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大道至简 返归自然

桐庐云夕戴家山乡土艺术设计酒店中国当代著名建筑师,张雷联合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兼总建筑师,张雷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从塔基一步步稳健迈上中国建筑界塔尖的上升曲线,也反映了“中国设计”从蓄力到崛起的过程。

作者/编辑:封璟

 

 

zhanglei

 

衬衫,长发披肩,酷感十足的墨镜,张雷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导演王家卫;如果添一把吉他的话,又让人联想起上世纪90年代长发飘飘的歌手汪峰。

张雷1964年出生于江苏南通,和王澍师出同门,上世纪80年代二人曾在东南大学同窗多年,然而建筑风格却大相径庭。喜欢穿中式长袍、戴丝边眼镜的王澍先生,其建筑作品一望可见厚厚满满的中国山水人文气质,青瓦、竹条等建筑材料几乎成了王澍的风格标签。蓄长发戴墨镜的张雷先生,作品外观则呈现出中西合璧的理性、简约,干净的线条和立面一如他的外形一般“酷”,对建筑材料的使用不拘一格,与自然环境和人文风物的关联暗藏不表。

这也许和二人后来受到的不同教育及筑造思想相关。从东南大学获取本科及硕士学历后,张雷在上世纪90年代前往瑞士苏黎世高工建筑系深造,王澍则一直留在了国内。中国建筑界海归一派与本土一派的作品差异,或许也可见一斑。

在瑞士学成归国后,从2000年起,张雷凭借混凝土缝之宅、诗人住宅、方力均美术馆、扬州三间院、南京河西万景园教堂等多个代表性项目在国内外建筑界崭露头脚。张雷建筑工作室曾入选美国《建筑实录》评选的“2008年全球十家设计先锋”事务所,这是国内极少数建筑师能够获得的荣誉;2009年他又获选英国ICON杂志“全球20位最有未来影响力的青年建筑师”。

 

 

他以往的作品总给人一种特殊印象,执着地采用质朴的地方材料,去表达抽象的现代建筑空间和内在精神,从中可窥见他“基本建筑”的筑宅理念:因地制宜,崇尚形式的简约及与环境的协调,以普通的材料和通用的方法回应复杂的使用要求,从普通素材中发掘具有感染力的组织关系。

 

15 inside top-low06 entrance night

在代表作高淳“诗人住宅”中,他大量使用了红砖,因为项目附近正有烧制红砖的砖窑,筑宅成本十分节俭;对大量红砖进行立体主义式的抽象编织,使得“诗人住宅”呈现出强大的视觉张力。在南京河西万景园教堂中,他有别于传统石材教堂,采用最常见的木结构与钢结构结合,屋顶结构则运用了最“便宜”的材料自然光,为整个空间增添了表现力。“设计就是解决问题,我喜欢简单粗暴直接了当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最小的改变获取最大的价值。”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他简洁明了的语言风格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当众多建筑师试图在城市地标项目中树立个人风格标签时,张雷却悄无声息地走向了另一个方向。近几年,他远离喧嚣都市,走进浙江桐庐的一所古村落里,在颓萎的明清老宅中和当地人打起了交道。这处距杭州约半小时车程的深澳古村有着1900年的历史,村中有四十多幢保存完好的明、清楼堂古建筑。张雷以其中的一座清末古宅“景松堂”为主体,结合周边民居改造更新。过程中他似乎忘记了自我,忘记了风格,经常手拿着图纸和村民们肩并肩站在老屋的檐下,聆听他们对着改造图说长道短,加加减减。

 

去年秋,张雷在桐庐主持设计的这处“云夕深澳里”乡土建造项目落成,保留传统建筑的基本格局和精美木雕,造就舒适现代的内部空间。改建后的空间包含了对村民开放的社区图书馆、咖啡馆、餐厅和客栈,还设有乡土文化展示空间、地域文创产品商店等多种业态。

一处几近颓萎的古宅成为整个村子的灵魂!它鲜有当代著名建筑师的风格标签,更像江南古村落一张温暖的乡土文化名片,盛满了浓浓的人情和文脉,将乡村的历史和未来自然地牵连。

“在这幢房子的改造中,我始终抑制自己的设计冲动,现在的景松堂看起来依旧古朴陈旧,似无变化,但这正是我所想要的,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硬拗出来的‘设计感’在此喧叫。作为建筑师,我在这里的作用就是让老房子变得好用,让传统的感觉得以保留。”

 

云夕深澳里

 

实际上,“云夕深澳里”项目正是张雷与南京大学可持续乡土建筑研究中心于桐庐县开展的“莪山实践”乡土建造活动的首个建成作品,回归乡土、再造乡村的举动中也涌动着中国建筑师的使命感、情怀和由此产生的价值感。虽然从业三十年来操作的大小项目无数,但是张雷却坦言,这个项目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做建筑师最大的梦想,是自己设计的房子能雅俗共赏,云夕深澳里落成后村里老少都非常喜欢,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贵在上海》:请问“云夕深澳里”对你个人而言,从情感上,从技术实现上,有什么特殊性?

张雷:情感上是希望通过积极参与乡村营建工作,对城市化快速过程中走向衰落的乡土聚落起到活化作用,保留故乡的美好记忆,乡村复兴在我看来是有效的途径,是由文化引领的。与其说是乡村需要城市,不如说是城市离不开乡村,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词叫做“故乡”。技术上是作为有职业修养和经验的建筑师,通过成功案例的示范性引领,探索文脉延续的有效途径,解决老房子好看容易好用不易的难题。

 

《贵在上海》:对比西方的建筑设计技术,您认为目前中国建筑设计整体水平处于什么位置?发展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张雷:在所有设计领域里甚至是各行各业中,中国建筑师都可以说是最有国际水准的,这从中国建筑师近年来所获国际权威奖项,并频频亮相国际一流建筑杂志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一批以高分录取建筑学专业的高智商学霸,并在长期和国际一流事务所的竞争中成长。设计水平的提高除了建筑师本身的努力外,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审美水准的提高,以及科学的决策机制。

 

《贵在上海》:你认为什么设计才是好的设计?

张雷:简单的复杂性,熟悉的陌生感。

 

jinjihu

 

《贵在上海》:你个人更喜欢设计哪种类型的项目?

张雷:项目的业主远比项目类型重要,因为项目的美学高度往往是业主的审美宽容度决定的。目前更喜欢定制酒店类项目,酒店似“情人”,空间和人的关联度极高,好的设计需要生活的历练和敏锐的感悟。

 

 

 

《贵在上海》:在酒店这类与当地文化民俗贴合度要求较高的项目设计上,中国设计师的优势在哪里?局限性又在哪里?

张雷:中国设计师的优势在于生长和生活在这一环境中,局限性也在于对自己身边的太过熟悉,缺乏国际视野和生活洞察力,当然还有短时间内高强度的工作。境外建筑师往往能得到更多的时间和更高的设计费,客观上也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