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吕振光:伏脉千里

李静茹 Jelly Lee 2019-03-07 16:14

0003.jpg

山水第T166882号 亚麻布面丙烯 2016 183x244cm


单看吕振光的作品,很难猜出他已是位63岁的艺术家——将“山水”系列视作抽象绘画,吕振光多年来思考的并不是如何将山水转变为更为现代的绘画语言,恰恰相反,他所做的,却是回到绘画的最初,去探究绘画的根本。


成长于中国香港,而后又在中国台湾与英国伦敦念书的经历,皆对吕振光的创作之路有着不同层面的影响。然而,现如今的绘画风格,实际上是在他从伦敦大学金匠学院艺术硕士毕业那年才找到的——1994年,38岁的吕振光从伦敦毕业,也是这一年,吕振光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越来越不满足于自己的作品:“(那时的)我觉得一切都太泛滥了,很想回到最基本、最朴实的状态, 包括创作与生活。” 吕振光回忆说,“(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踏入抽象这条路,我只是对自己之前的作品很不满,加上身边所接触的东西对我不但没有刺激,反而是干扰!”就这样,吕振光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思考:他思考如何在画布的方寸之间,寻找和捕捉自然的原始力量,定格那些互相对立的能量,也思考了如何将自己那些关于因与果、脆弱与坚韧、动与静、秩序与混乱的想法,在自己的绘画中表现。直到他将眼前的景象压缩成一条条直线,此时,吕振光发觉,他所寻找的本质,似乎开始逐渐显现…… 


0001.jpg

山水第R一八二一零零七二號 2018 亞麻布面丙烯 200 x 100 x 5.2 cm (二聯畫,每件200 x 100 x 5.2 cm)


他通过个人的艺术创作来回归自然,从画面顶部流淌而下的垂直线条疏密有序地交错,并由颜料色彩之间皴染叠罩而形成其本人所说的“如山如水、如情如义那不变又美好的事物”。就这样,由具象走向抽象,由丰富象征走向纯粹“形式”,他延续至今的抽象风格。艺术家寄情于抽象的山水,无非还是为了回归自然。这些作品传达着无法还原,不可言说,却可以真切体会的回忆。


吕振光将自己的作品命名为“山水”,而其温暖的色调却颠覆了传统山水画的固有色彩——狭长的竖笔寄托着对自然造物的深情,画面上跃动着山石的质感,飞瀑的动感,乔木或修竹的挺拔。他画的每一条线都是把眼前的景象瞬间压缩,最后在和谐及宏伟的创作中显现出事物的本质。


“吕振光以其简明的形式和绚丽色彩,表达了自己对‘什么是画’的解答……艺术家与其说是在努力地控制绘画形式的单纯性,不如说是从这种形式单纯性中发现意义的丰富性。”评论家、策展人吕澎是这样评价吕振光的作品的。垂直与水平,体现了自然的尺度。自上而下,展现了物理的规律。正如画笔成了手臂的延长,画面便成了双眼的延伸,向前踏出一步融入画卷, 拥抱流逝的大风景。


0002.jpg

山水第R一八二一零零七二號 2018 亞麻布面丙烯 200 x 100 x 5.2 cm (二聯畫,每件200 x 100 x 5.2 cm)


如今,吕振光把自己的创作当作是一种“耕作”,他试图通过这种周而复始的耕耘和习惯来忘却自身的存在而进入“无我” 的状态。正如他近日在上海艾可画廊的个展标题“伏脉千里” 一般,契合了吕振光日常所实践的东方哲学和人生态度。“我不太看重观念,我比较重视信念;一种长年累月累积出来的信念。它可以一直支撑着你,使你可以不厌其烦、不计时间及不计精神地去做好一件事,好像信仰一般……” 如今,在抽象绘画领域展开了历时二十余年的深入研究的他,将思考建立在两点观念上, 他认为艺术是他的生活习惯,需用自律去引导;而绘画是日常作业,一丝不苟地反复进行着。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