759676270.jpg


于是,SoGal Venture就这样诞生了。目前,SoGal Venture已经投资了16 个项目,大部分在美国,两个在亚洲。这两个亚洲项目一个是新加坡的全球健康生活社区GuavaPass,一个是北京的AK Valley。孙伊晴透露,投资的公司目前发展都还不错,之前她投了几个月的公司,过了几个月就已经开始了A轮融资,估值翻了2到3倍。然而,孙伊晴透露,她未来还希望SoGal能做到品牌多元化,将来也许会做实体,也许会设计加速器和投入教育领域,就像打造生态圈一样,以SoGal品牌精神为主体,衍生出三头六臂。



Q&A


《贵在上海》:你平时花在社交和推广方面的时间多吗?你觉得应该怎样将工作与生活做平衡? 


孙伊晴:我不觉得工作和生活平衡对我来说是一个问题。我无时无刻不在想SoGal的未来和发展,但我也会去度假,健身,看电影。这都是相辅相成的。在做按摩和坐飞机的时候,我脑子里反而会冒出很多新想法,会立刻写下来然后开始去做。


《贵在上海》:那你怎样看待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用时过多的问题? 


孙伊晴:我觉得社交媒体有点被妖魔化了。的确我们这代年轻人在手机上花的时间非常多,但同时,至少对我来说,社交媒体让我把世界打通了。整个SoGal帝国几乎都会在社交媒体的基础上建立。社交媒体重新定义了人和人的连接。在SoGal成长过程中,我们通过微信, Twitter,LinkedIn和Facebook, 联系到了非常多以往不可能联系得到的导师、专家和影响力人物等等。社交媒体也使得SoGal有了翅膀,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全球范围内的女性创投品牌,而不是被地域所限制。


2_3.jpg


《贵在上海》:在现在的工作过程中,你是否因女性身份而感到压力?你有做出过什么特别的努力吗? 


孙伊晴:有了做风投的计划后,我也被几个男性投资人狠狠打击过。有的会质问我, “你以为你是谁啊,想做投资就做投资?” 但问题是,他们当初也没有任何资质做投资人,他们只是去做了而已。男性似乎很不习惯女性进入男性主导的行业竞争。他们会告诉你,“你好好的做社群做活动不是很好吗”,“你好好的当个Influencer就好了呀,干嘛要正儿八经开发产品”?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真诚的建议,后来才发现,他们打心底认为女性就应该待在女性该待的地方,不要跟男性抢饭碗。这反而更激发了我的斗志。历史上有太多人为今天女性的地位做出了巨大贡献,比如发明口服避孕药,比如让女性能接受教育,比如不再裹小脚,比如取消对女性的割礼这种极其残忍的传统。这些我们今天享受的权利都是前人争取来的,不是被拱手送上的。我觉得我有责任为我的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平等的环境。


《贵在上海》:你的故事启发了不少人,那么你当初又是被谁所启发的呢? 


孙伊晴:太多人了。我每听到一个新的创业故事, 就意识到世界上有更多的可能,脑子里就会有新的想法出现。当初我完全没想到自己能年纪轻轻的去创业,结果现在发现我们SoGal社群里, 20岁以下就创业的比比皆是。我才明白我开始的都晚了,哈哈。所以我建议大家一定要跟最有斗志最勇敢的一群人在一起,你才会看到生命的无限可能。作为风险投资人,我每天都在跟一群最聪明的、怀着大梦想、要改变世界的人打交道,被他们启发,这是我最享受的地方。



1533265654197854.jpg


《贵在上海》:在职业生活中,你认为女性身份和男性身份有什么样的差别? 


孙伊晴:女性身份在人类历史上是被压制的。世界各地的女性曾被禁止出家门,禁止有自己的意见,禁止反抗自己的父亲丈夫和儿子,禁止受教育,或者在十几岁就作为生育工具被嫁掉。在最近几十年里,女性才开始慢慢取得一些正当权利。社会对女性的要求一般是“温和可亲、多微笑和不具攻击性”。而这跟一般意义上的领导者气质大相径庭。当女性坐上领袖的位置时,她非常难平衡社会喜欢的女性特质,和作为一个好的领导人应具备的特质。所以,就算非常出色的女领导人也经常不太受欢迎。很多时候,女性领袖会被以各种原因品头论足, 比如她的发型、穿着和口音等等。社会还不太习惯由女性坐在高位,因为过去几千年女性都是处于比较低的地位。这就决定了职场中的男性和女性确实有差别,女性得到的尊重更少,成功女性相对男性更不容易招人喜欢。


《贵在上海》:没错,那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孙伊晴:我这辈子都要推动女性的权益地位发展,很高兴我在20 出头的时候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小学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特别正确又空泛对吧?不过现在我还真走在了这条路上。女性的发展会带动全人类的进步,这点我深信不疑。随着人工智能和科技的发展,我们这一生应该会目睹到非常不可思议的社会改变。我希望我在其中是强有力的推动者,而非旁观者。


肆意热爱,放任自由


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布蔚薇,有着遮不住的灿烂笑容。除了在领事馆里承担着为美国农业部在中国华东地区推广自产食品和农产品的工作,布蔚薇还身兼数职:她不仅创办了名为“WOW”的美国女性品酒社群,还出版了励志书《Go Team You》,同时亦担任《和Mei Mei一起下厨》一书主笔。


3_1.jpg


在多数人看起来,能这样挥洒热情、快活自在的生活,恐怕只有最守时、独立且高效的优秀职业女性才能胜任—更何况她还坐拥这么多成就,多半会因为忙于事业而荣升“黄金剩女”之列吧?然而,如今身为五个孩子母亲的布蔚薇却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有“拖延症”,并且强调,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拥抱自身的不足。


布蔚薇说,或许正是因为拖延,她的创造潜力才能迸发出火花,才使她懂得了提升自我与积累知识的重要性。


Q&A


《贵在上海》:作为“拖延症患者”, 是什么样的兴趣热情带你走入了今日丰富多彩的人生? 


