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志:实验艺术先行者

采访: Lan Jiang
撰文: Cecilia Chan & Betty Richardson

我们都应该艺术地去发生日常生活,生活中当然会有各种境遇……所以我们需要艺术,艺术会帮助我们更轻捷地去了解真相

我们都应该艺术地去发生日常生活,生活中当然会有各种境遇,有我们暂时难以不去认为的顺境与逆境、幸福与痛苦、还有悲伤、思恋、烦扰、困扰等等,所以我们需要艺术,艺术会帮助我们更轻捷地去了解真相。”蒋志如是说。

在艺术的道路上卓有成就后,蒋志常被艺评家和策展人评价为作品多样性最强的艺术家;他涉及的领域极广,包括摄影,摄像,绘画,雕塑以及装置艺术。这位1971出生的湖南人,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经常奔波于北京深圳两地。被公认为同时代中国最多元化的先锋艺术家之一,作品每经展出都会在国内外当代艺术圈均有重大影响力。2012年,凭借其作品《不适之时》,蒋志在“瑞信2012今日艺术奖”中拔得头筹,此前获得过2001年亚洲新力量IFVA批评家奖与200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奖。其思维逻辑极富哲学性,作品韵律有如诗歌,掷地有声,极具爆发力。蒋志的作品开放、具可写性,有一种诗歌的活力。生活中随和谦逊,蒋志身上完全看不到艺术家的架子。

VANTAGE: 可否请您简单的讲述一下本次展出的故障系列绘画的意义?
蒋志: 简短地说这些图像来源于电脑显示系统的故障,我利用这个故障而生产的图像。东方哲学关于“相”的生成原理,一切相由心生。也就是说,我们的世界与对象,只是“人”这个系统所显示的,正如佛说阐述的,它本身即是一个有待去障的系统。这些图像的形成,是基于无意识、无意义的,是我们人赋予了它意义。这个条件是不断变化着的,意义的无常也造成无限丰富的幻象。

我们不应该把艺术家划分到“某类艺术家”,不要拘于某种媒介或表达方式,不要固守于某个题材,不要停滞于某个观念和思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艺术是自由的。

VANTAGE: 这系列作品源自怎样的灵感,为何最终选择了油画的方式呈现?
蒋志: 我们往往在某个阶段误认为自己当时所作的事是因为某种原因,比如一个人觉得之所以“我”爱上了某个人是因为某个时刻她他对“我”微笑了。但这个微笑也许呈现给了无数个人,为何只对“我”产生如此的影响。只能说这个人的感受此刻显示为这个微笑是有这个意义的,而并非说这个微笑是一个必然会有如此意义的微笑。所以在作品中要探究的就是这个问题,图像、微笑、世界和人是怎么产生,包括最终“自我”是怎么产生的,自我本身就是一个最被误认为真实的“相”。当然不是最终的选择,对于创作来说一劳永逸的最终选择是不存在的,比如现在我开始用丝网技术,可能以后我还会用别的方式和媒介。

VANTAGE: 摄影、影像、绘画以及装置,你之前每系列作品之间不但在题材上有很大的跳跃性,在表现方式上也非常多样化。
蒋志: 我们不应该把艺术家划分到“某类艺术家”,不要拘于某种媒介或表达方式,不要固守于某个题材,不要停滞于某个观念和思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艺术是自由的。

VANTAGE: 作品与收藏者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蒋志: 收藏家各有各的趣味和爱好,每个藏家对待不同艺术品都有不一样的态度,甚至一个收藏家对待同一件作品也会随着个人境遇和眼界的变化。这种不断变化的关系其实是非常正常的,艺术品也是物品,就像任何一件物品和一个人的关系一样,对它的感受不断发生新的重启,意味着人与物的一次次新生。根据时间,空间以及观众心境的变化,它的意义也是有无尽的可能性的。

VANTAGE: 作为一名艺术家,您的作品将会陪伴藏家很长甚至是毕生的时间,您认为您的作品对藏家的生活以及对艺术的感知会有什么影响?
蒋志: 诚如波伊斯说人人都是艺术家,观众通过于某件作品相遇而去感受和思考,他们会在艺术家的作品中获得别的新的东西,解除了感觉或展现系统的障碍,对事物和世界及人生有了新的展现能力,这样的观众就是艺术家。如果没有能够艺术地去对待作品的观众,艺术品本身也就不存在。

VANTAGE: 你曾经说过,“艺术不是‘就是’,而是无限的‘也是’。”为什么?
蒋志: 我觉得艺术最大的能力是爱的能力,去做艺术就是去爱。而尊重世界、事物以及人是爱的前提。世界上没有一件事物是“就是”,也没有一个人“就是”“那种人”。没有一个图像“就是”“这个图像”。是无穷无尽的随缘变化,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理解和承认这一点,是起码的尊重,才是爱的开始。

VANTAGE: 蒋志是谁?他是怎样的艺术家?是怎样的人?
蒋志: 这真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我还没有到需要去总结的时候吧(笑)如果非要回答这个问题的话,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这样的定义最符合我的理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