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加藤泉:超现实之镜

Johanna Lou 2016-11-30 11:57

加藤泉1969年出生于日本西部的岛根县,出于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奔赴东京学习和生活,并最终毕业于日本最顶尖的艺术学校武藏野美术大学。然而最开始他并不对艺术或者绘画感兴趣,年轻时甚至想成为一名运动员,只是因为学习艺术更容易进大学才走上这条道路。毕业后他在建筑工地打工几年,直到30岁的时候,意识到或许其他人能够在建筑工地做得比他熟练,但好的艺术却没有多少人可以创造,因而开始潜心艺术创作。


加藤泉《無題》2016年,木、丙烯、軟膠,121×30×30cm,攝影:渡邉郁弘;Courtesy-the-Artist-and-Galerie-Perrotin,-©2016-Izumi-Kato.jpg


2007年加藤泉作为日本艺术家之一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并登上世界舞台。紧接着在日本画廊的展览首日即将所有作品销售一空,不但创造了个人纪录,更一跃成为收藏家和美术馆追捧的对象。他艺术中所表现的独特世界观和创作方式不断拷问“人”的存在方式,正如他最近在日本入善町下山艺术之森发电所美术馆《人形万象-加藤泉 X 陈飞》的展览,探讨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信念。


他抛弃传统的绘画工具,以手代替笔绘作,沿着“人”形绘出轮廓;偶尔用橡胶刮刀,将颜料层层涂抹于布面,创造出近乎原始的视觉效果。绘画开始前他并不限定特定的色彩,通过转换用于绘制不同颜色的手套,任由色彩在画布自由生长。在加藤看来,绘画是其对现实世界做出反抗的最自然表达方式,在虚拟的世界想象力超越现实成为最重要的成分。神秘而让人不解的形象似乎开启远古和当代、身体和精神的对话,跳跃的色彩反衬内心的沉思,深邃的黑色瞳孔犹如黑洞将一切吸入画面背后的漩涡。


izumi-kato-38185_1.jpg


与绘画类似,加藤泉的雕塑运用灵活的樟木或制作玩具的塑料和树脂呈现类似婴儿、胚胎或原始的“人”形。单独、成对或成群,平躺、端坐或简单地站立,这些“人”与观者在近距离的对视中显得陌生、疏离,甚至可怕。游离的灵魂被封锁在透明的框架内,塑料和树脂标刻着现代文明的标志,精致得缺乏安全感。与大地共融,木头的原始色彩和粗犷雕刻暗示人类与土地、自然的联系,近似非洲图腾的表情和形态让人不明觉厉。


但不要被这些看似简单的形象所欺骗,与很多日本艺术家过于可爱或卡通的创作不同,加藤泉将原始图像和朴素美学结合,以凝视的安静替代喧嚣的色彩,同时以“无题(Untitled)”命名所有作品,将阐释的所有可能性留给观者。他认为对“美”的理解是个人和主观的,因而艺术家的想法对观众而言无关紧要。


maxresdefault.jpg


在加藤泉的创作中我们或许可以看到未曾发现的自己,打开我们体内的房间。尽管我们并非共有一个身躯,却共有一个成长过程,它引导我们经历生命中的一切,无论是这种还是那种形式,无论是快速地在街上走着,还是在空旷的山林空间伫立着,倾听着,周围万物沉寂,这时我们就能听见一个固定得不够结实的璧镜在叮当作响。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