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巴伦夏加:廓形大师 下篇

王烨昇 2018-12-01 16:43

“20年来,巴伦夏加几乎预言到了在时装廓形上的每一个重大变革。”曾经的美国版《时尚》杂志主编黛安娜·芙俪兰德这样评论巴伦夏加。


最近,英国的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开始了时装展《巴伦夏加:给时装以轮廓》。克里斯托巴尔·巴伦夏加这位时装史上的大师名副其实,他设计的服装有着雕塑般品质、娴熟运用布料的手艺以及对于色彩和织物梦幻般的运用。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革新了女性时装的廓形。这种革新基于诸多时装原型,从19世纪的裙装到日式和服等,都在其考虑之列,对于后世影响很深,直到现在,这些极富开创力的廓形依然影响广泛。正是在这段时期,他设计了宽松束腰、布袋状和直筒连衣裙等诸多廓形,迄今仍然是时装重要的设计参考。借着这次展览的机会,我们详细回顾一下巴伦夏加的经典作品,一探这位时装设计史上巨擘的独特匠心。

版面 1.jpg

超现实主义

巴伦夏加设计的特点不仅在于面料以及剪裁中的技巧,还在于他后期产生的一些意识形态上的创新。1962年,他设计于西班牙的“螺纹帽”充分表达了这一点。事实上,他出品的帽子在当时的巴黎已经算得上是精致复杂的手艺品了,到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它们的设计开始变得极富超现实主义的意味,在比例、外形和非常规材料上玩味。当时其他时装定制人基本将帽子订单外包,但巴伦夏加却坚持自己完成。他在巴黎的时装屋设有两间工坊,专们从事女帽制作。虽然他本人不直接设计女帽,但依然和工坊里的设计师们保持紧密沟通。他们之中有大名鼎鼎的法俄混血女帽设计师乌拉德吉奥·达坦维尔和后来的西班牙人拉蒙·艾斯帕扎,设计风格均把巴伦夏加这种当时前卫的理念发展了下去。

在巴伦夏加50年设计生涯的末期,他对于廓形和面料的实践最后延伸到了时装整体的抽象化上。因此,这种概念出现在了他另一件惊人的作品上。1967年他设计了一条透明丝织鸡尾酒会裙,后来在时装史上被称作“信封裙”。这件晚装裙设计于他退休前一年,恰恰再次证明了他在上世纪60年代时装业里的标志性地位。

不过,虽然这件作品在当时的时装杂志上备受追捧,但是实际上由于设计中的非实穿性,最后售卖成绩不佳。据说,有位客人发现穿着它没法上洗手间,最后选择退货。然而,这种整体设计的抽象化在20世纪里俯拾皆是。时至如今,它依旧能在诸如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英国设计师侯塞因·卡拉扬和荷兰设计师艾里斯·范·荷本的作品中看到。

版面 2.jpg

翻新经典与隐秘的繁复主义

巴伦夏加曾经设计的一件基于短款斗牛士外套的晚装夹克(常被称为“星光外套”)就把经典传统中原为男性穿着的服装款式改为女性款,穿在晚装长裙的外面。同样,隐藏在简约下的复杂工艺也成为了他这一时期设计风格的标志。

比如他设计的T字和服式外套,他在袖子内部装置了隐藏的缎带用以把褶皱固定到位,在整体上形成层叠的视觉流畅感。《时尚》杂志把它评为“罗马托加长袍所能呈现出的最为直接的雕塑般美感”。


大师风范在时装设计业上的影响

巴伦夏加对时装业的影响还体现在他对其他时装设计师的影响。事实上,很多当代著名的时装设计师都曾经是他的学徒、手绘员。比如,当代著名设计师帕克·瑞班就恰巧是巴伦夏加在圣塞巴斯蒂安工作时手下首席女裁缝的儿子。瑞班学过建筑,大学期间兼学时装配饰设计。巴伦夏加是瑞班早期的资助者,他们在工作中也互相分享关于材料和廓形的实验。在这件作品里,原本单纯的针线手工和传统的服装制作手艺不再是亮点,取而代之的是制作者的心思和珠宝的运用工艺。瑞班是20世纪60年代试验性时装的领导者,经常喜欢运用在当时标新立异的材料,比如塑料、金属和皮革等等。

版面 3.jpg

当代美国已故著名时装大师奥斯卡·德·拉·润塔在1950年末期也曾经在巴伦夏加马德里的艾萨时装屋担任手绘员。这段经历对润塔而言意义非凡,不亚于他在巴黎的学徒生涯,因为他后来自己在纽约时对服装所采用的高标准正是来源于此。这件作品上的印花元素在巴伦夏加设计的作品中也经常出现,同时也是润塔去世前最后一个系列中的一件。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