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感性城市理性探索

陈溪Cecilia Chan 2016-01-22 09:21

《贵在上海》:您1993年在法国成立建筑事务所,又于2012年在中国上海成立了办事处,并接手了不少中国的建筑设计项目。在您看来,中西方在建筑设计的风格和侧重点上有何不同?

雅克· 费尔叶:关于这点我认为中西方有相似和不同之处:中国建筑设计整体环境与欧洲不同,最主要的区别在于时间上,在中国的项目时间一般都非常短,业主方经常会来催促你。如果在欧洲可能会花多一些时间做调研。相同之处在于我们用欧洲同样的理念来实现设计。中国近几年来有相当多数量的境外事务所,我们根据不同的时间节点进行设计,希望在这里的设计不论从质量、标准等方面来说都和欧洲一样,例如在上海的华鑫天地,这个项目与我们为欧洲第二大出版社阿歇特所设计的总部,其理念与手法是一致的。如果将华鑫天地这栋建筑和欧洲的阿歇特出版社总部相比,,有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这既是一栋建筑,也是城市的一个“公园”。在华鑫项目中之前有条小河,这条小河先前是被围起来的,在我们项目中,把小河的围墙拆除,并且通过建立一条过道,将建筑与小河链接起来,相当于将这个河道还给了市民,有一种公园的感觉。周围的市民都可以来这里休 息。同时在建筑上设计了一个屋顶,这样就把景观和建筑都串联起来了。这也是我们设计中的关键点之一,建筑本来就应该和景观结合起来。


1534125502821564.jpg


《贵在上海》:如何理解您之前举办的“东张西望”建筑展?

雅克· 费尔叶:展览主题:欧洲的城市发展得已经比较完善了,但在中国的大环境内还可以建造许多建筑,在浦西有非常多的设计空间。上海在建筑呈高密集度状态的同时有新的建筑诞生。展览主题“东张西望”,其实法语中的意思是“东西方的一种临视”,也想表达一种相互学习的过程。西方城市的建设相对中国来说比较紧凑,但是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在建筑上有所发挥。像上海浦西这样的地方,城市中的空间也非常紧凑,和欧洲不同的是,上海在建筑高密度状态的同时,每年却有很多新的建筑出现,这是欧洲没有的现象,我希望将中国这种高密度城市的先进发展方式,用在中国的城市设计发展上。其实法国那边有很多限制,不能像国内这样变化那么多。


1534125530793030.jpg


《贵在上海》:您当初竞标世博会法国馆时,灵感来源于何处?建造过程中又有怎样的故事?

雅克· 费尔叶:法国馆采取了非常传统的中国建筑形态。它是一个完全方的建筑,中间有一个开放的院子,这个灵感来源于老的四合院,这个设想希望一个方形建筑中包含一个圆形,或者一个圆形中包含一个方形空间,类似天圆地方,这种格局就是完全从中国的建筑思想中吸取的灵感。第二个就是景观方面的因素,我觉得中国的园林非常擅长造景观,从园林景观中吸取灵感,我希望把整个建筑和真正意义上的景观相结合起来,而不是一个单独的景观,所以你看到屋顶有个花园,并且法国馆内部都有花园延伸开来。花园这个形态是线条型的,其灵感来自于法国的凡尔赛宫殿,但是将花园和建筑相结合的概念又完全是中式的。

另外关于建筑的可持续性方面,法国馆是运用新的理念去设计的:首先展馆被一种新型混凝土材料制成的线网“包裹”, 仿佛是“漂浮”于地面上的“白色宫殿”,同时它的设计结构能够使得热气有效排出建筑本身。世博会期间天气非常炎热,但是通过建筑中的“水”、“绿植”和自然风,能够有效降低建筑温度。在里面可以感到一种天然、新鲜的感觉。建筑的外层与内部分开独立设计,也是基于考虑到世博会后,建筑将会被改为他用,为了场馆的再利用,方便事后的改造。就像现在法国馆已被改为“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了。


1534125573130022.jpg


《贵在上海》:一般人们对建筑的认识都是很理性的,但是您却基于对未来城市的人文主义观点,提出了“感性城市”设计理念以及之后的感性城市实验室。能否为我们详细解析下您“感性城市”的理念?

雅克· 费尔叶:我和我的妻子一起研究“感性城市” 的设计,这个概念源于我认为现代科学技术在建筑上的应用,是将人的感官和自然界分开的,例如:你坐在酒店里,因为有空调,所以你感受不到外面的温度,感觉不到花草的味道、风等,如果你要感受这些,就必须打开窗,但是打开窗之后,酒店的空调又失去了意义和作用。再譬如:假如你要感受城市的声音,当然你不希望听到一些噪音,所以希望以后的科技可以将噪音屏蔽掉,或者减弱它的影响力。如果你想感受花香之类的,那么科技就需要发展到将空气污染去除掉,所以“感性城市”的概念是希望用尖端的科技手段,将人与建筑与自然环境的感官相联系起来。

所以说,普林(雅克妻子)和我在巴黎成立了“感性工作室”转而研究和“感性城市”相关的技术,就像在前两年中标的“大巴黎地区新地铁规划”中,雅克工作室是57个地铁站建筑与设计总顾问,来制定设计规则,这样所有的其他设计师在进行设计时,都需要考虑到 “感性城市”的理念和规则,相当于在制定一个标准。


1534125605348446.jpg


《贵在上海》:您在建筑领域从业这么多年就您看来,怎么样的项目才能称为是一个好项目?

雅克· 费尔叶:一个好的项目应该不止解答一个问题,而是应该解答很多个问题。例如漕河泾的项目,因为当我们拿到项目后,甲方就要求建造一好的办公室,但是我们从办公室的出发点,创造了一个公园。从外观上,创造了一个比较有艺术性的外观:你会发现建筑外观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有不 一样的颜色。我们希望从每个设计中,问自己一些问题。除了甲方的要求之外,我们还希望每个建筑设计都对城市负责,并能解决更多的问题。还可以在当地区域起到一个带头的作用。比如之前我们项目边的那条河道周围都是围起来的,在我们之后很多业主方也希望能够创造一些河滨项目或者花园,这样的项目能够带给人们一些思考,对周边业主也会有所启发,这样的项目可以称为好的项目。


1534125672122955.jpg


《贵在上海》:你近期在做哪些项目?

雅克· 费尔叶:我们正在纽约建造一个新码头。位于曼哈顿西侧,这将是一座建造于哈得逊河上的公园,并有一个可容纳700人的户外剧场。同时在新加坡,我们正在建立一个私人住房开发项目,这是一个建造在城市中心的项目,以后城市中每个人都会看到它,围绕它,所以我们在研究怎样更好地让它与城市相融合。因为你我都曾经历过旅行时发现这个城市和你在其他世界角落看到的并无二致的情况,那是何等的失望。另外在上海,我们与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合作建造外滩金融中心,在此项目中间还会建造一个全新的文化中心,我们正在竭尽所能,为这座城市的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1534125700601145.jpg



关于 In Brief

雅克与建筑师波琳·马歇蒂和哲学家,菲利普 · 斯麦于 2010 年成立了“感性 城市”实验室,其作品包括文化项目, 办公和商业建筑,公共建筑,研发中心以及城市规划项目。旨在找到一种面 向未来的、人文的、感性的方法来完成建筑设计和城市设计。



扫一扫 关注我们
邮件订阅:
欢迎订阅贵在上海电子报,我们会定期发送高端生活方式多样话题及互动性活动邀请给到您的邮箱。