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难达到的是 “简单”

刘毅 Mark Liu 2015-11-24 11:03

筷子是中国的代表设计

1975年出生的杨明洁,2001年获德国“WK”基金会全额奖学金赴德国穆特休斯艺术学院留学,获产品设计硕士学位;毕业 后任德国西门子设计总部产品设计师;2005年回国创立了YANG DESIGN(杨明洁设计顾问机构)。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中,他与众多国际顶尖品牌以及机构广有合作,如绿色和平组织、壹基金等。从眼镜箱包到飞机内舱,从家电家具到公共设施,他在众多产品领域均 有涉猎。而交谈之中,我能够感受到的是,这位达到了一定高度的设 计师,在用一个更为高远的国际视角看待设计。他的才能和颠覆传统的性格已经逐步被大众所接受;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包括著名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已经展出了他设计创作的作品。他还获得了一些收藏家的青睐,愿意出数十万美元收藏他的作品。媒体用“新哥特风格”形容他的作品 风格,即使用大量复杂的、具有标志性的形象传达某种特殊含义。

“曾经有一位法国记者与我交谈,对方说,'谈到日本设计大家会想到极简主义,谈到美国设计人们会想到苹果,那么说到中国设计你们有什么? ' 我半天无语,只得告诉对方,中国的设计是筷子。” 杨明洁慢言细语地说道。


1534907627204284.jpg


在杨明洁看来,中国的设计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有着一百多年的断层,当西方国家频繁应用新材料和新技术来更新设计时, 中国却鲜有作为。中国的很多设计仍然停留在“筷子”这类古老的东西上,近现代确并无令世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同时,杨明洁也进 一步做了分析,他认为设计能力与一国的产业背景及强势文化有关。对于意大利而言,高品质的家具和箱包服饰是代表性设计,因为意大利的产业就是脱胎于手工艺;而德国则擅长生产高品质汽 车,因为他们专注于精密的机械;再看美国,美国生产汽车,出尽风头的则是特斯拉,因为美国在科技领域很强势。而对于中国而言, 由于这一百多年的断层,以及缺乏强有力的文化革新,导致我们近现代的设计比较薄弱。


989.jpg


好的设计, 首要原则是实用性

杨明洁的设计,总会把实用性放在首位,为人所用才是他优先考虑的根本。杨明洁解释说:“抛开其他不谈,好的设计, 要先把品牌和国家属性放在一边,我们要以实用性为首要原则。好比说,我们不会在办公室摆一张太师椅,即便它用了上好的材料,也非常漂亮,但没有实用性。太师椅是明朝、清朝 的作品,因为那个年代人们讲究正襟危坐的礼仪,所以太师椅的靠背和座位呈 90度。不过在当今,很明显太师椅已经不符合人体工程学了。”杨明洁同时也谈论了中国设计在这方面的短缺 — 没有把设计本身做好。在工业革命之后,人体工程学几乎都是由西方来定义的,他们用先进的理念让设计更适合人类的生活需求,新型的材料让制造成本不断降低。而这也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如果说只是照搬我们祖辈留下的传统设计,那与当今时代人们的生活习惯又会大相径庭。在这里, 杨明洁举了德国的“双立人”这个厨具品牌为例,它作为曾经的铁匠铺,在不断地发展中,既保留了品质,又不断演变去贴合不同时代的生活习惯,永葆实用性使这个品牌能够始终站在时代前沿。针对这个方面,杨明洁近阶段一直在尝试一个 名为“新手工艺”的项目,初衷即为中国的传统工艺和设计寻 找新的人体工程学理念和新型材料去匹配,从而更贴合当下 人们的生活习惯。


2.jpg

“简单”是最难的设计

杨明洁身上有着鲜明的德国印迹,他的衣着打扮是简约的风 格,说话简单,态度亦是明了。与他交谈中,他的话几乎是句句一 语中的,并没有套话、废话。而这些,似乎也是得益于他留德期间 的耳濡目染。

不过,对于杨明洁来说,要做到设计得“ 简单 ”,却是最难的。所谓“简单”,就是要让一件产品尽可能地消除掉不必要的部分,只保留有用之处,从而呈现出一个简单明了的形态。化繁为简,这是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杨明洁说:“眼前的世界充满诱惑,我们必须学会放弃,将内心变得简单,从而专心将真正有意义的事做到极致。要想让一个产品看起来很简洁,这其实是很难的。整个设计过程往往会非常复杂,需要设计师深思熟虑。这远比设计一个繁复的产品来得困难。”这其实体现了德国工业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即强调设计的逻辑性。“简单”是一种精神,而任何一项设计的结果都会有一个基于现实的逻辑过程,并不是形而上的。这种逻辑的评判标准基于产品的用户、生产的工艺、市场的需求、社会的责任等各个层面。对他来说,设计不是无聊的自我表达,而是应该从细节入手,创造完美用户体验。他与团队对于产品设计的国家性、族群性、品牌性、用户生活形态、审美偏好都有着长期而深入的研究。


1534907713671664.jpg


“消费主义”与“报废制度”

当谈到产品设计与资源环保的关系时,杨明洁认为许多产品的更新迭代过快,究其原因,可以追溯到从美国起源的 “消费主义”。二战之后,消费主义开始萌发并盛行,从而又衍生出了“报废制度”。杨明洁解释说:“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件产品的使用周期可以达到 20年,但是很多企业会为这些 产品装配一个生命周期只有 5年的关键芯片,则大大地缩短了 这个周期。”这已经成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作为产品设计师 杨明洁感到很无奈。企业的生存发展与资源的浪费、环保主义与消费主义等的博弈,前者始终无法实质性地抵抗和制约后者。

“对我来说,有杯水车薪— 我无法真正改变什么;也有力所能及— 我选择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简单,尽量避免使 用重复性的产品。当然这很难,因为我们需要抵抗消费主义带来的许多诱惑。”杨明洁最后颇为无奈地说道。


1534907685898875.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