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香港的后巴塞尔现象

陈溪 Cecilia Chan 2016-05-21 14:41

 3月的中国香港群星闪耀,连空气中都仿佛弥漫着艺术与交易的味道。自2013年起每年一度在香港国际会展中心举办,前身为亚洲最大艺术盛世ART HK,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与美国迈阿密以及位于巴塞尔本部的艺术展正代表着全球主流艺术交易与展示的平台。据巴塞尔艺术展会官方统计,本届香港展会共吸引了约七万来宾入场,创造了香港展会观展人数新高。其中更是包括了逾百家国际性博物馆及机构总监、策展人、信托人与赞助人观展,也吸引了更多国际水准的藏家驻足,销售业绩更是惊人。


ABHK16__Discoveries__Darren_Knight_Gallery__Jess_Johnson__PR___EH_HiRes-1.jpg


“迈阿密展区有着浓郁的拉丁风情,而巴塞尔本部欧洲艺术氛围浓厚,但是香港巴塞尔则更像是一个都市大融合。”巴塞尔全球总监马克 · 斯皮格勒说。“我们刚来香港的时候真怕会被这座城市给生吞活剥了。但是我们很快就适应了这里并且造成了巨大影响。”没错,历经三年,本届的巴塞尔艺术展作品可谓包罗万象,从徐震、杨福东等最具话题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到国际上炙手可热达米恩· 赫斯特,应有尽有,大牌云集。


巴塞尔病毒


然而,巴塞尔却是一个不能太过严肃对待的严肃展会,因为无论如何,它都只是一个展会而已。艺术展是一种特殊的流通媒介,从流通性质上讲,展览与批发、零售等流通媒介相同,只不过多了一层展示的涵义而已。所以若要在艺术展会上谈学术,自然是如同在菜市场里论营养学一样—没有足够专业的听众。再次,人多眼乱, 对于本身并没有实际购买欲望的观众来说,很少人有耐心停下来去认真看一件作品,所以很多人直呼“看不懂” 也是意料之中的。


ABHK16__Galleries__Atlas_Gallery__PR___EH_4759_HiRes-1.jpg


对于不久前刚刚接触到艺术展会概念的普罗大众来说,那些由“斯芬克斯之谜”而产生的艺术作品让他们看得直冒气,而更多专业媒体过于学术化或时尚化的宣传, 使得人们对“艺术”的接受程度产生了两极化态度趋势。社交媒体上“巴塞尔”的标签,似乎也成了一件稍纵即逝的快销产品。


IMG_0009.jpg


对于主办方与画廊来说,想要在寓教于乐与销售业绩之间做一个权衡,又何尝不是一件难事。业内人士都知道,前几届的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马格努斯· 伦福鲁去了邦瀚斯拍卖行任职,经过几番甄选与伦福鲁的强烈举荐,这个亚洲总监的身份最终落到了往届负责东南亚地区贵宾关系的马来西亚策展人黄雅君身上。而早在本次展会开展之前,黄雅君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就明确地表示了继承往届香港巴塞尔展会风格的决定,“我想根据我的背景,首先应该做的是保持那些已经打开的门不会关闭,并且维持往届的展览分主题,做到利益均衡。”这位早年在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读艺术的策展人认为,巴塞尔全球总监马克 · 斯皮格勒的任命绝对不意味着是想让她提出新的观点并且改革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我想我能带来的是更多的交流机会,分清轻重缓急,并且讨论并找出我们必需的东西,然后制定下一个需要完成的计划。” 结果不出所料,本届的巴塞尔艺术展并没有因策展人的交接而显示出任何形式上的创新,这对于每届都会出席香港巴塞尔展会的人来说,未免显得有些乏味了。


“艺术中环”对抗战


有趣的是,就在香港巴塞尔开幕前24小时,另一大艺术博览会“艺术中环”便踩着点开幕了。圈内人都知道,“艺术中环”的运营团队就是香港巴塞尔的前身— ART HK 的原班人马。自从被巴塞尔艺术展收购后, 他们便于2015年另起炉灶,保留了这个更具亚洲艺术主导性的展会。


