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海双年展:何不再问?

陈溪 Cecilia Chan 2017-02-27 13:47

2016年11月11日,随着阿里巴巴“双十一”再次刷新销售纪录,两年一次的上海双年展又一次拉开了序幕。已然是第十一届的上海双年展,以“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为主题,由位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主题展,与遍布上海城市之中的城市项目所组成。本届双年展似乎开创了上海双年展作为一个原本强烈着眼于本土文化挖掘与地域性艺术展览的文化开放度—邀请到印度的Raqs 媒体小组进行策展,对于上海来说,这着实是件新鲜事。


为何要“何不再问”


Raqs 小组初来乍到,首先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形而上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问题’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这个议题,是受“印度新电影”运动先驱李维克·吉哈塔克的作品《正辩,反辩,故事》的启发而引发的思考,它锚定了本届上海双年展的策展构思,即“提问”的过程也是一种唤起欲求的过程。策展小组解释说,此次的主题是一个关于“欲”与“求”的问题—何不再问,既是提出何不从一个问题或者欲望的原点、末端、中点开始发问。而在Raqs 小组提出问题的同时,关于此小组的背景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疑问,Raqs 这个神秘的名字也引人猜测。


实际上,Raqs 是由三位理论学家、媒体人、艺术家吉比什·巴什, 莫妮卡·纳如拉, 舒德哈巴拉特·森古普塔于1992年在印度德里共同创立的。Raqs 一名是波斯语、阿拉伯语和乌尔都语中的词,指反复修行的苦行僧在旋转舞中进入的出神状态—作为当今印度多媒体艺术的先驱,将摄影、影像和装置艺术结合于一身,Raqs 从建立至今一直活跃于印度当代艺术舞台,并专注于挖掘全球化和城市化的主题。自从被任命为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以来,三位策展人一直往返于中国和印度两地进行研究工作。在此次双年展的构想中,Raqs 让参与本届上海双年展背景丰富的艺术家们抛出谜团和动机,并且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策展小组说,这些问题可能很有必要,也可能很刁钻,抑或很动人。


1532671114607937.jpg


实际上,本届双年展的主题“何不再问”与其说是一个问题,倒不如说是一种号召—它不仅要求我们在必要时反复提问,而且倡议人们:再问一次,会怎样?如果我们在上次提问之后,再换种方式提问,或从不同的角度来重新审视问题,结果又会怎样?换句话说,既是告诉我们,我们所得到的答案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在此,我们迎接未知,而不是畏惧它。如果本届双年展让你心中生长出一片问题的森林,激起风暴般强烈的渴望,双年展的目的就达到了。”小组在策展记录中写道。


一次双年展也是在城市记忆与时间进程上的一次记录。双年展的迷人之处在于,在若干个月的时间里,可以将整个城市的想象力聚集起来,然后又把这些想象力归还给这座城市。“上海是一个充满生气的、跳动的、异常鲜活的城市。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将为这个城市带来一个深入生活,提升效力,增加活力的机会。”Raqs 强调。没错,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意在试图赋予上海这座城市以思虑、反省、质问、怀疑的品质,并以种种掷地有声的问题,敲开通往启蒙之路的大门。


1532671171706797.jpg


终端站


此次双年展的主题展“终端站”,共由92组来自亚洲各地的艺术家组成。其中包括了32位女性艺术家,作品跨越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一至三楼。由4位艺术家领衔,展览架构中折叠、附生着7层“复策展平台”,延伸项目“理论剧院”探索思考与感知的关系,另一延伸项目“51人”深入城市肌理探索人与城市的关系。


本届双年展的主题“何不再问”既提出了一个问题,又发出了一个号召,但它并没给出标准答案。观者来此与双年展相遇,带着问题的能量离开。中转站、发射台、链接中心,在这里,艺术家受邀进行实践,通过不断巩固、不断演进的艺术创作拓展出星群式的问题、议案与叙述。


1532671236949983.jpg


走入“终端站”,会看到来自北京的艺术家双人组孙原和彭禹,提出的关于力量之间平衡的讨论;现居纽约和中国台北的艺术家李明维,则探讨了好客与慷慨之间的平衡议题;来自上海的艺术家杨振中让我们反思被视为静默的声音或影像的潜力;跟随现居北京和重庆的艺术家王海川,观者则进入一个团体的来世,他们曾在一个逐渐消失的区域生活和工作过—重庆铜元局。王海川在这个团体工作生活了很长时间,满目辛酸地目睹了这些拆迁后的居民留下的废旧家具和生活垃圾。看到这些风格迥异、形状混杂的残留物品,我们不禁会问,残留物有什么样的生命力?物件和生活方式是如何遭到遗弃又得以重生和留存的?


