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建筑的多维度

Reno Yang 2016-03-18 11:46

现在49岁的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也是第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策展人。当今年1月13日普利兹克建筑奖设立者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宣布他获得这项殊荣后,他通过电子邮件回复道:“回顾过去,我们深深感到庆幸。没有任何成就是归属个人的,建筑设计是一项集体协作的学科。因此,我们对所有为这些千差万别的力量赋予形式而做出贡献的人表示感谢。”

建筑功能的复兴

在阿拉维纳从业的 22年个年头里,他展现出了始终如一的清晰愿景和高超技巧。他曾为自己的母校智利天主教大学设计了多座建筑,其中包括数学学院(1998年)、医学院(2001年)、建筑学院翻新(2004年)、连体塔楼(2005年)以及最近的UC创新中心 — 安纳科莱托 ·安西里尼(2014年)。每栋建筑都展现了设计师对人们如何使用设施的透彻理解,对材料使用的周到恰当以及创造公共空间为更多人造福的承诺。


1533535001178247.jpg


安西里尼创新中心的设计彰显了这名建筑师的成熟老练。建筑远观孔武有力,而实则非常人性化和温馨。建筑设计逆转常规,外观上是不透明的混凝土结构,内部却有一个滤光玻璃构成的中庭。建筑物的外围体量巨大,但能源消耗却被降至最低。其内部具有许多可供人们自发偶遇的空间以及能够通览各类活动的透明度。阿拉维纳创造了一个生动、有趣又温馨的空间。

相对于一些夸张的建筑外形,阿拉维纳设计的建筑更偏重功能性和实际用途,这也令不少人觉得他更像经济学家,但其实他解释称自己对“经济学”知之甚少,在他看来,一个建筑师想要对社会有所贡献,在设计的最初阶段应该尽可能远离“建筑学”。很多建筑师沉溺于行业用语、标准,但他正好相反,他在最初的时候会着眼最基本的问题,预算、价格、周边环境的利用都是考虑的因素。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解读阿拉维纳的设计理念可能更合适,相比起外形和建筑学的“专业性”,在他看来建筑设计师更重要的职责是帮助社会切实地解决问题。


theo.jpg


建筑学解决社会问题

真正让阿拉维纳与众不同的,是他对社会保障住房的投入。自2000年以来,特别是他的事务所 “ELEMENTAL”成立以来,他与合作者们一直带着明确的社会目标来实现自己的作品。他们把公司称为“行动库”而非思想库,他们采用富有想象力、灵活和直接的建筑解决方案,建成了两千五百多套低成本社会保障住

房。ELEMENTAL团队参与了为弱 势群体提供住房这一复杂过程中的每 一个阶段:与政治家、律师、科研人员、 居民、当地政府和建筑商接洽,力求为居民和社会争取最大的利益。阿拉维纳很早就认识到居民愿望、积极参与和 投资项目的重要性,并以自己独特的计理念,为家境贫困的社会成员创造新 的生存机会。这种创造方法扩展了传 统建筑学的范畴,让专才转化成为通才,力争为建筑环境寻求真正意义上的 集体解决方案。

“保障性住房”、“灾后重建”,这些 听起来更像是社会学家或者经济学家探讨的问题,却被阿拉维纳用建筑设计 解决。这是他对于建筑事业不断追寻的目标,也最终令他荣获建筑界的“奥斯卡”——普利兹克建筑奖。


1533535043666705.jpg


阿拉维纳说“: 穷人居住环境恶劣及城市空间未能有效利用一直是困扰智利乃至全球的大问题。我很早就开始关注这个颇具挑战性的问题。它的挑战在于‘不可逆性’。改造成功,你可以造福千千万万的人,但是一旦失败, 就将给这个社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空间的合理利用可以解决很多社会问 题 ,但是仅仅以‘ 志愿者 ’的热情是不够的,它需要专业人士投入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对社会问题的关注让他自然 而然地投入到贫民区和城市改造中。

阿拉维纳集中体现了更加注重社会参与的建筑学派的复兴,尤其是他长期致力于应对全球住房危机,并为人类争取更好的城市环境。他对于建筑学和市民社会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并反映在自己的作品、行动和设计中。阿拉维纳给建筑师职业赋予一个应对建筑学领域当前要求和未来挑战所必须的全新维度。或许,那些正在寻找机会影响变革的年轻一代建筑师和设计师都应该试着向他学习,试着去承担多重角色,而不仅仅将眼光停留在建筑的美观程度上。当今,建筑师的角色正面临挑战,而亚历杭德罗 · 阿拉维纳已明确、 欣然且充分地应对了这一挑战,服务于更广泛的社会和人道主义需求。


1533535072131555.jpg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