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众神之饮, 天堂所有

叶霖耘Lerra Ye 2017-03-09 09:18

古老的“黑暗料理”

时间拉回到三千多年前的中美洲 — 某个阿兹特克部落的人们正在为祭祀离紧锣密鼓做着准备。他们将晒干的可可豆罗列在下磨石上,碾碎成碎末,加上水,再撒上一些胡椒、辣椒和玉米粉,偶尔,还会放上沙波果果核和少许蜂蜜。讲究一些的部落贵族会用类似马来西亚的“拉茶”技术, 在陶壶之间来回倾倒巧克力,形成丰富的泡沫。

一口入喉,极致的苦味,被刺激性的辛辣带出了拥有神性般的亢奋效果。6 世纪的一位西班牙议员曾形容这种饮料的功力能让任何人“只要喝下一杯,就能在不再进食的情况下走上一整天”。

这种辛辣的提神饮料便是巧克力最初的样子。玛雅人将其称为“xocolatl”,意为苦水。


5-5-5.jpg


可可秘闻

如今对大多数人来说唾手可得的巧克力,也曾是贵族专享的奢侈进贡。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你所不知道的......

因为可可豆的价值昂贵,它曾经是玛雅人“以物换物”的交易媒介。据说, 按当时的物价,4颗可可豆可以买一只兔子,100颗可可豆能换一个奴隶。交易完成后,收到钱的玛雅人还会用手指碾一下可可豆,看看是不是用可可豆皮包裹着泥土制成的“假币”。所以, 被制成的可可“苦水”顾名思义,正是当地的液体黄金。

英国米其林主厨Michel Roux Jr曾在《情迷朱古力》一片的采访中尝试过正宗的阿兹特克可可苦水,喝了一口后,他用极其微妙的表情评价道:“老天爷!非常地辣,但喝完这一杯,我感觉自己天下无敌。”

拉丁语中的可可树名叫 “Theobroma”,意为“众神的珍馐”。可可豆晒干发酵制成的巧克力在香气与风味的多变性上,甚至可以比红酒更为丰富。


4.jpg


情和爱与巧克力

事实上,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人(即便是学者)能够理清楚可可的历史走向,以及究竟是什么驱使这种比咖啡更强力的健体饮料与爱情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或许巧克力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除了得益于欧洲彻头彻尾的口味改良,还得感谢日本商业 宣传的“情人节要送爱人巧克力”的时髦习俗。不过,回望巧克力本身,人们对巧克力的食用功效一直以来就有着与催欲相关的暧昧联想。


pudding.jpg


在著名电影《浓情巧克力》中,一位对小镇夫妻生活心灰意冷的家庭主妇曾在机缘巧合下收到一小袋据说能够催情的可可原粒,本来不抱希望的她竟然因这一袋可可原粒让丈夫重燃了激情。而电影中那袋巧克力豆恰恰就是玛雅后裔的巧克力师 Vianne 慷慨相赠的。

虽然电影中难以避免戏剧性的夸张表现,但是在千年前起,中美洲人民就一直相信:可可豆之中蕴含着强大的催情效力。据说,虽然可可豆非常昂贵,但阿兹特克的帝王蒙特祖马一世每天都要喝50杯左右的香料巧克力——尤其是在拜访他的妻妾之前。恐怕这就是人们对巧克力与情欲之间最早的联想。


praline-chocolates.jpg


即便在 17 世纪后可可豆传入欧洲后,巧克力的饮用和食用方法经过了大幅度的改良,可欧洲的皇室依旧狂热地相信着巧克力神奇的催情效用。路易十五闻名历史的美丽情妇杜巴丽伯爵夫人就曾在当时法国人油腻的饮食风潮下,以提倡清淡餐饮闻名。然而,她每天早晨九点起床,却都会喝下一 杯侍从送上的热巧克力。接着,才会起身盛装打扮,开始她游移在王公贵族间的奢华日程。

因为巧克力被欧洲人普遍认同能够“点燃情欲”,教会甚至一度禁止了神职人员食用任何巧克力制品。

直到巧克力在 19 世纪成功从液体华丽转身为固态,全世界热爱甜食的人才终于能有机会享用这份贵族式的甜蜜,巧克力也总算成功洗白,脱去了情欲恶魔的神秘外衣。但它甜而微苦、细腻香浓的特殊风味却总令人们难以自制地与爱情牵上浪漫的联想。


coco_0027.jpg


有人会说:享用巧克力带来的快乐是罪恶的,因为你永远无法拒绝它,正像你无法拒绝爱情的诱惑。但若有谁能始终坐怀不乱,恐怕天堂之于他,也早已无所企盼。


2-2-2.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