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蒋琼尔:爱生爱 美生美

陆勤 Emily Lu 2014-07-01 11:01

今年,对蒋琼耳和“上下”来说注定很特殊─中法建交50周年,她是第一批被提名为“中法50年50人”之一。3月与习主席共同出席巴黎国宴,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公共空间内通过“上下茶空间”展示中国当代生活到受邀参加法国国家装饰艺术博物馆策划的中国古董艺术展,她忙得不亦乐乎。


蒋琼耳.jpg


今年10月,淮海路嵩山路的拐角,由上世纪20年代老建筑改建的“SHANGXIA Maison”也即将开幕。这幢曾经的法租界警局大楼被打造成全新的“上下”体验店,拥有1500多平米的空间,与之前仅有百来平米的上海、北京、巴黎旗舰店相比,成为大而美的里程碑项目,着实令人万分期待。

蒋琼耳一直强调,“上下”不缺机遇,唯缺时间。可能是几十年,也可能是上百年。她说不准,她只确定自己走的是条光明大道。关于未来,她坦然而耐心:“人总是被自己局限。我们需要足够的智慧,了解自己的不完美,并不断做得更好。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天高地厚,那不行。”

1544498848711198.jpg

传承:是难题但也是幸运


“传承和创新之间没有矛盾。”蒋琼耳用肯定的口吻说,“当你通过设计、创造,以一种新的形式去继承传统的精神、气质和美学时,这样就不矛盾。”她的设计通过第二次演绎,将古今共通的造物精华给予当代生活,加以精湛的手工技艺和优良的品质。

而这一切,都与文化有关。传承五千年的文化,并在此基础上创新—这厚重的社会责任感超越商业运作,这一点在“上下”诞生那天就决定了。在蒋琼耳看来,如果有一天商业利益实现,那是“上下”终将得到的礼物。只是,这枚礼物,可能会来得较晚。“国内手工艺人的生存环境恶劣到不可思议。三至十人的作坊,没有科学管理,更别说有意识的师徒培养。他们会在下午三点就停止一天的工作,原因是光线太暗。”说到这里,蒋琼耳顿了顿,然后继续道:“所以我们不可能光谈创新,而要努力为匠人们创造条件,帮他们想办法,保证顶级的传统工艺得到可持续发展。”她还告诉《贵在上海》,自己与那些作坊的老老少少关系都很亲密,甚至会被要求帮助处理他们的家事。提到这点,她又欢快地笑了:“其实我们的项目,正是关于人性与人类的项目。”

尽管为手工艺人们建立一个健康有序的成熟制度是个大难题,可能要花上几十年,但蒋琼耳觉得自己能够从事这份事业,也是种幸运。她坚持让“上下”有节奏地、一步步发展,不疾不徐。

龙珠 游龙1.jpg


人之爱: 肤浅的日子没有意义


“关于生活的艺术都是一个人所认同的哲学体系的反映。但古今中外的人类之间,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对爱与美的追求,无关年龄,无关国界。”蒋琼耳对哲学颇有研究,并对“生活的艺术”思考了很多。身为“上下”的CEO与艺术设计总监,她要面对很多人,但她始终保证自己以积极阳光的一面示人。你在她身上能看到和谐与平衡。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她说是爱。“你不需要动用自己的逻辑思维去寻找平衡。平衡没有公式,你要做的只是倾听内心。唯一的秘密就是爱,非常简单”。

在“上下”成立伊始,蒋琼耳邀请隈研吾为自己设计品牌的所有空间,她说:“我当时寻找的不止是一位建筑师,而是一位哲学家。我们的法国摄影师Paolo Roversi也一样。我与他们见面、交流,耐心地分享各自的梦想,去了解彼此。”最终,隈研吾和保罗都视“上下”为“爱”的项目,而不单是一个商业项目。

与众不同的还有蒋琼耳与“上下”内部设计团队的相处之道。“我不需要管理我的设计团队,我只是不断启发他们找到灵感。”如何启发他们?同样,她有创意十足的方式。但她最强调的一点依然是:“当你对别人真心关爱,你就会懂得怎么与他们相处,而这同时也是对你自己最好的方式。”比如,她总是在思索怎么做才能帮助自己的团队成员更好地发现自己的天分,并激励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人与人之间差异很大,交流多多益善。”

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呢?蒋琼耳说她常会在任何一个普通的日子里为家人备一份礼物相赠,造一场小惊喜,“那些商业化的肤浅的日子没有意义。爱着我的这些人一直陪伴着我,他们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每一天都是爱的纪念日,不必去等所谓的‘节日’才给自己理由送上礼物。”



大天地胡桃木博古架1.jpg

物之美: 永恒而经典的生活艺术品


“永恒的器物往往纯粹、简单、轻盈,同时功能强大,一直被需要,从未被淘汰。”在蒋琼耳看来,明代家具、汉服、宋器都是不过时的设计,依然被无数当代家庭所用,为每个当代人所欣赏;也正是这三种古代器物的永久魅力,给予了“上下”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蒋琼耳说:“我们一直在思考,站在五千年的文化基石之上,怎么将厚重的历史迁移进当代人的生活?这一点很难。因为我们不做时尚、不赶潮流,只想以极简的设计形式,创造一种永恒而经典的风格。”

“上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做到了,哪怕脚步徐徐,也坚持每年推出新品,不急于求成,只是展示在店铺里,供你静静鉴别、挑选,判断是不是需要带一件珠宝单品或是购置一整套紫檀家具回家。从家具、茶器、配饰,到服装和珠宝,所有的“上下”产品都可以为日常生活所用,它们不是雕塑或绘画等纯艺术,而被定义为生活艺术品。

蒋琼耳还透露:“在国内店铺消费的顾客中,国人比例高达80%,而且我们的顾客没有年龄限制,从23岁到85岁,人人都找到了与‘上下’产生共鸣的方式。”他们可能是企业家、艺术家,也可能还是学生,尽管职业不同,但都在这里获得自己的中国身份印迹。

“桥” 三色竹编茶具.jpg


“我从来不戴手表”


“我没有固定的生活与工作模式,没一天是相同的。重要的是让自己享受每一天。”蒋琼耳不假思索地说。每天她都忙到极点,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办公室飞速穿梭,或是出现在各种场合,忙着与设计团队讨论工作,会见世界各地的零售商、艺术家、设计师或是客户、媒体、政府人员。尽管如此,她却不被时间表所束缚:“我不会计算做件事花费多少时间。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名利,而是时间。我从不戴手表,需要花时间与某人在一起时,就花足够多的时间而不想不停看表,生怕要说来不及。如果她觉得做某件事的时间不够多就选择放弃,留待时间充裕时再进行。时间,那天采访中的关键词之一。这个年代,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人们对“花些时间”这件事仿佛早已失去兴趣。传统被摧毁,许多人不明白:再耐心一些,坚持自己的信条,能够得到什么果实?蒋琼耳明白,并且享受着“花些时间”这件事,因为她有自己的判断:“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追求文化与品质、内容与深度,而不止是商标。虽然还只是一小撮人,但我们有时间,可以等。”

褪下CEO与艺术设计总监的身份,蒋琼耳依然是蒋琼耳,对她来说,无论工作或生活,都只是充满创意地制造多一点的爱与美,并与所爱的人分享。安心地与丈夫共进晚餐,或是带上孩子去公园,她过着自己最向往的生活。当然,她还有一长串的梦想清单,其中一项就是在时机成熟时办一所手工艺学校。她说:“路必须一步步去走,但千万别忘记梦想。”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