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意大利的视觉回忆——上篇

王烨昇 2018-04-11 09:51

日前,意大利佛罗伦萨的Salvatore Ferragamo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Ferragamo重返之旅》的主题展览。

这场展览呈现的是1920年代意大利的风情,策展人卡洛·茜茜与学术委员会携手合作,以品牌创始人菲拉格慕(Ferragamo)那次横渡大西洋的重返之旅为灵感,在布景师莫里奇奥·巴洛的呈现下,以菲拉格慕的视角,揭示20世纪意大利的视觉文化,回顾那些曾他创作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的艺术主题与作品,以及二战后期至法西斯政权统治前夕的文化与社会情况。

同时,该时期曾孕育了无数设计灵感与艺术创作,让不受世俗观念羁绊、思路开阔的艺术家得以自由发挥创意。


1号展厅 重返意大利

展览以位于1号展厅开始。

展厅1号场景 1.jpg

展厅1号场景 2.jpg

1号展厅的场景

由Navigazione Generale Italiana公司最大客轮之一——“罗马号”的历史资料拉开展览序幕,菲拉格慕当年正是乘坐这艘豪华客轮返回故乡意大利。

1 The ocean liner Roma at sea-1927 Courtesy Collezione Paolo Piccione, Genova.jpg

1927年,罗马号在海上(Courtesy Collezione Paolo Piccione, Genova)

展厅陈列着多幅摄影作品,记录客轮内精美客房与奢华生活方式,以此为灵感揭开横渡大西洋之旅的主题,并贯穿本次展览。展厅内还陈列记录客轮豪华气派的宣传手册及室内设计图。

左:罗马号1932年头等舱的广告宣传册画面(Courtesy Collezione Paolo Piccione, Genova);右:罗马号的行李标签(Courtesy Collezione Paolo Piccione, Genova).jpg

左:罗马号1932年头等舱的广告宣传册画面 右:罗马号的行李标签

(均为Courtesy Collezione Paolo Piccione, Genova)

展厅中央的视频装置,播放着他年轻时在故乡的生活影像、长大后在美国电影行业的从业经历,以及他在好莱坞大获成功的不少新闻报道。

左:Salvatore Ferragamo 1920的肖像(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中:Joan Crawford在Ferragamo当时的好莱坞店铺里(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右:Salvatore Ferragamo 1927摄于罗马号甲板上(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的副本.jpg

左:菲拉格慕1920年的肖像

中:美国演员琼·克劳福(1959年丈夫去世后,其继承夫业成为百事可乐公司女董事)在Ferragamo当时的好莱坞店铺里

右:菲拉格慕1927年摄于罗马号甲板上

(均为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此外,展厅内还展出他重返意大利时的旅行文件、美国公民身份证明、他在该时期设计的经典鞋履款式以及为小电影明星特别定制的鞋履,均十分珍贵。

第一批鞋子作品.jpg

左:1925年,“Closed Shoe”鞋履,鞋领和后跟处以“扇形”主题的麂皮表材质覆盖表面,浪花形条纹装饰,根据图像档案现代复刻

中:1927年-1930年之间, “Labirinto” Pump鞋,仔皮面以“迷宫”几何主题装饰以螺纹刺绣

右:1930年,刺绣丝缎,装饰以“Tavarnelle”(意大利托斯卡纳一地名)蕾丝,仔皮面

(均为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

左:1926年,“Autumn”鞋履,表面是手工绘制的植物主题亚麻材质,现代复刻品(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右:1926年,“The Star”鞋履,麂皮踝带,莱茵石星光主题,现代复刻品(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jpg

左:1926年,“Autumn”鞋履,表面是手工绘制的植物主题亚麻材质,现代复刻品

右:1926年,“The Star”鞋履,麂皮踝带,莱茵石星光主题,现代复刻品

(均为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

未命名-10.jpg

左:1929年,牛津鞋,仔皮表面以不对称蜥蜴皮装饰,原属阿勒桑德拉·德拉·盖拉德斯卡·斯帕勒提女伯爵

右:1930年,系带鞋,丝缎和仔皮制成,镀金黄铜后跟,脚踝处有金银装饰系带,原属斯帕勒提女伯爵

(均为Firenze,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

展厅内还陈列意大利未来主义画家皮珀·里索的一幅画作,画面上是一名现代旅人正满怀期待地迎接全新旅程,象征着Ferragamo前往美国、由美国返回意大利的两次重要旅程;而另一件作品,则是意大利画家米诺·马卡里的《平静的生活》,以写有“意大利”字样的盒子寓意未来意大利手工艺品远销海外的美好图景。

