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 :寻龙归来

名士大片-1

在生活、职业上的这种反复疑惑与探索,可能 构成了陈坤人生中心路历程很大的部分。最后他给了自己一个答案,‘要一颗清贫的心’。

作者/编辑:王烨昇 
Christopher-Bailey-and-Chen-Kun-backstage-at-the-Burberry-Prorsum-Menswear-Spring-Summer-2014-Sho对于陈坤来说,演员这个职业,其实是他花了许久时间才喜欢上的。他与演员生涯的结缘,始于当时离开重庆加入东方歌舞 团。在抵达北京的第二年,他陪同事报考北 京电影学院,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式的结局让他得以进入那个风光的世界。这种看 似十分偶然的幸运,其实令陈坤之后的很长 一段时间里内心都处于彷徨与迷惑之中。

陈坤的确是幸运的。喜爱他的观众一定 知道他在大学里接演的电视剧《国歌》,其中 他饰聂耳,初出茅庐的他在那时已经为不少 观众所知;而同期他参演的、由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在当时更是风 行,令他在大众中的知名度一时甚至超过了刘烨这个金马影帝。何以见得?一次,陈坤、周迅和刘烨在同演一部戏时,曾一起上街, 陈坤与周迅不时偶遇观众签名的要求,刘烨 反而鲜有人知,只得一旁候着。那时他的风光已然可见一斑。

不过,缺乏对一种东西的热忱,会令人在过程中一直权衡。陈坤踏上演员这条道路其实太过于偶然,并且缺少清楚地自我认识,以至于在《像雾像雨又像风》大获成功之后,据说他依然揣着部分片酬去了欧洲一次,朝圣斯德哥尔摩设计学院,想圆自己内心“真正的梦”。然而这所处于寒冷之地的学府给了陈坤恰如瑞典之冷的 回应:学费与生活开销高昂并且禁止学生打工— 丰满的理想顿时 被削成骨感的现实— 留在这里念书毫无可能。

在这种现实面前,人往往有一种与命运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的感 觉。陈坤结束旅行回到北京之后,如同所有自欧洲回来的旅人一样, 与朋友热烈分享经历,却一个字未提自己梦想的破灭。

尽管面对着这种无奈与挫败感,但生活依然得继续。之后的《金粉世家》恐怕可以看作是陈坤的妥协— 作品依旧大红大紫。然而 命运的轮一旦飞启,便无法停止:这种感觉,仿佛登上了开往彼岸的 船只,但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要登船,如今中途已然无法归岸。于是 他当时不停地投资房产,做一切可以证明这个“妥协”有意义的事情。 可惜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未找到自己,反而渐行渐远,以至于他在赵宝 刚去北京电影学院为《永不瞑目》选角之时故意避开。这也许正是 陈坤在这条船上航行时内心彷徨的表现。

 

 

陈坤-1这种内心煎熬令他终于患上了抑郁症,据说 2003年之后五年的 时间,他都严重失眠,意识中不停追寻人生的意义但毫无所获。但生 活是现实的,对于那时的他而言,要么放下之前的收获,退出,过另一 种生活;要么努力让自己爱上演艺,并且在这个天地中攀上高峰,让 自己曾经的幸运成为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很明显,他选择了后者— 其实在2008年的时候,时年32岁,他已是同代演员中的佼佼者。但内心的困惑在风平浪静时往往细微不可见,只在巅峰时才突然显现。当时《画皮》大热,但演 技上的不足也令他意识到颇有名气的自己并未和这份 事业真正合拍。大约 8个月的闭关思考,他认识到自己以前并不爱这个职业,之后做出选择去爱演艺,原来结 果也只是爱上了这个职业所能带来的一切。

于是他决定要和工作“谈恋爱”,后来便陆续接了一 些配角戏,《建国大业》里饰蒋经国,《建党伟业》里饰周 恩来,等等。这种新的经历令他在《画皮 2》时再上巅峰, 同时在商业上又为优衣库拍摄了春夏的大片,还成为了 名士表的全球代言人,这一切也可能让他再次开始执着 于这份工作所带来的光环。幸好那时的陈坤已经有了清 晰审视自我的能力,在意识到内心里这种有违初心的状 态后,他再次停摆将近两年。

人需要瞬逝的灿烂给自己动力,但更需要一种不会 褪色且历久弥新的东西让自己能走下去。陈坤选择的是 去真实体会这份事业里的点点滴滴,希望从中能得到他所期待的东西。陈国富导演如此评论他,“陈坤不是天 才型的演员,他靠锤炼出功夫。”最近的《寻龙诀》里,陈 坤也开始更多地把心思花在拍摄的技巧与方式上。在电 影中,当他陷入第三层幻觉面对丁思甜时,这个场景原 来只是两人在一处对话而已,但陈坤建议采用悬吊的方 式来打造“疯狂、紊乱”的状态与形象。这个场景于电影杀青前一天拍摄,当天陈坤便在这种条件下真实触摸那 种疯狂的内心体验。

在生活、职业上的这种反复疑惑与探索,可能构成了 陈坤人生中心路历程很大的部分。彼时,陈坤必然是踟蹰的。他问自己是不是要钱,要 多少才满意,为了什么,答案是要,并且要更多,为的是 买更多房子带来安全感;安全感给自己带来什么?带来 心里的平静;那平静又带来什么?令自己知道真正想要 什么。最后他给了自己一个答案,“要一颗清贫的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