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代山海经

陈溪 Cecilia Chan 2016-03-20 15:48

周啸虎:安迪·沃霍尔在北京


西方媒体称他为中国实验动画的先驱,然而周啸虎的作品绝不限于实验动画,更像是一种综合性的试验—运用经典的定格动画技术结合个人风格的绘画与雕塑,他的创作题材总是显得有些离经叛道,却又发人警醒。2013年,他创作了一段以安迪·沃霍尔北京之行为题材的动画录像作品《镜像北京》,作为“误解史”系列作品的一部分。此作品以沃霍尔的北京之旅作为“泛现成品”回收,以艺术伪证作为证据来呈现。混淆各种艺术媒介的壁垒,打散平面、空间和时间概念,用周啸虎的话来说,他是制造了一个平行于安迪·沃霍尔的“沃霍尔”、平行于沃霍尔观察的对中国神话的自我猜想。


镜像北京-动画1.jpg


在此作品中,以油画绘制的动画素材皆来自当年安迪·沃霍尔的摄影师为他拍摄的照片,在貌似北京街头的情景中,安迪·沃霍尔手中扛着一面大镜子,镜中折射出他自恋的,对预想中的北京的假想和解读。“1982 年安迪·沃霍尔在北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短暂的两天访问,当然他也只是抽空来一趟向往已久的天安门,摆拍一堆有用的‘Pose’。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沃霍尔喜爱上当时中国人清一色穿靛蓝中山装,认为很具有波普复制精神。”周啸虎说,这个题材起源于对那些跨文化活动中的相互误读或刻意误读的事实,“误读往往来自双向的自以为是的正解,可能是为了自己的需求而刻意误解,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常常处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我觉得对于这个隐匿的次要事件的猜想或曲解,或许可以引申某些新预示。”他说。


镜像北京-动画7.jpg


这些年间,随着自己的创作与展览,周啸虎去过很多国家,却总是在工作,然而他却享受着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工作的乐趣。“我期待那种‘集体卷入’感,营造相互解读的激发点,无论是理解或误解,那些精神经历是真实发生的,虽稍纵即逝但身临其境。”他感叹道,人们总是矫情于“生活在别处”的愿望,想象成为一个想象中的他者,就像沃霍尔一般,只“因为你想成为照片中的你”。“当然,妙趣横生的旅行总是会有惊喜被不断地激发。启发想象的同时也期待着旅程能符合自己的预期,更不希望他者与自己一样司空见惯的平庸乏味,并且能始终保持在一种对比关系中。沃霍尔北京之行的意义是促使偶像成为政治静物、制造大面额新通货神话。”在周啸虎看来,在国际的目光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今天,想玩好世界艺术的局,先得建立“我们自己的局”,“否则就是陪练。提出新议题、创造新玩法才会有价值观分享,文化战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关于周啸虎


周啸虎IMG_3190_BW.jpg


1960年生于常州,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上海。周啸虎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中最早尝试将观念雕塑与动画和影像相结合的艺术家之一。他在综合艺术媒介实践中,经常从历史误读和当代生活的否定性策略着手,不断推进和更新艺术概念和感知方式,探索改变根目录的艺术解放途径。


郭熙:大航海赋予“撒谎者”权利


去年,作为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网上平行项目—“电子世界的民谣”的第二个展览,郭熙与张健伶的作品《大航海》展示了中国新生代艺术家的创造性与新技术的张力。此作品意在带领观者去经历一趟史诗般的“大航海”,在长达86天的旅程中见证十二个预言,并将物证带回“已知的大陆”。然而,此次航行的航行日志,才是本次航行的重点:“真实的航海已经完成了,我们2015年3月1日乘坐歌诗达‘大西洋号’开始一段86天的航海旅行,这个旅行并不是虚构的。正是这个真实的航行我们才被赋予‘说谎者’的特权,如同马可 · 波罗回到意大利后对中国的夸张渲染,这种描述掺杂着旅行者自身的虚构(谎言) 和真实的见闻。”他提到的这个“特权”,便是他作品中大量以词章、图像、物件再造想象的“预言”,使看似琐碎平凡的航行日志堆积成情感与记忆的浓厚沉淀,而每一个故事,都与郭熙与张健伶的日常思考内容有关。在其中的一个预言里,郭熙吃了一口“蓝色夹心的奥利奥”,从而领悟到宇宙的奥秘,这也是此作品中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观点。“蓝色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当下现实的一种象征,代表一个高效、友好、平和的‘界面’,绝大多数物流、电信行业与社交网络的标识选用蓝色,然而国际色彩标准的制定者潘通公司公布的年度色彩中,蓝色已经超过十年缺席,因为‘我们在充满压力的时代,需要提振精神,避免蓝色忧郁’。而历史中的蓝色却始终是充满思想与梦幻的空间。”郭熙说,马可波罗经过阿富汗时曾记录下在天青石上发光的银丝,它们被磨成粉后被用来装饰图坦卡门的眉毛与圣母的袍子,普鲁士蓝被意外合成后流传至日本,成为了葛饰北斋版画中翻滚的海浪,克莱因被乔托之蓝深深感动,认为蓝色是一种可触可及的无限,贾曼最后的电影《蓝》则是向克莱因致敬……在《大航海》中的蓝, 他选择了接近谷歌大海的潘通291号色,并定义为“时代的颜色”,“我们希望在展开创作计划时以不同的角色故事,创作形态在蓝色空间中重新晕染‘无限’,‘未知’与‘浪漫’的纬度。”

