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意大利的视觉回忆——下篇

王烨昇 2018-04-11 09:51

在这个专题的上篇中,我们介绍了自菲拉格慕在1927年回到意大利之后,这个他所生活的国度,初期的一些视觉艺术现象。如上篇所提,这一时期的内容丰富繁多,因此这个展览的展厅多达八间,除了该时期的服装与面料、精美艺术品、摄影作品以及广告之外,还呈现了马卡里(Maccari)、马尔蒂尼(Martini)、塔亚忒(Thayaht)、奇奥·彭迪(Gio Ponti)、罗塞(Rosai)、德普罗(Depero)以及其他艺术家的众多作品。展览的内容包罗万象,仿佛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随着章节的展开,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菲拉格慕的传奇故事。


二十年代“百花齐放”

5号展厅延续2号展厅的主题,陈列了二十年代佛罗伦萨的各类精美艺术品。精湛的手工艺、丰富多样的材质和形形色色的装饰性图案,将特色与艺术表现力完美融合,恰如Ferragamo的鞋履作品一般。本展厅展品包括Gio Ponti为Richard-Ginori品牌精心设计的花瓶、Carlo Scarpa为Cappellin佛罗伦萨门店展示橱窗创作的画作、Cantagalli的艺术作品、Lisio的面料、Thayaht设计的家具作品等。这些艺术品在传统元素中融入实用性与当代风格,彰显别具一格的时尚潮流。


1523327166653535.jpg


此外,佛罗伦萨还致力于在艺术机构乃至全社会推动“姐妹艺术”的合作。以著名雕塑家Libero Andreotti为例,年轻艺术家们在与他合作之后,响应国内大量项目涌现的时代号召,投身于不同艺术项目及作品创作,并由此获得《Domus》杂志封面报道之荣。


意大利家居设计

1920年至1930年,室内外家居设计逐渐发展,为50年代“意大利制造”的艺术风格打下坚实基础。艺术家们以此探索建筑艺术整体设计理念,并将所有艺术形式完美结合,呈现别具风格的作品。

展厅中的视频装置播放的影像资料,记录了当时三种不同房屋设计风格:Balla与Depero的艺术风格、Gio Pont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以及Terragni与Gruppo 7的理性风格。其中,最后一种房屋也被称为“电力屋”,于1930年在蒙扎首次亮相,屋内物品与设计理念均令人耳目一新。

此外,视频还展示了来自佛罗伦萨大学建筑学院的青年学生重新创作的当代建筑规划图,以全新角度审视传统(尤其是意大利生产领域的精湛工艺)、现代风格以及技术创新机遇之间的关系,探索具有前瞻性的崭新生活理念。这一作品提出实用可行的设计方案,生动诠释未来生活方式与创新科技应用。


1523327202512805.jpg


形体艺术

7号展厅通过未来派与立体主义对人体的解构与重组,展现了变幻多样的形体艺术。这一主题同时也象征着“时尚潮流的回归”,展品结合高端服饰与精美饰品,以舞蹈、运动、解剖学研究、测量工艺等不同形式呈现女性的形体之美。


1523327232703565.jpg


身体文化在当时社会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人们愈加重视身心健康,积极参与体育运动,尤其是舞蹈。此外,按摩、美容、整形手术也受到更多关注。展厅中陈列了大量杂志与专题文章,记录当时的测量工艺对时尚界和Salvatore Ferragamo作品的重要性——这也是Ferragamo打造完美鞋履款式的关键要素之一。同时,关于形体的艺术,博物馆之前的“平衡Equilibrium ”展览中也探讨过相关的话题,从制鞋的艺术、人体的平衡谈论到人的形体艺术。


身体美学

8号展厅探讨了二十年代“独白文化”(Novecento)的重要主题,将身体视作运动美感的载体。展厅中众多经典艺术品通过形式各异的肖像研究,诠释了身体美学机理,作品涵盖先锋派、形而上学派,直至时尚发展早期的作品,共同展现了当时最新的体形观念,强调四肢协调、运动与平衡定律所营造的视觉美感。展示作品包括Dario Viterbo、Alimondo Ciampi、Giacomo Balla的舞蹈肖像,Thayaht(本名Ernesto Michahelles)、Francesco Messina与Umberto Primo Conti的运动肖像,以及Mario Broglio与RAM(Ruggero Alfredo Michahelles)以美丽海洋生物作为背景、彰显“太阳时尚”(moda solare)理念的作品,此外还有Fillia、Mino Rosso、Depero与Luciano Baldessari的作品,体现了人体模特和机械人体发展过程中的抽象本质。


1523327258567929.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