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味艺屋:践行当下的艺术

王烨昇Johnny Wang 2019-02-25 15:56

 这三位艺术家分别是观念摄影家马良、“南门书法” 创始人朱敬一和视觉艺术家文静,他们都分别为“奇· 愉分享季”创作了作品,并在其中展现了各自的艺术理念。与他们的谈话,让我不由想起了鲁迅的“三味书屋”, 读不同的书就如同吃不同的食物, 而不同的艺术家,各自对艺术的理解和践行,也有着各自不同的滋味。



浓油赤酱般的超现实


二手唐诗no-2.jpg


第一眼看到马良的作品,一瞬间就像一口江浙典型的“浓油赤酱”菜入口, 甜是甜,咸是咸,滋味鲜美厚重却又分明地清楚。比如那幅作品《爱是什么—— 飞蛾扑火》,画面里左边的主人公是一个抽象的人头,而粉墨满面的脸部充满了矜持,略带了些不屑,头上停满了翅膀完好的蝴蝶,和着了火的飞蛾形成鲜明对比。这种爱情中的微妙博弈被放在这个以舞台剧帷幕为画面框架的作品里显得如此之具有讽刺性。


马良从小学习美术。之后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开始从广告美术视频编辑做到广告美术导演。可能正是这种在摄像艺术世界长期的浸淫让他在数码相机开始流行后开启了新的创作方向。据他回忆,2003年时数码相机刚开始流行,当时他也购置了一台用来拍摄照片, 作为自己作画的蓝本。也许是他均为戏剧工作者的双亲对他曾经施加的影响, 他一开始创作的摄影作品,比如《马戏团》系列,就充满了超现实主义风格。后来,他的作品创作开始渐渐进入当代艺术的范畴,“以摄影的方式进行图像表达”。


在艺术创作里灌注充沛的感情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讲是极为自然的。但是, 它似乎始终逃脱不了雅与俗、大众与小众的争辩。马良在那时同样也发现他的作品受众很少,尽管他在作品里倾注很多,但是它们却很难影响社会和公众。


移动照相馆-西安.jpg


后来才到了他“移动照相馆”时期。这个装置在汽车中的“移动照相馆”灵感来源于老式影楼,自由移动的模式在空间上很大程度上摆脱了限制,而且形式平易近人。这个项目对马良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职业艺术家的生活是将很私人的感情放到作品里,别人不一定能感同身受。而移动照相馆看起来很红,但它有很浪漫的一面,那就是把美术的能力贡献给大家。我把我学了11 年的美术和摄影技巧,以开心的方式和大家分享。” 


趣味怪诞超现实,却又贴紧现实, 这从某种角度来讲,恰是马良艺术的观念所在。艺术只是个形式,重要的恰是他的观念所在。



辛辣调侃的正当下


如果说马良是戏剧世家濡染出的观念摄影家,那朱敬一可能是在传统“山穷水尽”之处发现“柳暗花明”的又一人。“薪尽自然凉”“何以解忧,唯有暴富”这些辛辣的句子配上结体嚣张怪诞的书法,似乎寓意着这位艺术家充满讽刺意味的创作方向。但真正了解他之后, 又会发现他并非像看上去这般具有批判性,而是充满了一种通达。


001.jpg


事实上,在艺术表现和创作上,不少艺术家都很少愿意让步,但朱敬一并非如此。他本是国画科班出身,后来机缘巧合当了三年室内设计师。在概念上, 设计和艺术的区别在于,艺术只是创作者个人的单向表达,但设计却极度注重使用者的双向体验。“有些艺术家会和商业合作,商业有它的需求,你必须符合它的需求。其实艺术没有绝对的自我。如果你完全自我的话,并不能创作出好作品。我一直对自己说:‘你要想有很好的创造力,你必须戴着镣铐跳舞。’” 


