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前沿夜上海

Janet Yu 2017-02-19 08:58

吞云吐雾

老上海黑白电影中那些风华绝代的女人们烟不离手,一代文豪如鲁迅也戒不掉那氤氲烟气,在上海,至今都伫立着全国唯一的中国烟草博物馆...... 这些琐碎的画面让我们总有这么个印象:烟草之于上海是件别有情缘的东西。但到了这个世纪,吸烟有害健康的口号越发像悬在烟民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电子烟才终于找到在上海大行其道的生存夹缝,得以开枝散叶。两年的时间里,电子烟店从大街小巷发迹,一家又一家地开进了综合商场、高级商圈。但值得注意的是,电子烟最近不再只是代表货架上的商品,它正在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文化符号。不仅仅是因为电子烟比起卷烟更健康、环保,也因为电子烟店的老板们正在把店开得越来越像水烟酒吧:


tytw1.jpg


他们聚集起了上海的烟民们,在店里一起坐下来,探讨电子烟的电池尺寸、雾化器型号、烟液,把电子烟玩儿得如同雪茄、烟斗一样讲究。在这批注重潮玩社交特性的烟吧推动下,近几年尤其流行于欧洲和美国的电子烟潮玩文化也在上海聚拢了相当的人气。先有像弄堂蒸汽(Shanghai Vape)这般从网站发家的社群中心实体店,后有像Vape Robot这类专注做娱乐为主的电子烟休闲俱乐部。这些新潮聚集地成为了联结中外玩家、新老烟枪的纽带,在魔都城市文化中化成一股不可小觑的潮流力量。


tytw2.jpg


机关算尽

或许这一切都该从 Flask 那扇著名的可乐门说起来。上海的酒吧流行总是日新月异,而此间出挑者无疑有着别开生面的吸引力。在信息爆炸、事事公开的时代,隐秘的地下酒吧设定就展现出了它对酒客们独特的吸引力。Flask的创始艺术家Alberto Caiola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用一间平平无奇的三明治店打掩护,将酒吧藏在了假装是可乐贩卖机的机关门后头,加上一些美国1920年代禁酒令期间的神秘小细节,让 Flask 风风光光地在夜上海的舞台上火了 一年多。即便关门半年来,Flask 为上海滩上新兴酒吧带来的影响力也依然在继续。而Speak Low也 是个中代表:你必须沿着复兴中路上一家酒吧器材店旁,隐秘的楼梯才能找到这间藏匿在书柜机关后的酒吧,而调酒师也会根据来客的口味为他们调制专属的鸡尾酒。稍稍留心,你就会发现,隐秘酒吧的概念在之后新开张、改装的酒吧中时常被引用, 而稍微有创意些的则从“ 地 下 ”“ 复 古 ”的概念中做了些衍生性创造,比如陆家嘴的地下啤酒交易所The Exchange,又如具有美国上世纪60年代风格的复古酒吧 Shake,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地下”, 但也是深得其精髓。还有那些深知“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酒吧,如 Devil's Share 和 The Tailor Bar。对于这些酒吧,你只需要一句“老司机带路才能找到的一家店”,就足以招惹沪上最热爱喝酒的那票亲朋好友们成群结队地前去探索新世界。


jgsj1.jpg


博览群酒

你爱喝什么酒?同样的问题上街问100个人,你或许会得到100种不同的回答。不同类型的酒都吸引着与它们磁场相吸的人群,有人钟爱威士忌,有人偏爱香槟。或许也只有在上海,这一切的偏爱才能被恰到好处地对症下药。威士忌吧相对来说在很多国家都不罕见,上海滩上自然少不了一众从黑麦、波本到单一麦芽都有馆藏的专门酒吧。比起饮酒作乐,前来的客人似乎都带着一股子钻研品鉴的学术精神。这一较真的劲儿最近也被其他酒类的爱好者给 偷师了去,在沪上开出了一家家讲究的单一酒类专门店,惹得酒业一片百家争鸣的奇象。从香槟吧,到宾治酒酒吧,到汽酒酒廊, 再到五花八门的精酿啤酒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上海找不到。其中自然就有走极端的存在,比如晚八点之前就关门的 Rakia Bar。Rakia 是塞尔维亚的国酒,一种巴尔干半岛产的水果蒸馏酒。不同口味、色调的拉基亚封装在近似锥形瓶形状的玻璃酒瓶里,被整齐有序地码在白墙壁上,以供来客试味。性冷淡的气息带着点化学实验室的学术感扑面而来,让人即刻就能感觉得出店主对这冷门酒种的狂热迷恋。另一种极端则以馆藏品类之多闻名上海,据说Brew Bear精酿啤酒屋的藏酒量超过1000种,而在中外圈子内都有名的啤酒阿姨(曾经的海富便利店)则贩售来自世界各地超过1200 种的啤酒。比之一间简单消遣娱乐的酒吧,这些酒精发烧友的店更像是一座塞满奇珍异宝的另类博物馆。


blqj1.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