布蔚薇:我的第一个海外任务是在当时加州最大的红酒出口市场—伦敦,推广美国红酒。我对品酒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培养起来的。我喜欢接受新事物,像读书、写作、创作菜谱,或者单纯上上课都会让我开心。


现在因为我工作的需要,我得要完成培训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女性的任务,这让我最近有了回学校重修一下心理学的打算—— 这对于好多年前修完硕士学业的我来说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但是想要更好地帮助别人的渴望战胜了其他,我想这就是我人生中一定要做的事情。


3_3.jpg


《贵在上海》:你是如何在家庭、职业、兴趣爱好和人生追求间做出平衡的? 


布蔚薇:学会说“不”是人生中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事之一。这不仅仅意味着我要对其他人说“不”,同时也让我必须学会对自己说“不”。随着时间流逝,我渐渐明白自己不能够为别人而活,所以我决定跟随心声,在能力范围内做能最大化自己影响力的事情, 至于其他琐碎的选择,我只需要简单明了地说:不。一旦你意识到自己不能搞定所有事,你反而会更快乐、更高效。


《贵在上海》:如果用三个词描述你自己,那会是什么? 


布蔚薇:快乐、特别、博爱。这些都是我自主决定的— 我每天起床都会做一个有意识的决定:今天我想要快乐,而且没人能够从我这里白白夺走我的快乐。我不想做平凡的芸芸众生,我要成为奶牛群中那头最显眼的,粉红色的奶牛!我想永远做个博爱的人,因为我相信人本质的美好,我愿意走近每一个不同的人格,每一个人背后的故事, 每一个他们所处的立场。更重要的是,我要与他们共享共乐每一件事。


3_2.jpg


进入不同天地


在创意迸发、字字珠玑的TED年度会议讲台上,站着一群来自科学、设计、文学、音乐等各领域最杰出的人才,他们在技术、社会、人文上的思考和探索拥有吸引全球逾40亿人次争相观看的魅力。当世界正在接受TED所掀起的前沿思想洗礼时, TED式幽默风趣而富有个性、焦点突出的演讲方式,也作为其副产品, 吸引了全球观众的注意。鲜有人知的是,TED台上精彩的演讲表现并不全然得益于于自身的演说修养。


4_1.jpg


演讲培训品牌Saatori. Ltd的创始人玛丽· 雷塞克,拥有二十余载的专业演说经验。现在的她除了身为行政人员教练、领导力管理顾问之外,同时也担当来自不同产业的高层演讲培训师。将口才平平的普通人打造成在演讲台上翩翩而谈的故事家,也是她这三年来为TEDx的ShanghaiWomen项目完成的“魔术”。作为资深的高层管理培训师, 同时也是女性企业家,她非常深刻地明白,让自己的观点打动他人,并且鼓舞人们行动,对于正试图赢得世人公平对待的女性群体来说无疑是举足轻重的一项卓越才能。


Q&A


《贵在上海》:能和我们说说你的日常工作吗? 


雷塞克:作为一位全球高层培训师,领导力管理顾问,概括来说,就是将深远的战略与实在可行的解决方案相结合,长期提高个体、团队和企业组织的绩效。作为TED 的演讲导师,我激励演讲人把他们的想法用自己的方式去串联起来。


4_2.jpg


《贵在上海》:这项工作中最令你感到骄傲的是什么? 


雷塞克:在帮助演讲嘉宾把他们最想表达的心声转化为语言的时候,这种成就使我也痛快不已。总是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们会在激情慷慨中将言语升华为感动人心的精神核心,鼓舞他人也随之行动。一次鸦雀无声的休止,一个惊喜或明媚的表情都会令他们光芒四射。在那个时刻,他们就会明白自己已能表达出自己的心声。 


4_3.jpg


《贵在上海》:你工作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 


雷塞克:培训一位嘉宾上TED,大约需要六个月的时间—— 这是他们一次由外而内、由内而外的蜕变。在这期间,我们必须要让嘉宾从一个依赖PPT 式的演讲模式变成一个TED式的讲坛。这不仅意味着要提炼他们的观点,精简他们的故事,浓缩成一场有凝聚力的演说,而且要在保证主线明晰的同时点燃观众的情绪,让观众放弃旁观者的态度,产生行动的动力。


这些准备都需要演讲嘉宾投入时间, 所以嘉宾对此一定得有觉悟,在自己繁忙的日程中将TED的演讲培训列为首要的事务。每一位嘉宾都想要说好一场TED,因为TED上分享的内容关乎的是你的信念,这和生意、收益完全无关—— 它不是一个营销平台。


《贵在上海》:在与TEDxShanghaiWomen 的合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事情触动过你?可以与我们分享吗? 


雷塞克:TEDxShanghaiWomen的委员会、幕后团队、演讲嘉宾和志愿者们对项目投入的努力、关怀、坚韧与精益求精…… 这一切凝结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台前至幕后,能够加入他们,并且和正在改变这个世界的女性共同作出努力,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