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陈大瑞:星罗棋布在时代与地域中的艺术设计

王烨昇 2020-08-03 16:37

谈起中国家居设计的原创力量,那陈大瑞的“木美”称得上是业界的中坚力量了。这位出自清华美院的设计师10年前亲手开创“木美”之名,一路广采众长,东成西就,终于用这10年的时间成就了这个历经10年的中国原创家居设计品牌。


杭州如意空间外立面.jpg

如意空间方圆有致的外立面


在这个特殊的2020年,“木美”又进驻了杭州知名的如意空间,以崭新姿态用设计语言诠释”家“的概念,开启这10年之后的新进程。在如意空间开幕的当天,我们也和陈大瑞,以及当晚也同样在场的设计师许亦多就设计和时代、地域的问题简单聊了聊。


陈大瑞.jpg

陈大瑞


事实上,木美一路走来也已经10年,而10年对一个行业来讲,往往能历经一个轮回,对家居行业也是这样。不同行业对时间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十分敏锐,有的则相对稳固。那么家居设计,在时间的流逝中,又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呢?



关于艺术设计与时代


许亦多把家居设计以一种消费品来看待,“就是我们大部分情况下所消费的东西实际上只是一个消费品,而且是当下的消费,代表的它跟当下之间的关系。”而陈大瑞则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思考了这个问题,消费之后剩余的、不随时间而变的是什么。“我认为在这个问题里面,所有的消费品都有一个共通点,它们都凝结了每个时代里部分的审美和技术,审美在消费品被消费之后仍然留存下来。时代变迁,它们被留了下来,因为它们代表了各自当时的时代。而技术则是随着时代的前进而不断更新。”


aiajygrushi.jpg

空间的幽深感


为了让这个抽象的问题容易理解,陈大瑞举了个榫卯的例子,“我们今天研究榫卯的时候,感觉这个技术好像没什么用。为什么?因为技术变化,以前做椅子是一个人,建一个房子也是个一个人的事情。我以前叫大木匠、小木匠,当木匠干啥呢?盖房子的小木匠在做家具,可是今天科技的这种发展,决定你去做一件东西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审美实际上是被剥夺的,是被大工业剥夺的。”


所以,这可能也解释了木美的设计风格在一路走来的这10年里,一直都有着深深的当代特色。


cchjiarushi.jpg

弧线斜切的空间和家居时光凝练感之间的应和


不过陈大瑞毕竟是有着深厚的艺术功底。随后话调一转,把话题转到了艺术上,“如果单论审美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艺术家他是最自由的嘛,他经常一个人可以搞定一件作品嘛”。的确,这和他手中的木美风格是一致的,在当时追求繁复、堂皇的美学价值主流下,木美一直是坚持着自己极简的美学,这或许就是陈大瑞对艺术自由性的解读。


oyyicgrushi.jpg

家居与空间色调上的对话


不仅如此,他还敏锐地指出艺术在当代的问题:“但是艺术家今天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就是说从艺术几千年前开始,到古典艺术家等等各种流派,以及西方诞生的各种现代主义里面的各种流派,包括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从这些林林总总的艺术流派里,十年前中国的当代艺术无非就是复制西方——上世纪一零年代到五零年代、六零年代之间的东西,是吧?当这些东西大量的产生之后,那我认为艺术到底还能怎么样?你还靠什么呢?就是说所有该出现的、表达人类情感共鸣的一些表达形式,在中国出现时瞬间就已经被归类了。你很难做一个先驱了,你只能作为跟随者,在里面做到最好。”


ugm0bqrushi.jpg

家居与异形空间角落的关系


所以,陈大瑞认为随着时代的变化,技术会不断更新淘汰而审美会凝结下来。但审美毕竟不同于技术,在但多数行业,在以十年为单位的时间进程中,都显示出了循环往复的现象。在家居设计行业,陈大瑞“理解这其实是一种转移,家居设计中的审美变迁,更多是缓缓地,基于老东西的基本面先留下来,然后去在某些角度上做改变。”这正是陈大瑞在一个相当的高度来,以数十年的阅历,对家居设计行业产生的理解。



关于艺术设计与地域


在地域方面,针对这次如意空间的设计,陈大瑞从他丰富的阅历里也趣谈了小会儿。“原来我一直说设计无国界。哎对,后来因为这个事情我说设计怎么没国界,不省界都出不了。你就看北京设计师做的东西就是这么个一圈一圈的东西,大概是这样,是吧?杭州做的是什么,他西湖是合适的,西湖它是一个不规则,所以它的设计就是一个不规则的一个。”“比如,北京一直近代近几百年的政治中心,所以它的等级观念很强,再加上它承受这种结构,所以一定会有一个相对约束,而在杭州这里,设计就会更自由。”


xgmafarushi.jpg


“再比如说我们看米兰。米兰看那么多家具,你就会发现它也有同样的现象。米兰很多路都会有八岔路口、六岔路口,在中国连五岔路都很少碰见,是吧?所以米兰的格局是向中心汇聚。你就看米兰所有的展览,或者说产品的思路,基本在产品结构中一定有一个‘王’,其他东西都是围绕它去。所以家居设计也一定有地域性绝对限制。”这也是个有趣的论点,也许对于艺术性的看法各人不尽相同,但这个论点在木美的风格中是很明显的。在木美的风格中,尽管具体的设计会千变万化,但总的美学价值路线,尽管融入了西方的美学,但核心还是更偏东方一些。


幽深的空间感.jpg

光线对空间的分割产生了艺术化的效果


很明显,陈大瑞的这种关于艺术设计和时空关系的理解隐秘地贯穿了他数十年的艺术设计生涯,不仅在设计品上,也在理念上,当年那款红遍大陆的“寒江雪”沙发是他对意境的描写,后来因为有了女儿而把家居设计去锐角化的理念也他对家庭与生活的理解,尤其今年他在如意空间里的表达更具参考性:一楼以艺术装置手法控制行动路线和视线角度,用高密度毛毡为媒介来表达空间与艺术品、家具和人的关系;二楼则更加关注艺术品与家具的生活化体验;三楼中心区域设置了地台,增强了进入休憩和洽谈区域的仪式感,表达了“何以为家”的概念,也是他对今年特殊当下的思考。


富有故事性主线的空间排布.jpeg

如意空间富有故事性的空间排布


这些一路走来的作品、事件,都见证了陈大瑞内化的艺术设计理念,也许对于陈大瑞而言,艺术和设计即是他表达生命理解的语言。


【摄影 LJ 金选民】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