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井柏然:泊然前行

王烨昇 Johnny Wang 2018-07-17 17:25

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他,童年时期其实和大多数人没有特别两样:和别的孩子一般,每次幼儿园放学,井柏然独自走着回到位于沈阳大东区的家,路途大约要20分钟。也许彼时的他感觉这段路会特别漫长,因为无人接他。


001.jpg


这种感觉也许可以称为孤独感,在父母离异的环境中被放大。因为祖母不慎摔倒受伤,家中拮据,他不得不早早去挣些外快补贴家用。从16岁开始,井柏然就开始兼职打工送纯净水。毕竟,他出生才28天父母就离婚了。自幼和祖母一起生活的他,眼见老人一天做数百条搓澡巾低价卖给厂商赖以为生,在家庭经济状况窘迫时,必然会站出来撑起这个祖孙相依为命的小小的家。



寂寞之初


他进入演艺圈得从2007年算起。当他的同龄人暑假里还在家享受空调电视的时候,井柏然已经在《加油!好男儿》里出镜了,最后还夺得当年沈阳唱区冠军、全国总决赛冠军、最佳网络人气奖。“记得比赛时,我得了冠军所有人都骂我,说我缺心眼,看不到我脸上的喜悦。”他回忆道。这种反应也许有点异于常人,那个时候看起来也许还有点“土气”的井柏然,可能已经不太会大声张扬,高调表现了。这或许就是孩童时期的隐忍,在他的性格里涂上的色彩,在往后的年华里,变成了困难时的乐观和顺利时的冷静。


003.jpg


在《加油!好男儿》热播后,井柏然和队友付辛博被经纪公司一起推进娱乐圈。2010年初,《全城热恋》是时年21岁的井柏然正式出演的第一部电影。如果要说人生的转折点,那这部电影可以算是其一了,那场一遍就过的重头哭戏让他得到了导演的注意,由此打开他人生中的命运之门,朝着电影演艺事业开始迈进。


但是在此之后,他才真正理解了“命运多舛”的内涵。同期出道的艺人都在不停地拍偶像剧赚取知名度,但井柏然依然在男二、男三之间兜兜转转。这种境遇似乎也被他用“隐忍”来解读着:“和好的演员、好的导演合作,这是我的‘大学’。”在他还不算出名的那段时间里,有不少空余时间,在家每天就寝前一部电影。用他后来在书里的一句话解释当时对人生的理解:“你所做的事情也许暂时看不到成功,不要灰心,你不是没有成长,而是在扎根。”


002.jpg


2013年,他等来了电影《等风来》男主角的机会。那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男主角。不仅如此,第二次在《捉妖记》中当男主角时,他就成为了20亿的“票房先生”。这八年里,井柏然有过谷底的落寞,也阅尽浪尖的风光。他的一句话可能解释了他对这个八年的理解:“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



繁华之上


独守繁华也是一种隐忍,不是么?然而,隐忍并非人生最终的目的,因为井柏然对完美人生的定义是稳定工作与美满家庭并得。他曾经把人生用这样一个想象中的画面描述了出来:“夕阳的光晕笼罩着一个男孩,他幼小的身体,在斑驳的地上,映出了一个温暖的轮廓。他坐在爷爷自行车的后面,正穿过一条狭长的街道,这个男孩心想着到下一个路口,经过烤羊肉串摊时,能否买上一串。”——如今的他,在电影和商业界都如日中天:全球服装零售大佬优衣库请他代言,百年名表积家又与他携手——无论这样的答案是否有出于通过打造文艺范而引发良好公众效应的考虑,但这至少依旧是由他构想出来的——性格中一直陪伴着他的隐忍,最后居然是为了这样的画面,和大红大紫毫无关系!


004.jpg


其实,你或许可以通过安藤忠雄的风格来稍许了解一点井柏然。井柏然的住宅是典型的安藤忠雄式的风格,自然而修道式,没有过多修饰。他对家的情绪变化可能不希望被过多的装饰所渲染或压抑,他似乎能自然地把握住自我。


他或许未必详细理解安藤忠雄的“批判现代技能主义”,但他应该能懂得安藤的诸多语句,比如“一个人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待在光明之中。从远处凝望光明,朝它奋力奔去,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时间里,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实”。 这种模糊朦胧但又有着方向的意识,存在理想的生命,在我看来,就是抽象的井柏然。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