在平面视觉艺术的创作上,朱敬一不少灵感其实都源于他的国画基础,比如他平面装置系列上黑白两色的线条构成。“这和我学国画有很大的关系。我认为,线条最能够代表东方韵味。西方绘画着重块面,而东方哲学在于线条美。一根线条就能表达大千世界、万事万物。很多人无法领略到。现代人被西方插画影响,感受不到传统的线条美。” 

002.jpg

但是很明显的是,朱敬一并不是守旧的艺术家。从笔者的角度来看,他可能认为艺术的旧时传统,本是这门艺术在往昔与当时社会结合的结果,而当下某种墨守成规的模式反而限制了艺术的生命力。艺术想要在当下获得生命力, 就必须与当下结合。在他看来,不论是剪纸、海报画、书法,又或是其他的艺术形式,都是用来承载和表达感情的。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创作内容,比如南门书法,内容总是或让人自嘲片刻,或会心一笑。点击到的,恰恰是观赏者内心的情绪。


这种看起来“反制式”的艺术价值观给了朱敬一更加宽阔的视野,使得他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更加游刃有余。

对他来讲,当下的艺术,一定是活的艺术。



优雅醇厚的践行派


都说艺为心相,如果说从马良的摄影和朱敬一的书法上能看到这两位艺术家的秉性,那文静的作品则恰如其人, 简约、秀气,且韵味十足,宛如一杯玫瑰普洱一般优雅而醇厚。


“我走过那么多国家,最爱法国小镇的人文风光和挪威的自然景色。”初遇到文静时,她刚从国外旅拍风景归来,一路风尘仆仆但不掩她眼中的灵动。


WechatIMG20.jpeg


文静如今是摄影艺术圈的知名人物,最早从杜拉拉的海报开始,凭一幅佳作掳获相关负责人的青睐,尔后正式进入商业摄影,第一次拍的,便是白百何和张嘉译演出的《浮沉》。对文静来讲,工作中的创作,往往既是艺术,又同时具有设计的味道,不仅需要依靠自己的灵感,还需要顾及合作方、市场以及社会的反响。


这便可能构成了她创作过程中特别重视观察和交流的特质,比如在人物拍摄时,她就尤其注重被拍对象的状态。“一般来讲,在拍生活照的时候我会注意演员有没有放松。很多人会在意自己拍出来是高矮胖瘦。—— 其实这都是后期制作可以修整的,但神韵是修不出来的。虽然打光、摄影器材这些都很重要, 但我不会把它作为拍照好坏的最重要凭据。最重要的事是学会如何和被拍对象沟通交流,一张照片能否打动人,往往取决于摄影师按下快门的瞬间。” 


但摄影并不仅仅只是纯粹捕捉光线的技术过程,在当下的摄影艺术里,摄影师往往承担了更大的责任。她认为: “摄影师绝对不能只是负责按快门。在摄影现场,你要去观察被拍者,他哪一个面好看,笑好看还是不笑好看,只有观察后你才会知道如何在拍摄时引导他, 而不是让他尴尬地摆出姿势。从某种角度来说,作品产生差别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摄影师会不会引导。当然了,摄影师所引导的不只是现场的光线,还包括人员的调配等等,这是个系统性的工作。”这些诸项事宜都构成了整个创作的重要环节,兼具感性与理性的特点。因此,她把摄影与拍电影类比,这样说道: “摄影师最享受的就是创作的过程,拍摄就像在演戏,而摄影师就是导演。” 


WechatIMG36.jpeg


尽管商业社会的摄影创作环节复杂, 但文静的创作却充满了单纯的美感,这种美感既可以是视觉上的,也可以是心灵上的—— 曾经在极地拍摄的她,会为了抓住光线的某个瞬间而守在冰天雪地里,也会在一组人物拍摄里,以多年的时间追踪光阴在人物身上产生的变化。


她也许不是一位艺术理论家,但却在用初心构建的光圈里,在用单纯铺满的底片上,留下她独特的艺术痕迹。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