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庭院深深 峰回路转

Aileen 2017-03-18 14:39

大理核心的区域是苍山和洱海之间的一大片广袤的田野,它被叫作大理坝子。在这片田野上坐落着一些自然村落,这些村落大都是自然孕育 的产物,不过在这种纯自然的背后似乎存在着某种逻辑。那么新生建筑如何去呼应这些古老的村落,也许方法就是找到这些村落背后所隐藏的逻辑。 

据设计师介绍,这是一幢为画家蒙中夫妇设计的私宅,宅基地位于大理喜洲镇某古村边缘,朝东面向大片的田野,而其他三个方向则面朝邻近的村舍。业主选择在喜洲建造自己的家园也是因为喜洲是整个大理坝子中白族文化保留较好的地方,尤其在一些古老的村落里,历经百年岁月洗练的历史建筑被很好地留存了下来。族群文化、历史印迹、自然风光,这些都是业主在创作画作时最弥足珍贵的灵感来源。 

“在设计阶段,这位画家业主给我看了他的国画作品。国画讲究意境和留白,从他的画里可以看到他对未来宅子的期许。”这座宅子的设计师赵扬介绍道,“这幢住宅取名‘竹庵’,它其实借用了画家书房的名字,业主直接将自己书房的名字当作住宅的名字,这在项目之初就被确定了下来。”


one-1.jpg


而在整个项目过程中,业主积极参与并起了决定性作用的部分是在确定设计图稿以及后续的庭院景观布置上面。在讨论具体设计细节的时候,业主先于建筑师画了住宅的设计草图。“业主对具体的设计可能不会考虑得那么深入,但 对房子氛围的感觉还是很清晰的,比如鸟石花草如何安排才能取得最好的景观, 业主都能给出非常好的意见。”赵扬说道,“另外这块场地非常大,但实际居住在 这里的仅有画家夫妇两人。而他们的生活状态恬淡而质朴,所以并不需要有那么多房间,于是我就将房间进行了精简,并将住宅的主体让位于九个大小不一的庭院,打造出一幢近乎园林式格局的住宅。这个设计灵感来自几个月以前我去斯里兰卡参观的杰弗里 · 巴瓦的私宅,巴瓦先生的宅子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建筑表情, 但走进去却别有洞天。各个功能区和庭院融合在一起,每个庭院又各有各的特点,似乎每一眼看到的景观都是一幅最美的风景画。我把巴瓦先生的住宅平面图拿给业主看,业主一下子就迷上了这种住宅格局,并在讨论完一些问题之后手绘了一张草图,对住宅各功能区域进行了构想。”



wo-2.jpg


住宅被划分为门厅、前庭、中庭及后庭,其中后庭是只供业主使用的私密区域。九个不同大小的院子缩小了传统院落住宅的庭院尺度,并把院落与一 系列的功能房间联系起来。位于西南处的入口还设计了两个 180 度的回转,引 领访客到达南部的院子。“在设计入口时其实还是颇费了一番周折。”赵扬表示:“想进入竹庵必须由西向东走,经过一条窄巷子。最直接的入口设计可能就是 开一个朝西的门,但这样做并不适宜。或者开一个朝北的门,但大理喜洲这个 地方以苍山洱海的地势作为建筑朝向的基准只有东西朝向的门。后来与业主讨论后决定让人进来先转一百八十度,然后推门,经过一个门庭后再转一百八十度最终才能真正进入庭院内部,这样便能遵循当地的传统实现开一个朝东的门 了。”这种需要反复回转的入口设计看似违背了高效率法则,但在大理喜洲这个地方却毫无违和感,算是当地的村落文化对建筑设计最直接的影响了。


three-3.jpg


西侧的廊院作为一个直接到达私密区域的通道,经过时还能一瞥中庭的水面。从起居空间望出去,向东是大片的稻田,向西则是中庭的水池,以及在西边廊道庭院的植物和岩石之上邻居房子的瓦屋面。私密的区域围绕着四个尺度、朝向各不相同的庭院来组织。因此,阳光从不同的方向被引入建筑内,人们可以察觉到空间氛围在一天当中随时间的变化。而建筑讲究就地取材,竹庵的墙面涂料就选用了当地最常见且廉价的外立面材料——草筋白, 这种涂料将石灰和草筋混合起来,能够显现出一种极具质感的白色。岁月可能会在外立面上留下青苔和雨水的痕迹,但这些岁月的印迹反而能让建筑和周围的环境更加地融合。

“生活在乡村且条件不错的人,同样会盖自己的宅子,但他们对建筑设计的理解可能还很浅显。如今他们见到了竹庵或者别的有设计感的宅子,他们的观念可能会发生一些转变。可见不仅村落文化能够影响建筑文化,落地生根的建筑文化同样也可以影响到当地的村落文化。”赵扬最后说。


four-4.jpg


关于赵扬

建筑师,赵扬建筑工作室创始人。

赵扬,1980年出生于重庆市。2005 年获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2007 年在北京创立赵扬建筑工作室。2010年获“WA中国建筑奖”优胜奖。同年,赵扬赴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学习,并于2012年获哈佛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并获选哈佛大学优秀毕业生。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