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故障艺术:瑕痕的诗歌

陈溪 Cecilia Chan 2016-07-24 11:22

近日,有一款名叫“Glitché”的手机软件突然间像病毒一般开始流行起来,而且它的功能看起来正像是种电脑病毒—它负责将你手机中的图片转化成各种出错后的模样。殊不知,这仅仅是“故障艺术”的冰山一角,在此背后存在着一整个艺术流派 。


two_dimensional_fluid_flow_plus_turing_pattern_2013.jpg


顾名思义,“故障艺术”就是指“失灵的,被干扰的艺术”,是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小分支。最早“故障艺术Glitch Art”在英语世界里的记录发生在1962年,在一次美国的太空计划里,信号传输出现了错误, 当时完成过“大力神”计划的美国飞行员约翰· 格林将这种现象形容为“电流与电压产生的穗状图像”。在此之后,人们将自动或是人为形成的数码错误统称为“故障艺术”,包括数码艺术里出现的机械与人为干扰所形成的故障都可以被划分至此范畴之内,它是一种不拘泥于任何艺术形式的独特风景。


前网络时代的探索


用艺术的手段来创造“故障”,可追溯至1935年。新西兰艺术家列恩· 雷将赛璐珞电影胶片烧毁、刮伤和涂画之后,创造出了一种荒诞俏皮,同时又充满迷幻意味的短片。在他同年的作品《色彩盒》中, 也可以窥见他实现这种效果的整个步骤。这部由彩色文本与图像组合而成的影片,被人们称为“万花筒般”的录像艺术作品。


Tomory-Dodge--The-Future.jpg


荷兰艺术与理论家洛萨· 门科曼在她2011年的文章《故障艺术宣言》中,将现代“故障艺术”的起源追溯至1965年由艺术家白南准创造的作品《磁铁电视》。这位被很多人认为是“录像艺术之父”的韩裔美国艺术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改造过一台电视,用马蹄铁将电视的物理图像改变。这件利用磁化干扰作用,刻意扭曲电视屏幕形象的典型人为干扰作品被视为早期的“故障艺术”作品之一。另外,很多人认为“ 故障艺术”的形成也是提倡使用“现成品”作为创作形式的“达达主义”的一种继承。


故障艺术意义何在? 


从17世纪兴起的“古典主义”文学思潮到19世纪“浪漫主义”的形成,经过了漫长的二百多年的时间。而从白南准的《磁铁电视》到后来“网络艺术”的诞生,仅仅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信息与文化正在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全球范围传播着。


_fb_cover_by_johnnyhill-d9awc86.jpg


在上世纪90年代兴起“网络艺术”,已不像其互联网“妈妈”那样依旧活力四射。当年作为充满“新意”与“独树一格” 特质的“网络艺术”,已经变成了一日三餐般的艺术与设计主流手段,从而失去了它作为一种艺术流派的意义。的确,艺术家们早已不再将自己的作品定义为“网络艺术”,因为它早已充斥于人类当代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而“故障艺术”的存在,正是在审视与发掘人类“电子化”生活背后的哲学涵义。俄罗斯艺术家德米特里· 莫罗佐发明了一种手持设备“Gigioxide”,能够根据空气中的有毒气体含量,形成相应的色彩斑斓的、像素化的图形。“空气被污染得越严重,我得到的图像就越美丽。” 他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说道,“这很有讽刺意味。”的确,“故障艺术”就是将那些错误与不完美提炼出来,然后将其升华为一种近乎诗意的艺术语言。


贾科莫· 卡马尼奥拉


艺术家贾科莫· 卡马尼奥拉的作品风格鲜明,熟悉他作品的人总是能从一堆图片中立刻认出他来。他经常将既有人物或景物照片中的面孔与物体模糊化,造成一种近乎被数码“融化”后的效果,并配以鲜艳的视觉色彩。


出生于意大利的卡马尼奥拉说他被“故障艺术”的形式所深深吸引。十字架上的耶稣、闸刀下的人与火山喷发等等戏剧化的场景是他创作的主基调,通过这些画面中的意象,可以看出他对于数字时代之下关于人性与宗教等议题的关注点。


tumblr_nm35etlODq1u59jvro1_1280.jpg


然而关于自己作品的意义他并没有给予过多的解释。“我觉得自己已经被‘故障艺术’给‘吸收’了,这种独特的审美方式很吸引我;我并没有刻意地去引申哲学之类过于形而上的抽象概念,而是单纯地享受朴实无华的视觉愉悦感而已。这些图像有着一种十分另类的美感,我觉得其中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通过局部的改变,可以完全改变一幅图的原貌与‘骨架’。” 至于他的作品究竟是有趣或是一种“亵渎”,不同的观者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这也正是他作品的争议性所在。


