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超级工作室

陈溪 Cecilia Chan 2018-04-08 16:13

世纪60年代中期,意大利经济刚刚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复苏,年轻的嬉皮士还沉浸在“乌托邦”的美梦中不愿醒来……此时,就读于佛罗伦萨大学建筑系的阿道夫·纳塔利产生了一些彼时显得十分“非主流”的想法——他不甘愿像其他建筑师一样,在毕业后沦为资本家的“盖房工具”。此时在学校里,他遇到了同样质疑与思考建筑本质的克里斯蒂亚诺·托拉尔多·迪弗兰恰。两人一拍即合,创意迸发。很快,他们的想法得到另外三人的认同……于是,“超级工作室”诞生了。


图4:超级工作室,《沙发》,波托诺瓦研究中心,1968,组合沙发,©Toraldo-di-Francia.jpg


1966年,“超级工作室”遇到了六位自誉为“自由思想者”的设计师和建筑师。12月,这十一人突发奇想,在意大利小镇皮斯托亚的Jolly2画廊举办了一场名为“超建筑”的展览,大言不惭地否定了当时正流行的现代主义理念,并呈现了其“超生产建筑、超消费建筑,以及对超消费、超市、超人类和超高级汽油做超归纳的建筑”的概念。没想到,正是这样一场展览,竟掀起了一场推动意大利设计革命的“激进建筑运动”。


从反乌托邦到反设计


图8:超级工作室,家具《测量》系列,1969,绘画与拼贴,©-Toraldo-di-Francia.jpg


在展览后的数年间,“超级工作室”相继创作了其最具代表性的设计方案,同时展现了小组成员的多样性理论提议与思维演变。1969年,“超级工作室”创作了《建筑直方图》、反乌托邦故事《连续的纪念碑》以及总结性的作品《理性之旅》。通过绘画、拼贴、印刷和摄影等方式,用线条与白色格子组成的“无延续三维立体图”以跨越全球与外太空的巨大网状结构,拼凑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世界。同时,将目光投射到建筑尺度这一议题上,将建筑设计假设为一种“针对实体的抽象设计”。其中,以美国纽约曼哈顿被一矩形巨石穿透笼罩的《连续的纪念碑》系列之一最为著名。


图15:超级工作室,《基本行为:教育》,1971,拼贴,©Toraldo-di-Francia.jpg


这期间,“超级工作室”的作品大多把目光放在否定现代性的乌托邦概念上。他们在提倡反乌托邦概念的同时,带有讽刺意味地运用归谬法证明出了“建筑能够改变世界”这一假设的局限性和荒谬性。在不自知的证明与反证的过程中,“超级工作室”的研究范围却已经完全超越了建筑范畴,它开创了一个复杂且模糊的创作领域。而这个领域不仅挑战了建筑的概念,更触及了艺术作品的定义,“超级工作室”俨然将“建筑”变成了一场关于人类理性行事能力的哲学论证。


图14:超级工作室,《十二座理想之城-第五城:半球城市》,1971,拼贴,罗马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收藏.jpg


“如果‘设计’只是为了促进消费而存在,那么我们必须拒绝设计; 如果‘建筑’仅仅是资产阶级所有制和社会模式的编纂,那么我们必须拒绝建筑。”1972年, 阿道夫· 纳塔利尼提出,如果建筑和城市规划仅仅是不公正社会分化的形式化体现,那么人们应该学会对“城市规划”甚至城市的概念说“不”。“直到所有的设计都能够服务于人类的基本需求为止。在此之前,设计必须消失。” 


图16:超级工作室,《基本行为:生活(超表面)》,1972,圣马蒂诺阿拉帕尔马,拼贴,来自超级工作室档案.jpg


为了论证观点,小组开始投身于影片制作。其中, 影片《基本行为》再次对于建筑的存在提出了异议,提出了“建筑从未触碰到我们生命中的重大和基础的主题,它总是处在边缘地带”的理论。由此,小组开始试图追问生命与设计之间的联系。然而,这一作品在展示了他们希望从人类学和建筑学层面重塑建筑探索的野心的同时,却也让小组成员产生出了各自不同的创作思路。所以,《基本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作“超级工作室”80年代初正式解散的诱因。1973年后的三年间,五名成员的发展陆续分道扬镳。


超级工作室50


作为七八十年代国际舞台上最知名的激进建筑团体,“超级工作室”分别就生命、教育、仪式、爱与死亡等主题分篇章探讨建筑与人类行为的关系,试图通过人类学和哲学重新塑造建筑范畴,其影响力涵盖建筑、设计、艺术、哲学等多个领域,可谓二战后设计史上的一个神话。


策展人:加布里埃尔•马斯特里伊(Gabriele-Mastrigli)(1).jpg


去年年底,由“超级工作室”策划,加布里埃尔· 马斯特里伊策展的“超级工作室50年”大型回顾展,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为公众呈现了小组带有自传色彩的回顾。“对‘超级工作室’来说,建筑是一种思考方式, 它不仅仅是技艺而更是哲学。因此,本次展览是一场批判式反思,关乎他们为建筑领域所做的贡献,以及建筑这一范畴本身。”策展人马斯特里伊说。


图20:超级工作室,《超级工作室景观办公室》,1971,-贝洛斯瓜尔多广场,佛罗伦萨,©Toraldo-di-Francia.jpg


此次的展览呈现了小组自1966年成立伊始至80 年代初正式解散的过程,其中,共展出了逾两百件装置、绘画、蒙太奇摄影、设计手稿、版画、出版物及影像系列作品。小组还以1969年《连续的纪念碑》为故事内容,为本展览特别制作了同名影像作品。此外,展厅中,还陈列着自上世纪70年代起陆续被各大公司投入生产的“超级工作室”风格家具,足见“超级工作室” 在设计领域延续至今的影响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