 

305A2493.jpg


因得到杭州非盈利艺术机构想像力学实验室与歌诗达邮轮的支持, 此次航行才得以真正实现。“海洋是储存神秘的所在,尽管人类科技的进步不断稀释着神秘在世界中所占的比例,海洋却还是存留了一片可供幻想的空间。人类用现代科技仍然无法找到沉入海底的马航370,从某种角度这似乎也重新召唤了蓝色在人们心中的神秘与可畏。”在旅行之后,郭熙对于旅行又多了一份看法:“旅行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遇到一些不同的生活逻辑和状态,总是待在一个地方会陷入到一种习惯性的循环里去。”他说。


关于郭熙


guoxi.jpg


1988年生于江苏盐城,201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后作为驻留艺术家前往荷兰皇家艺术学院驻馆两年, 2015年获得纽约大学艺术硕士学位。他关心人们面对和解读世界时所依赖的意识形态以及相互叠合所产生的交集,试图通过戏剧化的幽默来软化甚至破坏其中的关系,让观者在惯常的生活中感到一丝荒谬与不安。他將艺术家的工作比喻成“穿刺”,艺术家用作品刺透意识形态的外壳, 人们在这些穿刺后留下的针孔得以窥见“真相”。


陆平原:“托梦”的旅程


人们知道陆平原大多是因为他诡异奇谈的“鬼故事”系列观念艺术作品。陆平原的作品充满了机智与鲜明的个人态度。正如人们明知那些民间与网上流传鬼故事并不科学,却依然失了魂般要去读完一般,陆平原正是在挑战着所谓“真实”与“谎言”,“存在”与“不存在”的边界。本次以日本艺术家《河源温》为名的展览,看似延续了河源温《今天》系列的创作手法—每天创作一幅以当天日期为内容的绘画,实则却是延续了陆平原一贯的创作手段。从以人为中心的存在主义角度望去,他们的创作手段虽然一个是文字、一个是绘画,但所要表述的内容却是极其相似的。而此次陆平原将自己的创作理念架构于河源温的作品之上,更是巧妙地将自己的创作路径对那些看热闹的观众做了进一步暗示。


陆平原-河原温,今天系列,3MAR.2015尺寸:20.32x25.4-cm.jpg


《今天》系列是河原温从1966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4年去世前的日期绘画创作。自1965年起居住在纽约,河源温却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今天》这个系列的创作方式,体现了河原温惯有的后极简主义风格,简单而明确地将形式提取出来,所以画面唯一的内容就是当日的日期。为了将创作中的“自我”剔除干净,河源温从不在公众场合露面,可算是一位“看不见”的艺术家。


问起本次创作的初衷,陆平原说,是来源于一场“托梦”。“梦境和现实都是组成我记忆的一部分,而且它们互相交叉,你不知道哪个比哪个影响你更多。”陆平原说,在他的梦中,有一个人站在强光之中,样貌看不清楚,但可以感应到他就是河源温,并同时感知到自己被要求代替河源温继续《今天》系列的创作。


《河原温》陆平原个展,没顶画廊现场--4.jpg


“这个形式完全遵循河原温的方式呈现的,出于我对他的尊重,细节尽可能实施到和他一样。这是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故事仍然在继续, 目前还无法用我自己的文字完整地描述它。”陆平原说,第一次看到河源温的作品是在2008年,当时只是在画册上看到过他的作品,并没有深入了解。然而,后来碰巧在美国的Dia:beacon基金会看到了他的原作,了解到他的一生,陆平原立刻觉得非常震撼。于是,在梦境中,陆平原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个承诺既悲观,又带有浪漫的色彩。醒来后,陆平原开始查阅学习河原温的创作细节,不久后便开始了《今天》系列的创作。

    

陆平原说,这是一件用他自己的时间帮助河源温继续的作品,通过临摹这个极致的后极简主义艺术家,也让他深刻感觉到了河源温对于作品要求的那种严谨和固执。“通过日期绘画的创作过程也真实地感受到了我的时间慢慢在流逝。我的生命和时间用在对另个世界人的一个承诺,这个时间的意义就变得复杂和有意思起来。到底时间对于现在的他, 意义是什么?”陆平原最后说。


关于陆平原


头像建议用这张.jpg


陆平原1984年出生于浙江金华。他的作品富有当代青年的活跃特质,他对于日常化事物过于细微的观察和对艺术的不确定是比较有趣的,没有限制于艺术应该是怎么样的不该是怎么样的束缚,使得他从自己生活中关注的事物兴趣中提取出关键词,灵活运用绘画、影像、行为、装置等丰富的手段呈现出来。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