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戏梦重生

叶霖耘Lerra Ye 2018-07-05 12:57

复兴中路 1186 号,对一部分老上海人来说,这是个如多年老友般熟稔的地址。吃完晚饭,闲庭信步地沿着梧桐遮道的马路走走,一路晃到剧场,看上那么一场令人期盼已久、也引人回味的戏或电影,便是上海人生活中最享受的一部分。而前身是上海电影院的这个地址,就承载了类似的岁月回忆。


2.jpg


大起大落,戏影前尘


在复兴中路近陕西南路的上海豪华地段,坐 落着上海滩最老牌的电影院之一,上海电影院。

作为建国前上海最后一座建成的电影院,这 里在1942年落成时却并非是以电影院的面貌亮相,“大戏院”才是它最初的建造计划。1943 年, 这里上演的第一部戏是汪宗耀担纲编剧、孙景璐领衔主演的喜剧《女人》。在1943年7月9日的《申报》上登载着该话剧的海报,“隆重开幕”四个字旁还印着大大的“豪华盖代,高贵剧院”,可见当年开张时,戏院体量虽小,却也是一派碧瓦朱甍、欣欣向荣。尤其是在好评如潮的《原野》一戏首演后,大戏院一度熠熠生辉,甚至加演歌舞表演,还请过来自夏威夷的舞团。 


3.jpg


但好景不长,戏院开业后时日无几,就因经营不善, 加上建造时出资方几经易帜滋生出的产权纠纷而终止了其作为剧院的命运。于是, 上海大戏院从1944年起就不得不改映电影,以求在瞬息万变的世道中得以勉强生存,但大势已去,颓势难挽。解放后,经营者居然在江山更迭之初卷款潜逃去了香港,戏院不得不靠职工组成维持会继续经营。1956 年后,终以年久失修的“危房”之因由国家接管,修建后易名“上海电影院”。从此,这里便成为了徐汇区旧日法租界一带市民们口中“家门口的那家电影院”。 

90年代,这家电影院名叫上海电影院,平 平淡淡,播放的都是第二轮的电影,进出电影院的也都是平平常常的本地人,有时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有时年轻的恋人手牵着手,有时附近的学校包场看电影。”据陈丹燕回忆,“这家电影院墙外的电影广告也不如国泰的好看,但却充满了安分而不是讲究的本土气息。”


4.jpg


4.jpg

破旧立新,绝地重生


在2011年改建之前,上海电影院在千禧一代的眼里其实是不值得留意的:日渐破旧的上海 电影院经过了七十多年的风雨消磨变得不再起眼。超市、小吃店、平价药房云集的路口埋没了电影院的轮廓,这里无人问津。最终,因安全隐患, 电影院又停业整顿了。

可以说,上海大戏院的运气向来不怎么好, 但它到底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1943-10-9------------------.jpg


我们希望这里能成为一个让人慢下来的空间,带给人们一种平静、庄严的体验,去专注于戏剧。”郭锡恩说

接到这次改建任务的是如恩设计研究所。但 当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莱建筑学院的如恩设计创始合伙人郭锡恩第一次来到这座老建筑面前时, 空间的破旧与风格的杂乱无章还是令他不禁犯难。“我想,前前后后,人们可能有四五次进来这 里重修。我们很难知道哪里是原始的,哪里是后加的。我们必须认识到,已经有很多事情改变了,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新定义。” 


5.jpg


即使如此,还是很少有人会预料到郭锡恩这个寻找“新定义”的决定,会在今年的 3 月揭幕式上带来这么大的惊喜。经过六年重建,戏院的外 立面焕然一新,一楼采用了浮雕式凹凸的垂直铜条饰墙,其余楼层的表面皆被石材包裹,建筑就形似一块漂浮在金色幕布之上的厚重巨石。向建筑内部推进的剧院入口自成一个半开放式的公共广场,这里是戏院的售票区,同时作为街道的延伸,这里也允许好奇的观众和路人窥视建筑内部。而架空于门头之上的巨石更是点睛之笔,乍看之下似是雨棚之用,但当你走近入口时才会在光影转换之间发现:这实为一个透光天井的巧妙设计,在保持着文化建筑庄严感的同时也不失通透。


11.pic_hd.jpg



而在剧场中的工作人员也切身体会到了设计师修旧如新的决定所带来的变化,“天窗多,是重建后大戏院的特点一,”他们说。设计师在保留内里老结构的基础上,放弃了室内窗户的采光, 转而在屋顶上开出三口形状各异的天井,凸显出了由外向内的自然光。工作人员解释:“因为大戏院地处上海市中心,被居民楼包围,如果侧面开窗,就会和民宅‘脸贴脸’。”虽然初看不合常理, 但这三扇天窗恰恰成为了剧场重生后最富诗情画意的一笔。“有一天下雪,我在这里看过半夜十五 的月亮,才发现不同天气的参观感受都不一样, 会觉得很舒服。”童歆,捕鼠器戏剧工作室的创始人,同时也是如今戏院的运营总监曾如此感慨。


6.jpg


城市新标,精神净土


剧场再开幕后,以4月份亮相的一场《原野》经典大戏唤回不少曾经的老观众。1943年10月9日上演的话剧《原野》曾是上海大戏院建成后最成功的一部话剧。而今年的开幕选剧也有意与这座建筑的辉煌历史呼应,去乐观地拥抱剧场的未来。

剧场的工作人员发现,几场《原野》都有不少生面孔前来观看。对于新版《原野》的导演何念来说这就是最令人高兴的事,“很多是平常不太看话剧的观众,他们在大戏院门口研究海报,询问票价和怎么买票。剧场与市民这么近,让更多人走近了戏剧。也许他们上一次看戏是20年前,但当20年 后他们再度进入剧场,通过一部戏、角色的喜怒哀乐,他们会再次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而最重要的是:上海大戏院说不大,又“大”得刚刚好,大得刚好够嵌入进我们平淡无奇的生活里。它有现代式的庄严,但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即便在茶余饭后闲庭信步时,也能匀我们一处安放灵魂的空间,使我们在喧嚣的时代中一时忘却烦恼,进入自由的精神世界。


8.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