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杉:城市如梦

Johanna Lou 2017-02-27 10:38

在每个故事之间划上直线,或许能成为浮世间的星座,让冗长的人生经历,零碎的生活片断有迹可循。对一座城市的认识和喜欢,除了像冬夜手捧暖酒、朋友围坐火锅谈笑打趣的场景,还有这座城市对你提出问题的答复,和它能提出迫使你回答的问题,而在一天的某一个时刻,这些问题显得尤为紧迫。插画师江杉说他最痴迷的是逢魔时刻,黑夜渐入白天,光线黯淡下来,浮世离了魂,鬼神却提起了精神。


逢魔时刻


原本来自日语中的时间名词“逢魔”,意思是黄昏时刻黑暗渐入,天光和夜色交替之时人间和鬼神的世界同时开启。这是鬼神最容易出没的时候,也是人与鬼怪可同于世间显现的短暂瞬间。江杉对这一时刻尤其着迷,因为他印象很深的是小时候放学快临近家门之时,正值逢魔时刻,天色鬼魅,仿佛奇异世界和现实世界在远处碰撞出激烈的火光,充满未知危险的诱惑。在他创作的有关上海的《Shanghaiat Magic Hour》中,你可以看到耀眼得发白的光线在城市街道倾倒,远处的金融中心被飞龙环绕,极具上海特色的石库门、庙宇和欧式建筑,现代设计由不同时空而来,在这个特殊时刻交会于同一个坐标。亦真亦假的透视感,模糊真实与虚幻间的那道壁障;拥挤急促的画面节奏定格这一时刻人鬼行走的来去匆匆。充满童年回忆的老式三轮车、电车满载魑魅魍魉,往来于不同界别,而留着朋克头的街头小贩正对超现实的蟹磨刀霍霍。凝视画面良久,一切都在蠢蠢欲动,挥霍了天光,魔鬼来放高利贷了。



shanggai-at-magic-hour-02.jpg


时而冷静时而躁动,江杉插画中的魔幻色彩很难让人忘记。而对于画面中出现的丰富元素,江杉说并没有太多刻意的考虑,更多是平时的生活经验和视觉经验在创作时的自然流露。这幅原本受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委托的作品也是他很多城市系列中的一个环节。“我喜欢创作角色固定的不同场景,给人以旅行的感觉,在一个个城市间游走,推进故事的发展。”


1532660787317699.jpg



从上海到伦敦


国内的观众对江杉的了解似乎并不多,尽管他以及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多次为上海环球金融中心、K11艺术商店、阿迪达斯、耐克、Nordstrom 等客户创作了不少震撼的视觉作品。学习平面设计出身的他现在在伦敦的设计公司担任艺术总监,同时也是插图、动画设计师和插画师,还和朋友创立了丝巾品牌Pig , Chicken & Cow。


说起来他也是根正苗红的艺术生,从美术高中开始,到上海大学轻工业部工厂美术科,在当时设计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重要性和地位之时,大专是可以获得的最高学历。不满足当时的教育环境和师资,毕业后他就前往爱丁堡艺术学院念取了硕士,之后在伦敦的设计公司实习、工作,一直到现在。他的个人风格甚至已经成为了他所在的设计公司的标志。



1532660952378140.jpg


被问到如何将商业的工作和个人的风格区分开来,江杉说,个人的创作让他有机会发掘自己的不同风格,这些风格或许会有人喜欢而吸引合作。商业的合作必然有一些限制,包括客户的要求和意见,当然很多时候客户也会告诉我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但毕竟他们总是基于一定的视觉参考来跟你讨论想要的效果。所以不断进行个人创作有助于建立自己的风格,并引导客户和商业合作。


就风格而言,早期有较强的主题性,2010年后则更趋成熟,减少色彩并注重细节以及铅笔的描绘。自行车可以说是江杉创作中一个有趣的因素,并机缘巧合成为了重要的组成部分。早在公共自行车和“魔拜单车”之类在国内的出现,十年前国外也是掀起了自行车流行风。2008年一个美国编辑找到他希望为新创立的自行车相关杂志《Ride Journal》绘制封面,杂志的安得烈·迪普罗斯也是著名杂志《Wired》的艺术总监,将这本“不希望简单把自行车爱好者定义为roadies, freeriders, trackracers, BMXers, XC riders 或者commuters”的80页刊物通过所有撰稿人的努力发展成为纯粹为骑自行车的人设立的刊物。江杉为杂志创作了所有共十期封面,直到2015年杂志停刊。


1532661132605299.jpg


最近的项目还包括为英国著名精装出版社The FolioSociety 的美国科幻小说家菲利浦·狄克的《高堡奇人》绘制封面和插图。《秘密花园》出版社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也刚在早前帮他出了一本填色集,同他一贯的创作风格一样,固定的角色,不同的场景,由读者自由用色彩填满旅行的故事。这本册子已经出版了英文、意大利文、中文繁体等六种版本,简体本将稍后面世。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