Art-Central---\'Sundew\'-by-Elaine-Yan-Ling-Ng-for-Swarovski.jpg


在同一个城市,几乎同时举办两个艺术博览会,这可谓史无前例。“艺术中环”大有向巴塞尔艺术展叫板的架势。如果说巴塞尔是一个不关世事只追求生活质量的“雅皮士”,那么与巴塞尔艺术展同期举行的“艺术中环”就是个随随便便就能在草地上打个滚的“嬉皮士”,而且“艺术中环”真的有草坪。坐落于中环标志性的摩天轮之前,伴着水景与自然清风,“艺术中环”从外面看起来活像个升级版的跳蚤市场。


相对巴塞尔香港的“都市大融合”风格, “艺术中环”更注重于亚洲板块艺术的发掘。且不论这场华山论剑谁输谁赢,对于收藏家、艺术家、策展人或出租车司机来说,“艺术中环”都是个好去处。相较于巴塞尔体积庞大的香港会展中心与散落全城的艺术活动来说,“艺术中环”小巧的面积使得不论去到展区的哪一个角落都显得更为便捷,位于展厅内部的“Experimenta”影像单元内入选的作品也更具争议性,也从题材到话题性上也都显得更为开放。


Art-Central-2016---Ichwan-Noor,-Beetle-Sphere,-2016-(REDBASE-ART).jpg


不过从专业性以及作品价格的公正度上来讲,“艺术中环”内的一些亚洲并不知名艺术家作品似乎有虚高的嫌疑。综合来讲, “艺术中环”少了一份巴塞尔的市场味道,似乎更适合那些只看不买的人。


城中亮点直击 


宫岛达男

著名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呈献的最新大型光影装置艺术作品。于香港巴塞尔展会举行期间,他的全新作品《Time Waterfall》,于每晚投射于坐拥九龙海滨的环球贸易广场标志性的490米高幕墙上。


1.jpg


陈箴作品亮相巴塞尔

今年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艺术家陈箴大展依然让人回味。


2.jpg


Margaret Lee亚洲首个个展

都爹利会馆与达拉斯艺术博物馆合作联手呈献纽约知名艺术家玛格丽特·李亚洲首个个展。展示了艺术家根据场地特别创制的装置作品,以DMA 永久收藏的艺术家标志性作品制成有错视效果的墙纸,装饰会馆的墙身。


 Dexter Dalwood:宣传画

西蒙· 李画廊为驻伦敦艺术家德克斯特· 达尔伍德举行最新展览,这次最新系列延续了达尔伍德一贯的探究, 讨论图像和画作在历史建构上扮演的角色。

3.jpg

周文斗:《ADHD》

香港德萨画廊呈献周文斗首个香港个人展览。展览以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简称“ADHD”命名, 并以一个巨大的铬球体装置呈现,球面被不停喷出的墨水所覆盖,又反覆地被括水器拭擦,周而复始。这种徒劳的现象隐喻着人类重覆的行为: 无论是对环境无止境的伤害,还是由古至今人类的病态重复,都是周文斗着重讨论的议题。


4.jpg


K11展览


奇迹寻踪

K11艺术基金会(KAF)呈献程然个展,放映他最近执导的九小时片长的电影《奇迹寻踪》。展览于2016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开幕;贯彻KAF 的宗旨支持中国新晋艺术家,并透过策划跨媒介项目,拓展观众的艺术视野。这套最新的电影建基于几个事件,由三个横跨一个世纪的故事交织, 组成一个平行发展的叙述,诉说探险悬案,同时探讨自由丶自主及历史等议题。


都市扫瞄 

《都市扫瞄》是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及建筑系助理教授托拜厄斯· 克莱因的作品:结合香港真实及虚拟景观,以电影片段、声音、谷歌地球上的图片为材料,创造实体的展品。


5.jpg


黄金泡泡

《筑听觉》展览的七大展品中,最为瞩目是“黄金泡泡”。这作品由大型金色充气物料制成,约17.5m 高,贯穿整个中庭,在香港K11三个楼层与扶梯之间来回穿插。观众可窥视这些金色漂浮物的内部,在万花筒般的视觉效果中感受周围稍纵即逝的绚丽影像。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