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艺术与设计之上

陈雯西 Wen-Xi Chen 2015-09-16 13:58

兆博工作室的作品是当今设计界少有的介于强调功能和过度浮夸之间的异类之一。斯梅茨于1998年创办此工作室,妮科·塔娜杰于2000年加盟。他们同为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校友,斯梅茨称塔娜杰为“心灵伴侣”。兆博工作室是意象和具象结合的最佳代表。

虽然北欧地区的设计一贯坚持实用主义现代派风格,但是在荷兰和比利时都有分支机构的兆博工作室更专注于本国旧时代风格。他们的作品一眼就能看出不属于现代派。在注重功能实用性的设计界,兆博工作室繁复华丽的作品显得与众不同,但斯梅茨对此颇有些不以为意。采访中,他说:“一名实用主义的设计师并不比一名抽象派的艺术家好很多,都是沧海一栗。”兆博工作室可能永远都不愿与设计界或艺术界混为一谈,因此他们一心坚持自己的风格和信念。在此行业的17年中,斯梅茨和塔娜杰已对媒体的各种批评习以为常了。关于媒体对他们初期作品的评价,斯梅茨说道:“当时我们的作品被批评为糟糕的设计艺术,浮夸且毫无意义。但是我们还是顽强地坚持下来了,相信我们的作品总有一天会名留青史。”


1535353470182761.jpg


他们的才能和颠覆传统的性格已经逐步被大众所接受;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包括著名的纽 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已经展出了他们设计创作的作品。他们还获得了一些收藏家的青睐,愿意出数十万美元收藏他们的作品。媒体用“新哥特风格”形容他们的作品风格,即使用大量复杂的、具有标志性的形象传达某种特殊含义。


Studio_Job_Wunderkammer_Swarovski_Kristallwelten_2_42.JPG


像服装设计师一样。兆博工作室把他们的作品也分为“大众类”和“时尚类”。他们的作品形式多种多样,从纺织品到彩色玻璃窗,再到为纪念荷兰国王威廉 · 亚历山大加冕而创作的邮票,都有他 们的作品。他们也与多个品牌合作,为荷兰家居品牌穆宜设计了标志性纸质吊灯XL, 以及为路虎65周年设计了创意组装车。所有的“时尚类”作品都在他们心中占据着特殊的地位,代表着他们对艺术的不断探索和阶段性的成果。斯梅茨说:“我们创作的这些作品,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珍贵的材料,采用了多种制作工艺,倾注了我们的心血。”谈及对他们作品的评论,以及一些和他们一样与众不同的设计师,斯梅茨和塔娜杰耸耸肩笑道:“我们的作品不需要迎合所有人的品位,有必要吗?现在公众可以在很多刊物、书籍和公共收藏机构中欣赏我们的作品。世间的珍品不必非要拥有,才懂得去欣赏。我们相信我们的‘时尚类’作品必将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即使我们都老去了,它们也将继续保存供后人欣赏。”


1535352995405407.jpg


在2015年迈阿密巴塞尔设计展上,兆博工作室展出了他们最新的“自传体”作品“火车相撞桌”:两列火车迎头相撞升起大团蒸汽。这件作品已经不能用怪诞艺术来描述了,它实际上标志着斯梅茨和塔娜杰之间近20年恋情的终结。但是不管最终他们的感情状况如何,两人都表示会始终保持共同工作关系。斯梅茨说:“ 像这种重大的个人事件,可能会严重影响某些人的工作,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对塔娜杰和我的工作产生任何影响。我们仍然是彼此的心灵伴侣,并且永远都是超级团队!我们把感情的破裂转化成一种创作灵感,并且创作出了新作品,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情。”


Studio-Job-Archives_dezeen_2sq.jpg


2014年兆博工作室曾为木匠作坊画廊创作并在当年的迈阿密设计展上展出了一批“地标建筑”创意作品,而运用对比鲜明的黑色和金色展现作品风格的这个“火车相撞桌”,明显就是“地标建筑”作品风格的延续。这一批体形硕大的“地标建筑”作品所使用的材料包括青铜、铸铝、大理石、金箔以及施华洛世奇水晶。他们把世界上一些著名地标性建筑,如埃菲尔铁塔、大本钟和哈利法塔都作为一种元素融入了这些作品中,运用各种工艺对这些元素进行贴金等种种处理,创作出各种家居作品,如灯具、钟表和柜子。在接受建筑与设计杂志《Dezeen》的采访中,斯梅茨说:“它们就像当代版的文艺复兴艺术。”比如大猩猩金刚爬在哈利法塔上这件作品,当时使用了四个人,花费了六周时间,使用了12万粒人造水晶才完成的。虽然他们创作了像哈利法塔这样未来感十足的作品,但兆博工作室仍然对旧时代的作品崇敬之至。斯梅茨告诉记者:“绿穹珍宝馆值得参观,可以欣赏存放在那里的16世纪的精美艺术品。这个博物馆是由奥古斯特二世兴建,里面收藏的都是最重要的最漂亮的艺术作品。那些作品太珍贵了,所以到现在它们还被珍藏着。”


1535352948341785.jpg


媒体喜欢把兆博工作室与美国著名艺术家杰夫·昆斯比较,因为他们都创作过卡通化的被称为“艳俗” 的作品。事实上,除了这些创作方面的共识之外,他们之间还有一些其他相似之处:比如昆斯和兆博工作室都不喜欢过分解读作品的深刻含义。昆斯曾特意对评论家和媒体说过,他的作品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人们眼睛所看到的表象,没有其他深层含义。同样地,斯梅茨和塔娜杰也都不喜欢被追问他们作品的内涵。当被问及他们那些“地标建筑”作品所要表达的含义时,他们简单地回答说:“是的, 它们可能具有某些深层含义。但说到底,也只是一盏灯或一个钟表而已。”斯梅茨也称仰慕英国艺术家达米恩 · 赫斯特的作品,因为他的“远见卓识”。另外一个影响他的人是约 翰 · 梅尔希奥 · 丁林尔,17世纪和18世纪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珠宝师之一,他用黄金和宝石作原料创造了很多精美艺术作品。也难怪,斯梅茨和塔娜杰佩服这个老师傅,毕竟,他是一个可以把一个最简单的碗变成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的艺术家。


1535352920330231.jpg


兆博工作室的作品经常使用青铜材料,他们善于把材料的物理特性和可塑性都发挥到极致。和现代的这些家居用品制造商相比,反而是他们更经常运用传统技艺,在他们的作品中,这些技艺把各种材料组合得天衣无缝。他们大胆使用了一些标志性的形象,建筑物或卡通人物等,这让他们一直受到媒体和来自其他方面的非议。斯梅茨解释说:“这些标志性的形象有它们自身的内涵,我们不能改变。但是,我们使用它们并没有任何恶意,而且,我们在使用这些形象之前都会进行自我评估。艺术设计可以以此种方式呈现,并不渴求世人都能接受。”


Train_Crash_Table_4.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