左:意大利画家Mino Maccari 1926年所作的帆布油画《静物》(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右:意大利未来主义画家Pippo Rizzo 1929年所作帆布油画《远行者》( Palermo, Galleria d’Arte Moderna “Empedocle Restivo”).jpg

左:米诺·马卡里,《静物》,1926年,帆布油画(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

右:皮珀·里索,《远行者》,1929年,帆布油画( Palermo, Galleria d’Arte Moderna “Empedocle Restivo”)

2号展厅 20世纪的佛罗伦萨

走进2号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二十世纪众多艺术家的杰出画作。

ROOM 2 – TWENTIETH-CENTURY FLORENCE.jpg

2号展厅的场景

乔凡尼·蔻拉齐基、艾吉斯托·费洛尼、约翰·巴尔德温、吉赛普·皮翁邦提·阿曼那提和奥托那·罗塞等艺术家以风格各异的笔触,栩栩如生地描画出了佛罗伦萨的迷人风情。

左:乔凡尼·蔻拉齐基1925年所作帆布油画《圣·节瓦西奥的工厂》(Firenze, Collezione privata, Foto Arrigo Coppitz)右:乔凡尼·蔻拉齐基1922年所作帆布油画《 圣塔·却尼塔广场 》(Firenze, Collezion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jpg

左:乔凡尼·蔻拉齐基,《圣·节瓦西奥的工厂》,1925年,帆布油画(Firenze, Collezione privata, Foto Arrigo Coppitz)

右:乔凡尼·蔻拉齐基,《 圣塔·却尼塔广场 》,1922年,帆布油画(Firenze, Collezione Ferragamo, Foto Arrigo Coppitz)

约翰·巴尔德温1935年所作帆布油画《新圣塔·玛丽亚站》(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jpg

约翰·巴尔德温,《新圣塔·玛丽亚站》,1935年,帆布油画(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

左:基多·费洛尼1920年所作帆布油画《旋转木马》(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右:吉赛普·皮翁邦提·阿曼那提1925年所作硬纸板蛋彩画《圣·却尼塔大桥》(Courtesy 800:900 Artstudio, Livorno-Lucca, Foto Arrigo Coppitz).jpg

左:基多·费洛尼,《旋转木马》,1920年,帆布油画(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

右:吉赛普·皮翁邦提·阿曼那提,《圣·却尼塔大桥》,1925年,硬纸板蛋彩画(Courtesy 800/900 Artstudio, Livorno-Lucca, Foto Arrigo Coppitz)

其中,罗塞的画作尤其值得关注。当时还是年轻画家的他,以灵动画笔重现了15世纪和平安宁的佛罗伦萨,完美诠释《Solaria》杂志描述的独特文化氛围。艺术、文学、音乐乃至电影,都成为了当时人们热衷讨论的话题。

奥托耐·罗塞1922年所作帆布油画《卡米耐广场》(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jpg

奥托耐·罗塞,《卡米耐广场》,1922年,帆布油画(Gabinetto fotografico del Polo Museale Regionale della Toscana)

这正是菲拉格慕所生活的佛罗伦萨。此外,罗塞的作品还原了这座城市的建筑风貌与城市发展,以及其能够吸引众多修养良好的旅客多次前来的独特魅力。展厅中央播放了菲拉格慕回到佛罗伦萨后制作的电影短片,这也是关于20世纪佛罗伦萨罕见的记录。


