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建筑人性化思维,托马斯·赫斯维克专访

Ashley Greenwood 2015-05-01 17:38

托马斯·赫斯维克,上海世博会上获得金奖的英国馆的幕后设计师,他也是全新伦敦双层巴士与谷歌总部的设计师,这位英国绅士作为今年上海“创意英伦”盛典的特使,向中国展示了纯正的英式的创意思维与贸易理念。赫斯维克在英国声名远扬,被誉为英国最有创意的设计师之一,曾参与众多大型脍炙人口的公益项目。本次,他在百忙中抽空来到上海,在监察两项本地项目的同时,特别接受了《贵在上海》的采访。

《贵在上海》:最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他希望在中国少一些“古怪”的建筑。对此你怎么看?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想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所谓“古怪”。如果这个建筑无意义无深度,同时又无法因地制宜,被建造得莫名其妙,那么习主席提的这一点就绝对毋庸置疑。其实这样说,我们在上海世博会上的英国馆似乎就犯了大忌,那也许是迄今为止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建筑了—25万粒种子在同一座建筑里发芽。不过,这个“最愚蠢”的毛茸茸建筑却有着背后的故事,每粒种子都是药品研发的根基。而这正是我们试图引出的一个话题,使得你必须去思考其中的原委。不过现在我也糊涂了,这是一个建筑笑话吗?这样说来,我是不是应该去好好哭一场?


791_02_HR_UKPavilion_CREDIT_IwanBaan.jpg


《贵在上海》:你怎么看待中国的创意问题,你是否认为现在中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还有更大潜力?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不是“中国通”,所以只能给些局外人的拙见。但我认为,好的结果往往是成就于具有批判性的先见之明。首先,我认为民族自豪感非常重要,中国人为中华五千年文明而骄傲当然无可厚非,而优秀的文明往往成就于不断的自我回顾与检讨,看看是否与自己的初衷与民族精神相吻合。我认为这正是发生在中国的一个过程,是时候检讨自己是否浪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在无谓的事情上了。所以,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中华文化才能得以发展和继承,进入下一个文化阶段。这件事很难,全世界都在面临这个问题,而在中国这个问题显得非常明晰。所以我相信人们必须更加努力,来迫使事情步入正轨,朝着更有意义的方向发展,才能发挥出建筑项目对于人类的意义。建设经济、法规和贸易的问题,以及建筑安全性和发展进度等等问题与保持民族独有的文化是不冲突的。


《贵在上海》:你认为设计和建筑会怎样改变人们的生活?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们每天都被设计包围,世界上每个看似全对的说法都是有疏漏的,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所以我最关心还是那些以人为本而建造的项目,建筑物只是一种客观存在,而它们终究是要为人服务的。所以在当代中国,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想把建筑做得无限大,却没人想做小项目。深圳就是一个例子,那里有很多顶尖的创意,却都过于体积庞大。因为,人类很渺小。几百年前人们的房子都是小而精的,使得每条街道都显得富有个性与趣味,而现在,一座建筑动辄几百米长,所以设计师们思考得太大了,亲自走过去一路都是一体式设计,无论它有多好,都显得很无聊。


1347343732-120426-01-thomasheatherwick-credit-elenaheatherwick-lr.jpg


《贵在上海》:所以你认为建筑与当代生活息息相关,那么相比利用建筑来影响人类来说,出于生态和经济考虑,建筑是否更应反映到我们的需求层面上来?像是诺曼·福斯特的阿联酋马斯达尔生态城建造计划


托马斯·赫斯维克: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可惜马斯达尔现在其实已陷于停顿,总体规划已被放弃。这曾经是一个惊人的设想,但需要建筑方保持充分自信。但是马斯达尔计划从没有倡导人类放弃现有的生活方式。我认为这是促进人际交往的一种新的方式,而不是颠覆人类的生存习惯。这个项目的总体规划曾经试图认真思考人类真正需要的。在那里,人们需要遮荫,并分离交通流量,这使得建筑物临街面紧靠在一起,可以阻挡强烈的紫外线,使得城市环境更加适合人类生存,变得更加凉爽。我认为这是社会工程,一个更加环保的工程,在这样一个炎热的世界促进社会发展的更多自由。


《贵在上海》:世界上你最喜欢的公共建筑在哪里?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觉得英国是一个令人超乎想像的国家,我生长在伦敦,所以很难摆脱地域偏见。但是,我认为正因为此,才更应该以批判性的眼光来看待我们的城市。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需要用善意又具批评性的眼光来审视一切,因为批评成就改变与进步,当你满足于当下的时候是无法做到的。有很多国家已经在这方面成绩明显,因此,全球化的好的一面是每一个国家没有理由不互相学习,良性竞争能使得社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img2.jpg

计划今年开设上海外滩金融中心


《贵在上海》:你近期在做哪些项目?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们正在纽约建造一个新码头。位于曼哈顿西侧,这将是一座建造于哈得逊河上的公园,并有一个可容纳700人的户外剧场。同时在新加坡,我们正在建立一个私人住房开发项目,这是一个建造在城市中心的项目,以后城市中每个人都会看到它、围绕它,所以我们在研究怎样更好地让它与城市相融合。因为你我都曾经历过旅行时发现这个城市和你在其他世界角落看到的并无二致的情况,那是何等的失望。另外在上海,我们与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合作建造外滩金融中心,在此项目中间还会建造一个全新的文化中心,我们正在竭尽所能,为这座城市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