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乙:设计之变

泛学科

提起丁乙,人们首先想到的必然是他极具个人色彩的“十字”、“米字”风格抽象画, 抑或是他早年为爱马仕设计的丝巾。然而丁乙的名字出现在设计展上,却着实让人觉得新鲜。 此次,作为2016年上海艺术设计展的总策展,丁乙依旧戴着自己的小圆复古镜出现在了 众人面前,还是显得那么低调。

作者/编辑:陈溪

 

从社会学角度来说,我想把这次展览做成一个美术馆形式的展览,而不仅仅 是一个展会。让这个展览变得更加有学术性,并且会让人思考。

大众普遍认为, 设计是理性的,脱离不了以人体工程学 为杠杆的一系列指标,无非是外观和功用两者的结合。然而,本次丁乙策展的上海西岸设计展以 “设计之变”为主题,在这个充满设计的时代,重新提问“设计是什 么?”。摒弃“白粥设计”,避免“近似设计”,本次的上海艺术设计展似乎更关注那些关于设计可能性的探索, 探讨怎样从“设计”的思维定势中跳脱出来,用更具备时代冲突和价值观的思维来思考设计的变革作品。想必, 这也是组委会请来艺术家丁乙做策展的原因之一。

由左至右—胡本立—毕月—卜冰—冯峰—丁乙设计不是摆设

“在20世纪80年代,我首先学的是设计,我在大学里面还创造了一个叫‘综合设计’的专业,所以,我对设计这个行业非常熟悉,同时我又是一个艺术家。这样一个双重的身份会让我关注到其他人关注不到的东西,这让 我更全面地看待设计的问题。”在被问到为何接受本次策展人职位时,丁乙说道。他认为,设计的理念很宽泛,本质上,应该首先是好的东西,并不在于传统或是当代。 “设计需要有真正的思想,不在于好看不好看。”他说。

然而,很多舆论认为,做策展人与做作品并不可同日而语。除去理论支持,在设计展览的实际展示方面还是 需具有一定的经验功底。对此,丁乙并不赞同:“我做事有一个原则,就是要把事情做得完美。”在他看来,很多设计展览都是不太令人满意的。“主要是设计师把自己 定位在了展览这样一个圈子里,设计品也就成了一件产 品一样,更多地想到的是买卖,这就没有想到创造的影响力。很多时候,这样的艺术品不仅仅意味着你买回去做 一个摆设,很多时候它是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它可以改变 一些人,它可能会将一些远离文明的东西变成艺术。从社会学角度来说,我想把这次展览做成一个美术馆形式的展览,而不仅仅是一个展会。让这个展览变得更加有学术性,并且会让人思考。”可见,丁乙并不买大众思维的单,对于什么样的展览具有真正的“公用”有着自己从艺术人角度的考量。

 

 

 

国际性策展视角

英国零碳建筑丁乙认为,经过近三十年来在艺术与设计上的发展, 中国正处在一个爆发点上。“15年前,西方还没有做过中国的展览,相对落后保守,而现在的国际性的展览里面总有中国艺术家的身影,这在30年前,是从未有过的。现在很多西方美术馆来中国找赞助,因为西方的文化赞助很大部分都在缩减,因此西方需要到中国来寻找资源,这也 意味着中国越来越有话语权。”越来越多的艺术博览会与世界级画廊的入驻,丁乙认为,这都与中国国际地位的与日俱增分不开。

所以,本次展览也并非局限于单一的东方视角,各板 块的策展人背景各不相同。“分展我考虑到不同的国籍, 不同地区对设计的不同理解的有机连接。我们希望这是 这一个国际化的展览,所以它必须有国际化的策展人, 并且需要有辐射全球的设计力量。”在本次展览的“聚变力”板块中,策展人从传统和现代的联系出发,探讨“新海派”、“新东方”和所谓的“西化”等概念,追寻其意识渊 源。“像上海这样一个城市,有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在里 面,连接了今日和曾经。12位设计人来探讨这样一个主 题,他们都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有海外派也有本土派, 他们从这些方面探讨设计的意义所在。”此外,本次展览 最让丁乙兴奋的,是“上海设计奖”的设置,本次金奖由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流行一时的将垃圾焚烧场改造成滑雪 场与“吐烟圈”烟囱的丹麦设计小组获得,充分体现了评 审小组的国际眼光。

通过此次策展的经历,也让丁乙意识到总策展人不 仅仅是学术上的定位,对于展览本身的问题,操作的问 题、资金问题,包括协调主办方的问题,都需要很多思考。

“上海设计艺术展,这是第二次了。场地不固定,主办方 也一直在变化。我希望通过这次展览,使之变得稳定,变 成上海的一张名片。当人们提到设计展的时候,能够想 到上海艺术设计展。而上海这样一个国际化又有历史渊 源的城市,我相信是能够承担的。而上海作为一个创意 之都,是需要多样性的艺术来支撑的。不仅仅是产业性, 还需要这样的一个展览来显示其权威性和引领全球的话 语性。而这一次的展览是具有这样的话语性的,不管是 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还是策展人。”丁乙最后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