关于贾科莫· 卡马尼奥拉

来自意大利的特雷维索,年仅25岁的贾科莫· 卡马尼奥拉在大学期间,就曾因创造了一组有趣的像素形式的艺术作品, 令人印象深刻。


科里· 阿肯吉尔


对于出生于1970年以前的人来说,电子游戏出现在当代艺术中似乎是一种类似于黑客入侵的冒犯行为。但对于基本上伴随着任天堂和小霸王等共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来说,生硬的数字景观、发出哔哔声的基础色图像、电脑按透视缩短而创造出来的3D世界在他们的记忆中已经根深蒂固了。出生于1978年的科里· 阿肯吉尔回忆说,他对电子游戏的记忆其实是从看别人玩开始的:“因为当时我家没有任天堂。所以我的作品大部分都不是关于玩的过程、而是关于观看游戏。” 


Klat_Cory_Arcangel_Gamec_10.jpg


阿肯吉尔的许多作品也是故障艺术的灵感来源,《烧毁松下TH-42PWD8UK 等离子屏》和以实验8位数码音乐为背景音乐的《超级马里奥兄弟大电影》等作品都很有代表性。这位驻扎纽约布鲁克林的“后概念主义”艺术家将对游戏的热爱及程序设计带到画廊中,因此他也被很多主流艺术媒体称为“画廊里的数码流”。然而,他没有局限于传统的艺术呈现方式,甚至还曾经设计过一个可以自动叫匹萨外卖的电脑代码页面。


“电脑不断地更新换代,我的作品也在不断地发展进步。游戏虽然不是艺术作品,但它们同样产生自某种文化。”他说,其实作品的创作过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省时省力,“我对外宣传的是它们都十分容易创作,但事实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很简单就能够完成的。有时候我会创作上百张图片出来,然后从中挑选出四张看起来能够和谐搭配在一起的图片。” 


关于科里· 阿肯吉尔


cory-arcangle.jpg


生活于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家科里· 阿肯吉尔擅长多媒介的创作,包括绘画、音乐、视频、行为艺术以及篡改电子游戏。他经常创意十足地对跳舞毯、Photoshop渐变以及Youtube 上的既有视频材料进行重新利用,从而试图探索数码科技与流行文化之间的关系。


菲利普· 斯滕斯


艺术家菲利普· 斯滕斯说,有几次他险些意外“自杀”。在他的行为作品《辅助输入Aux Input》中,他将自己的胳膊与电极相连,当他碰触与此设备相连的乐器时,乐器会发出声音,随即此声音再被转化为电流去刺激这只触碰乐器的手,从而形成了一个“回路”。


作为一名将声音与视觉艺术相结合的艺术实践者,斯滕斯也是一名作曲家、演奏家、雕塑家和装置艺术家。在他看来,科技既是种探索全球社会环境的工具,同时也是改变社会与环境的关键点。


作为“故障艺术”的早期实践者之一,斯滕斯说,他对于“故障艺术”变成一种潮流非常失望。“因为‘故障’只能是无意产生的。” 他说, “‘故障艺术’是错误电能的瞬间爆裂,从而导致电子设备丧失逻辑,崩溃或是产生某种非预期输出的过程。”他反对刻意地制造“故障”效果。斯滕斯认为人为制造的扭曲或者错位图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可悲的是,所谓的‘故障艺术’商品正在掏空它的意义。导致其最表面、最浅显的那个图像结果沦为被复制、转载或营销的词汇。” 


img_4494jacquard__glitchblanket_3000px.jpg


作为“故障艺术年”计划—一个将数字艺术与布料图案设计相关的探索项目的发起者,他利用随机的如杰罗姆甲型H1N1流感病毒等任何信息转化成相应的编织图案,并将它们制作成各式各样的毯子。通过多种互联的设备,他的作品提供了一种有关政治议题、噪音、颠覆、破坏以及互联性的全新视野。


关于菲利普· 斯滕斯


10923261_10152648295182773_3042621810856636377_n_BW.jpg


又名“Pixel Form”,来自纽约布鲁克林,菲利普· 斯滕斯是位将定制的电子产品、手工工艺、硬件黑客与媒体科技用自己的艺术语言糅合在一起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在貌似简单或克制的表面下,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深度与趣味性。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