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展望:我既是过去也是现在

陈溪 Cecilia Chan 2017-09-07 10:24

漫步于“展望:境象”展览之中,艺术家展望近几年新作映入眼帘—作品《我的宇宙》记录了几台高速摄像机从六个不同机位拍摄的一块巨石凌空爆炸的景象,让人顿生联想,仿佛看到了浩瀚宇宙诞生之初的壮丽景象。而作品《小宇宙》,更像是这“宇宙”诞生之时的切片:不锈钢材质的碎石被固定在镜面上,光影交错之间,便可窥见展望作品强烈的观念性。


2016-隐形集合--Collective-of-“Forms-in-Flux”.jpg


而另两件占据展厅的作品《隐形》和《隐形堆》,则来源于艺术家将其创作材料分解与熔合的过程,意在捕捉那些自然界中潜在的变化与可能性,亦如同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隐形”形态。用展望自己的话来说,这两件作品更像是代表了他“在流体场中的一颗粒子化后的自己”,同时也是在当代艺术社会里生长蜕变后的自我拷问。


摆脱传统束缚


在当代中国艺术家中﹐展望大概是最早深入地思考雕塑与当代艺术关系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显然并不符合大众对于传统意义上“雕塑”的理解。这一切,皆源于其从传统到现代的雕塑创作经历。


十六岁那年,展望报考了以雕刻为主的特种工艺专业,第一次接触雕塑的他便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雕塑天分,深受启蒙老师张大生的赞赏,甚至让他担任了雕塑课课代表。从那时候开始,展望便爱上了雕塑。不过,当时国内学校所教授的雕塑技法都十分教条:材料单一,程序重复,甚至还停留在先搭架子再做泥塑的秩序约束上。


隐形.jpg

《隐形集合》


后来,如愿考上了中央美院雕塑系的展望开始系统地学习欧洲以及前苏联的写实主义雕塑技法。在雕塑系实行工作室模式后,为了能够进一步了解西方现代艺术,他选择了刚从加拿大留学回国的美院老教授司徒杰先生代课的“现代民族工作室”。也正是在这里,展望开始接触到了之前从未体会过的自由— 他开始更全面地学习中西方雕塑史,并由此开始了现代雕塑和中国传统雕塑的对比研究与思考。


1983年,展望毛遂自荐去了中央美院雕塑研究所。在研究所里,他全身心投入到雕塑和装置以及表演艺术之中,深入学习西方的现代艺术到后现代艺术的观念和形式,并逐步地实践,慢慢摆脱了中国雕塑传统观念上的束缚。


隐形堆-2017-树脂打印,喷漆-3D--700×350cm.jpg

《隐形堆》


1993年,展望创作出了系列超写实主义人体雕塑“瞬间”, 塑造了一系列人被捕时的姿势和动作,同时,展望将这些雕塑架在户外一处荒地上,勾勒出了一幅扭曲而荒诞的画面,自此, 展望的这种结合了雕塑、行为与观念艺术特点的个人创作风格开始初具雏形。


观念性雕塑


1994年,展望创作出了颠覆性的“诱惑”系列— 他使用硬化剂把中山装固定成各种扭曲的形状,并将它们安置在荒凉的田野或半塌的废墟等背景之中。这些衣服挣扎的外在和空洞的内里形似蝉蜕。通过这件作品,展望表达了当代社会和文化所处的困境。也是从这系列作品开始,展望的创作方式正式转向了装置和观念艺术。


1994-中山装躯壳-铸铜-平均尺寸:90×100×30cm.jpg

《中山装躯壳》


1998年,展望正式提出了自己的“观念性雕塑”理念。他认为,只有当雕塑突破了传统概念的约束,才能产生更多的可能性。只有当雕塑的物质材料与叙事方式避开了传统意义上所追求的象征与写意,所谓“美和统一”的意向,雕塑才能拥有当代性,才得以焕发其活力。


之后,在大胆的理念支撑下,展望依循自己对当代雕塑“观念性”的思考,创作出了《跨越十二海里-公海浮石漂流计划》。此作品集结了装置、行为和影像等多种形式。在此次的“展望: 境象”展览上,这件画面简单干净,反复出现关于“世界海洋公约”和渐进漂浮的陨石形象的作品也格外显眼— 这件作品发生在不容易到达的却是真实存在的空间里,涉及了当今国际敏感话题中的全球公共领域“海洋公约”等法学问题。展望说:“我希望在观众的脑海里一直有一颗自由之石漂浮在一片绝对无国界的公海,以此回映到现实之中。” 


2010-跨越12海里-公海浮石漂流.jpg

《跨越12海里-公海浮石漂流计划》


多年来,展望在创作上始终保持着自己“观念”的独立思考。这种独立的思考方式也令他在创作生涯里不断地对自己的艺术语言和所使用的材质载体做出相对的转变。“我就是一个当代社会的信息接收器,我既是过去也是现在,但能否代表未来?” 展望自问。也正是在这个自我怀疑与挖掘的“转型”的过程,展望遵循着自己的内心想法,并不断地从过去的创作方式和观念中,栽种出新的枝丫,看能否生长出不一样的艺术果实。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