3号展厅 意大利民间与装饰艺术

3号展厅的主题为民间与地方艺术,这一艺术引领意大利当代装饰艺术走向复兴。

1.ROOM 3 – FOLKLORE AND THE DECORATIVE ARTS IN ITALY.jpg

3号展厅的场景

展厅内首先展示的是1911年罗马民族时装秀(Ethnography Show)的作品,其中部分服饰由意大利各地区收集而来,在时装秀上统一展示。

3.ROOM 3 – FOLKLORE AND THE DECORATIVE ARTS IN ITALY.jpg

3号展厅的场景

展厅内还陈列了许多精美别致的艺术品,包括费德里克·梅里斯创作的撒丁陶瓷作品、杜伊里奥·堪贝罗提创作的罗马风格艺术品、来自意大利三威尼托地区的维托里奥·瑟金的华丽艺术品,以及佛图那托·德佩罗的未来派作品。

左:费德里克·梅里斯,1927年,胡桃木餐具橱,装饰有画作陶瓷片(Courtesy Wolfsoniana, Palazzo, Ducale Fondazione per la Cultura, Foto Arrigo Coppitz)右:费德里克·梅里斯1927年所作上釉陶器——双耳细颈椭圆土罐(Urbania (PU), Musei Civici del Palazzo, Ducale, Foto Arrigo Coppitz).jpg

左:费德里克·梅里斯,胡桃木餐具橱,装饰有画作陶瓷片,1927年,(Courtesy Wolfsoniana, Palazzo, Ducale Fondazione per la Cultura, Foto Arrigo Coppitz)

右:费德里克·梅里斯,上釉陶器——双耳细颈椭圆土罐,1927年(Urbania (PU), Musei Civici del Palazzo, Ducale, Foto Arrigo Coppitz)


左:艾蒂娜·阿尔塔拉,1930年,彩漆釉瓦瓷画,装配于雕刻木质框架中,《撒丁岛的女人》(Courtesy Wolfsoniana, Palazzo, Ducale Fondazione per la Cultura, Genova)右:艾蒂娜·阿尔塔拉,1919年,拼贴画(Courtesy MAN 2017, Nuoro).jpg

左:艾蒂娜·阿尔塔拉,《撒丁岛的女人》,1930年,装配于雕刻木质框架中的彩漆釉瓦瓷画

(Courtesy Wolfsoniana, Palazzo, Ducale Fondazione per la Cultura, Genova)

右:艾蒂娜·阿尔塔拉,《新娘》,1919年,彩纸拼贴画(Courtesy MAN 2017, Nuoro)

这些实用艺术作品自1923年起,便在Monza Biennale博览会上和全球各地展出。

左:杜伊利欧·坎贝洛提,《婚礼妆奁箱》,1923年,胡桃木与熟铁,镶嵌工艺由玛祖盖提,1923年在第一届意大利蒙扎双年节上展出(Courtesy Sergio Amici, Piacenza)右:童那·斯康诺,《女子》,1928年,帆布油画(Courtesy MAN 2017, Nuoro).jpg

左:杜伊里奥·堪贝罗,《婚礼妆奁箱》,1923年,胡桃木与熟铁,镶嵌工艺由玛祖盖提,1923年在第一届意大利蒙扎双年节上展出(Courtesy Sergio Amici, Piacenza)

右:童那·斯康诺,《女子》,1928年,帆布油画(Courtesy MAN 2017, Nuoro)

多种多样的艺术活动,共同推动以地方特色主义和民族文化认同感为基础的经典理念“意大利制造”进一步发展,进而形成意大利独一无二的时尚风格。

左:杜伊利欧·坎贝洛提,指饰托碗,1920年,陶瓦(Roma, Archivio dell’Opera di Duilio Cambellotti)右:罗贝托·罗塞提,《年轻女子脸部彩绘盘》,彩色釉漆陶瓦(Faenza (RA), MIC, MIC Museo Internazionale delle Ceramiche, Faenza).jpg

左:杜伊利欧·坎贝洛提,指饰托碗,1920年,陶瓦(Roma, Archivio dell’Opera di Duilio Cambellotti)

右:罗贝托·罗塞提,《年轻女子脸部彩绘盘》,1926年,彩色釉漆陶瓦(Faenza (RA), MIC, MIC Museo Internazionale delle Ceramiche, Faenza)

未命名-12.jpg

左:维托里奥·瑟金,《三位女子》,1919年,织锦(Padova, Collezione privata, Foto Arrigo Coppitz)