1532671264814349.jpg


状态的改变,可以导致身份的变化么?—当我们最可靠的关系融化,流走或蒸发掉,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么?这是现居上海和美国加州的艺术家郑重宾的提问。


来自阿根廷,现居德国柏林的建筑师兼艺术家托马斯 · 萨拉切诺,邀请我们聆听蜘蛛的歌;来自瑞士苏黎世的罗班 · 迈耶,带领观众偷听化石的声音;这两位艺术家共同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可以听到多久以前的声音,我们何时能听到未来的声音,我们的聆听可以多敏锐?


现居纽约的艺术家张怡的作品,让我们来到沙漠与海洋的边缘。她问道:荒芜中还会有“生育“的可能吗?被称为“智人”(homosapiens) 的动物能在行程搁浅和继续航行之间能找到方法吗?而在SUPERFLEX 的作品中,这个以其对权力持有严谨、投机而幽默的态度而闻名的艺术家小组将带领我们纵观全球经济,揭示动物、哲学家和畜牧业之间不可思议的联系和交流。我们吃的食物,我们喂养的动物、能量供给链及消费以及统治我们的国家是如何相互关联的?在这个能源、能量、交换及消费网络中,压力点和张力点在哪里?


1532671297246811.gif


51人



对生活的可能性展开探索。不同的上海人物邀请观者与他们相遇、共处。这样的方式使双年展置身在了上海日常生活中魔幻而诗意的那一面。此项目由策展组成员陈韵和定海桥互助社“51人项目小组”共同协调完成。


这个由一系列激动人心的行为组成的项目是对上海的庆祝,也是对生活、梦想、友谊与交谈的庆祝。是愿景式的提议,更是对被论证、团结和辩驳的能量所点燃的城市生活的重新想象。


主题展另一个延伸项目“51人”继承了其不断发问的精神,从“人”与“地方”邂逅的复杂性入手,探寻上海这座特大城市中公共和个人的可能性。项目总策划Raqs 媒体小组将他们持续二十多年的、关于城市生活的探讨延续到上海,由策展组成员陈韵带领定海桥互助社“51人工作组”共同执行。“51人”于2016年5月1日公开招募,得到上海市民的热情回应,共征集到84份方案。经过挑选的方案最终转化成51次“邂逅”。在双年展展期的17周内,每周将有3个关于上海的“人物”,在他们选择的地点,以即兴、对话、辩论、骑行等不同形式,分享他们的城市故事。他们是:城市编年史记录者、街头黑客、糖果爱好者、杂技演员、民间传说传播者、公寓说书人等。


理论剧院


1532671327667534.jpg


“我们把问题看作是一种态度、一种生活方式。这一理念让我们找到了上海双年展最终的‘形式’或‘方法’。我们把这个方法称为‘理论剧院’,此项目协调人刘畑说。用“剧院”这个有趣、有双重含意的词将问题视为一种生命形式。诚然,“剧”是种需要高超技艺的传统戏剧表演形式。中国的传统京剧更是精彩表演和颜色使用的典范。但“剧院”这个词至少在最初还有个意思—劳动或工作。“考虑到不同的含意,可以说:如果理论开始工作,它开始歌唱。”“理论剧院”是姚梦溪和策展团队中的刘畑共同提议的一种表达形式。


复策展平台


1532671373623323.jpg


在主题展的框架之下,折叠着7层“复策展平台”。它们是主题展的附生空间。每个“复策展平台”,都是一个独特案例,是对策展人角色、视角和切入点的探索。7位来自不同城市和文化背景的年轻策展人带来7层“复策展平台”。


复策展人们通过档案、通过有张力的图像探索:新一代策展人怎样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切入,并找出某个策展问题的答案。复策展人们是本届双年展的导航者,他们的参与在双年展总体版图上标出了自己独特的地标。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