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艾丽西卡· 维坎德:多面姬

陈溪 Cecilia Chan 2016-09-28 16:42

“我的脚不太好看。”这位有着近乎完美脸庞的26岁的奥斯卡得主耸耸肩说道。出生在瑞典西约特兰省哥德堡,爸爸是位精神科医生,妈妈是舞台剧演员。从9岁起便在瑞典皇家芭蕾舞学校学习,每天练习时间长达7个小时,每周六天。就这样,一直持续到16岁。

1535448882564553.jpg


然而,受到妈妈的影响,维坎德一直对表演很有兴趣。维坎德回忆说,儿时每当妈妈找不到保姆,就只能带她去工作的剧院。直到有一天,她在报纸上看到了瑞典电视剧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在为剧集《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招募演员的广告。这次的招募仿佛在冥冥中给她指引道路,让她燃足了热情:“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激情,而且超出了跳舞。”实际上,当时的维坎德已经多次因跳舞受伤,想要成为一名舞蹈家已经不现实了。就这样,维坎德下定了决心想成为一个演员。


“疼痛就像是我的一位关系不是很好的老朋友,从此远离了我。不过,我虽然跳不成舞了,但是我还是喜欢没事扭一扭。”这位典型的乐天派姑娘说。从小个性独立,15岁就离开家前往斯德哥尔摩独自生活,并且学会了做饭在内的一切生存技能。后来苦练英语,这也造就了她现在可爱的英国口音。当时的维坎德憧憬能够在电影圈立足,也曾遭遇过完全的忽视,她在助理的帮助下给许多导演寄过自己的样带,却从未收到一次回应。“我甚至没有收到过一个‘不行,谢谢’的回复”,她说,“所以之后我就决定了得自己去伦敦看看。”于是,就在去往伦敦的路上,在机场里维坎德竟然等到了她梦寐以求的那个电话,是环球影业打来的,让她去参加《白雪公主》的视镜,“我当时坐在星巴克里,拿着电话边哭边回话,”她回忆着说道,“别人都以为我是打电话在和男友分手什么的。我说,‘不,这是天大的好消息,我终于可以当演员了!’”不过,虽然到了洛杉矶参加了试镜,她却并没有得到那个角色。


2465_TM_D001_0085.jpg


不过,乐天派的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不久后,她便开始接到各种各样的角色,并且其中一部就是让她一演成名的《机器姬》。这部由亚力克斯·嘉兰导演的科幻电影讲述了人工智能机器人伊娃通过“表演”人类情感从而骗过制造者试图通过“图灵测试”的故事。而在电影中,伊娃的表演堪称经典—在一副半人半机器人的躯壳之中,维坎德完美地利用了自己舞蹈的底子,将人工智能机器人那种机器竭力将自己掩饰成为人的微妙身体动作表现得恰到好处。


“我从没有刻意让她走得很完美,因为走得太完美反而会显得太过‘机械化’。我认为她不应该显得像个机器人,因为人类是有瑕疵的,而伊娃想要成为人类。”


ExMachina_touch_rgb0.jpg


在谈及对于片中角色的理解时,她说道。或许是受到妈妈的耳濡目染,让她有超越年龄的成熟与对角色的独特理解,这让她立刻从众演员中脱颖而出,在好莱坞如鱼得水。好运一件件接踵而至,之后,她迅速接了六部电影,其中一部《大洋之间的灯光》让她结识了现在的男友迈克尔·法斯宾德。


“说实话,这一切来得太快,我自己都感觉有点心惊肉跳。”她说,“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曾经想要的一切都突然一下全部实现了,但是这种感觉让人有点害怕。突然之间,你和那么多名人共处一室,这会让你不断地审视自己是不是足够好。这会让人有些焦虑,不过很多演员都说,这种孤独的感觉其实是非常锻炼人的好事情。”


丹麦女孩.jpg


然而一切并没有停止。紧接着,英国导演汤姆·胡珀的《丹麦女孩》,让她夺得了2016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机器姬》已经让她赢得了金球奖提名)。在片中饰演莉莉·艾尔比的妻子,这是一个关于变性的充满争议性的故事。“这并不是一个刚写出来的剧本。”她解释说。实际上,这个剧本已经在好莱坞晃荡了十余年,直到导演汤姆·胡珀接了过来。“当我们开始拍摄后,我们生活的文化背景依旧在惊人地快速改变着。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记住一百多年前像莉莉这样的人曾备受非议,变性人曾经受到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我们现在正在面临一场变革。”她说。


很多演员都在为了突破自我设定的角色而发愁,而维坎德却丝毫不用担心这一点。几乎每次出演的角色都大相径庭。近期,维坎德更是与马特达蒙共同出演《谍影重重5》,大有动作片女星的架势。在此之后,相信她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更有挑战性的作品。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