中:维托里奥·瑟金,水母,1919年-1923年间,丝缎刺绣织锦(Courtesy Collezione privata, Venezia)

右:维托里奥·瑟金,修道贞女碗,1919年,透明彩饰玻璃贴片术,(Gardone Riviera (BS), Fondazione il Vittoriale degli Italiani – Archivio Iconografico)

左:佛图纳托·德佩罗,《齐奥齐亚里亚的农妇》,1919年,帆布油画(Courtesy © 1999-2017 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右:佛图纳托·德佩罗,《那不勒斯的马车,塔朗泰拉地区》,1918年,帆布油画(© MART–Archivio Fotografico e Mediateca, Trento e Rovereto).jpg

左:佛图纳托·德佩罗,《齐奥齐亚里亚的农妇》,1919年,帆布油画(Courtesy © 1999-2017 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

右:佛图纳托·德佩罗,《那不勒斯的马车,塔朗泰拉地区》,1918年,帆布油画(© MART–Archivio Fotografico e Mediateca, Trento e Rovereto)

左:阿尔弗雷多·戛乌洛·阿姆波罗西,《戛尔达湖上的船》,1922年(Courtesy © 2017 Fondazione Massimo e Sonia Cirulli, San Lazzaro di Savena, Bologna)右:41 梅尔齐奥勒·梅利斯,《来自博诺的少女,萨丁式的微笑》,1926年,瓷瓦,1927年在第三届蒙扎双年展上展出(Courtesy MAN 2017, Nuoro)Biennal, 1927-Courtesy MAN 2017, Nuoro.jpg

左:阿尔弗雷多·戛乌洛·阿姆波罗西,《戛尔达湖上的船》,1922年(Courtesy © 2017 Fondazione Massimo e Sonia Cirulli, San Lazzaro di Savena, Bologna)

右:梅尔齐奥勒·梅利斯,《来自博诺的少女,萨丁式的微笑》,1926年,瓷瓦,1927年在第三届蒙扎双年展上展出(Courtesy MAN 2017, Nuoro)Biennal, 1927-Courtesy MAN 2017, Nuoro)

30 尼诺·西格练提,《穿着撒丁服装的年轻女子》,1927年,意大利花饰陶瓦片(Roma, Collezione privata, Foto Arrigo Coppitz).jpg

尼诺·西格练提,《穿着撒丁服装的年轻女子》,1927年,意大利花饰陶瓦片(Roma, Collezione privata, Foto Arrigo Coppitz)

4号展厅 意大利女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女性迎来了全面解放。她们摆脱了母亲角色的束缚,不再是法西斯制度下遭受压迫的女工;她们在社会中崭露头角,出入文艺圈,并参与各类节日庆典和体育活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魅力尤物”(femme fatale)这一观念出现后,走向高峰的女性解放推动了全新的时代潮流。

未命名-2.jpg

4号展厅的场景

4号展厅有大量陈列空间,展示女性衣橱及画作。衣橱中的各类服装可于日间、晚间不同场合穿着,而画作则表现了著名女性的居家场景。

1.ROOM 4 – ITALIAN WOMEN.jpg

4号展厅的场景

此外,本展厅展品还包括女性艺术家、摄影师、作家、演员及政治家的肖像摄影作品,她们在各自领域均具有深远影响力,如马尔济斯·路易萨·卡萨提、马尔赫丽塔·萨法提、艾尔玛·菲多拉、乌兹姐妹、艾蒂娜·爱尔塔拉、帕奥拉·波波尼等。

未命名-8.jpg

从左至右

玛丽亚·莫纳齐·戛棱戛,斗篷,1925,镂空印花天鹅绒,丝缎,以木刻版印刷上金属颜料(Prato, Museo del Tessuto, Foto Arrigo Coppitz)

巴黎裁缝的作品,晚间长外衣,1925,双绉,玻璃珠刺绣装饰(Prato, Museo del Tessuto, Foto Arrigo Coppitz)

外套,1926年,双绉,珠饰带(Roma, Collezione Enrico Quinto e Paolo Tinarelli, Foto Arrigo Coppitz)

连衣裙,1924-1925年,双绉,接缝以饰带装饰(Roma, Collezione Enrico Quinto e Paolo Tinarelli,Foto Arrigo Coppitz)

左:齐普里亚诺·艾费西奥,《尤物》,1927年,帆布油画(Courtesy Fondazione Oppo, Roma)右:齐普里亚诺·艾费西奥·奥普,《在壁橱前的女子》,1925年,木质油画(Courtesy Collezione Pigmi Oppo, Roma).jpg

左:齐普里亚诺·艾费西奥·奥普,《尤物》,1927年,帆布油画(Courtesy Fondazione Oppo, Roma)

右:齐普里亚诺·艾费西奥·奥普,《在壁橱前的女子》,1925年,木质油画(Courtesy Collezione Pigmi Oppo, Roma)

左:48 里卡多·托塔,《梳妆台和披肩》,1923年,帆布油画(Courtesy Archivio Pinacoteca Metropolitana di Bari “Corrado Giaquinto”)右:阿尔贝托·马提尼,《演奏中的女侯爵》,1931年,硬纸板油画(Courtesy Collezione F.G., Foto Matteo Zarbo).jpg

左:里卡多·托塔,《梳妆台和披肩》,1923年,帆布油画(Courtesy Archivio Pinacoteca Metropolitana di Bari “Corrado Giaquinto”)

右:阿尔贝托·马提尼,《演奏中的女侯爵》,1931年,硬纸板油画(Courtesy Collezione F.G., Foto Matteo Zarbo)

左:《意大利画家比切·拉扎里在她的工作室里》(Courtesy Archivio Bice Lazzari)右:摄影家马里奥·奴耐斯·维斯镜头下的艺术家阿玛利亚·古格利耶米耐提(ICCD, Fondo Nunes Vais, Roma).jpg

左:《意大利画家比切·拉扎里在她的工作室里》(Courtesy Archivio Bice Lazzari)

右:摄影家马里奥·奴耐斯·维斯镜头下的艺术家阿玛利亚·古格利耶米耐提(ICCD, Fondo Nunes Vais, Roma)

左:莫西·利未,《海滩》1920年,帆布油画(Courtesy Società di Belle Arti, Viareggio (LU))右:《银色的宁静——阿尔玛·费多拉肖像画》,1922年,帆布油画(Courtesy Galleria d’Arte Moderna, Genova).jpg

左:莫西·利未,《海滩》1920年,帆布油画(Courtesy Società di Belle Arti, Viareggio (LU))

右:《银色的宁静——阿尔玛·费多拉肖像画》,1922年,帆布油画(Courtesy Galleria d’Arte Moderna, Genova)

左:圣塔克洛切工作室,舞蹈家吉安妮娜·倩西,《飞空之舞10》,1931年,倩西的服装由艺术家安里科・普兰波利尼设计(© MART–Archivio Fotografico e Mediateca, Trento e Rovereto)右:59 摄影师吉塔·卡勒尔镜头下的意大利作家、记者和艺术家玛格赫利塔·萨法提,1930年代早期(Archivio G.B.B. : Agenzia Contrasto).jpg

左:圣塔克洛切工作室,舞蹈家吉安妮娜·倩西,《飞空之舞10》,1931年,倩西的服装由艺术家安里科・普兰波利尼设计(© MART–Archivio Fotografico e Mediateca, Trento e Rovereto)

右:摄影师吉塔·卡勒尔镜头下的意大利作家、记者和艺术家玛格赫利塔·萨法提,1930年代早期(Archivio G.B.B. / Agenzia Contrasto)

左:艺术家艾蒂娜·爱尔塔拉肖像照(Courtesy Archivio Tomasi, Milano)右:影师万达·伍兹镜头下的艺术家阿妮塔·皮通妮(Firenze, Raccolte Museali Fratelli Alinari).jpg

左:艺术家艾蒂娜·爱尔塔拉肖像照(Courtesy Archivio Tomasi, Milano)

右:影师万达·伍兹镜头下的艺术家阿妮塔·皮通妮(Firenze, Raccolte Museali Fratelli Alinari)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